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57 2018年9月19日 星期三

《最后的生灵》揭示犀牛大象灭绝的险境


《最后的生灵》揭示犀牛大象灭绝的险境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11 0:00

《最后的生灵》揭示犀牛大象灭绝的险境

地球上最后一头雄性北非白犀牛,45岁的苏丹上个月死亡,为其他濒危动物拉响了警报。凯特·布鲁克斯的纪录片《最后的生灵》揭示了偷猎给日益减少的犀牛和大象带来的威胁,解决这个问题更加迫切。让我们到华盛顿环保电影节上去关注一下这部影片。

圣地亚哥动物园动物管理员:“我们得到世界各地民众的评论,他们正在关注诺拉的情况,了解她病情的发展。”

不久,诺拉死了。
制片人凯特·布鲁克斯接受访问时谈到偷猎对仅存犀牛的威胁。

她说:“南方白犀牛的数量大约在2万头,而北非白犀牛只剩下3头了,最后一头雄犀牛苏丹健康不佳,也处在死亡的边缘。”

在这次访问的第二天,苏丹死了。

在肯尼亚的加兰巴国家公园,布鲁克斯的影片拍下了护林员和偷猎者的冲突。

布鲁克斯:“去加兰巴国家公园拍摄的决定主要是因为那里是象牙贸易和恐怖活动集中的地方,是野生白犀牛的最后一片栖息地,也是象牙战的最前沿,很多民众、偷猎者和护林员在交战中死亡。”

布鲁克斯说,10年来,全非洲的野生动物保护区和公园里,有1000多名护林员在和偷猎者的交战中丧生。迷信说,犀牛角是壮阳药和治愈癌症的灵丹妙药,这让犀牛成为全球最昂贵的动物商品,在世界很多地方,为恐怖组织提供了资金。

布鲁克斯的纪录片《最后的生灵》要求全球严格禁止犀牛角和象牙贸易。

克里斯蒂娜·克卢西亚和绍尔·施瓦茨的纪录片《战利品》则提出,合法养殖犀牛角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出路,也就是说每隔几年收割一次犀牛角,制止偷猎,挽救犀牛。

施瓦茨:“这是利用动物的想法,‘只要有利可图,就有人干。’这是不是解决方案呢?我不知道,我只是在这里提出问题。”

南非农民约翰·休谟也是犀牛角贸易合法化的支持者之一。

休谟:“在黑市上,这个犀牛角可以卖到25万美元。收割犀牛角是不痛的,再过2年,你们就又可以割了。我只要求合法化,给我一头濒危动物,让农民养殖来赚钱。”

布鲁克斯:“最近,南非把人工养殖的犀牛角贸易合法化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解决方案,这是告诉大家,这样做是可以的。即便如此,那还涉及到人道问题呢?能这样对待一个动物吗?《最后的生灵》中有一个片段,有时动物被麻醉后再也醒不过来了。”

就在我们辩论的同时,濒危动物正在死亡。

布鲁克斯:“犀牛灭绝了,大象也在重蹈覆辙。在我出生那年,加兰巴有2万2000头,今天只剩下1200头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