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9 2024年7月14日 星期日

港府抽奖吸引国际游客,委内瑞拉流亡人士谈本国经历:参加这种旅游等同做独裁者帮凶


资料照片: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一名反马杜罗政权的示威者在一队防暴警察前下跪 (2020年3月10日)
资料照片: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一名反马杜罗政权的示威者在一队防暴警察前下跪 (2020年3月10日)

正当北美地区一些网民本月期待幸运之神眷顾着他们能成功在香港政府举办的全球大抽奖中获得免费来回机票,到香港吃喝玩乐之际,一位目前在美国流亡的委内瑞拉的年轻人权活动人士却以自己家乡的经验为例诉说,不要做极权政府的帮凶。

这位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说,委内瑞拉政权也在积极吸引国际游客,如果你参加了这样的旅游,那就是附和他们所称的“复常”。

同样套路

在一般人眼中,委内瑞拉与香港是风马牛不相及,很难扯得上关系。前者在南美洲,是近年相对政治动荡的国家;而香港特区政府声称,在经历了2019年的反修例社会运动后,香港早已“由乱及治”,走上“正确”轨道。

在中国政府去年12月初突然放弃严厉新冠疫情防控措施后,香港也逐渐放宽相关政策。紧随其后,便是 “你好,香港!”(Hello! Hong Kong)大型宣传活动;当局豪洒20亿港元,在全球送出50万张免费机票,争取多国游客再度莅临观光,使这城市再度荣膺自我认为在疫情前一直拥有“国际大都会”的美誉。

资料照片: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加拉加斯总统府对媒体讲话。(2022年11月30日)
资料照片: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加拉加斯总统府对媒体讲话。(2022年11月30日)

正值网络上出现一些揶揄嘲笑,批评香港政府的“手法低劣,充满土气”的同时;远在16,356公里远的南美洲委内瑞拉首都卡拉卡斯,同期间也出现了一个“说好委内瑞拉故事”的宣传活动。其目的与前者如出一撤,就是要向外国游客说“Hello!”,强调当地已经从政治不稳中恢复正常,希望外国游客兴致勃勃重临,欣赏湖光山色,领略当地风土人情。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Nicolás Maduro Moros)于今年2月出席一项促进当地旅游业的活动时强调,发展旅游业是一个后石油经济产业时代的选择。他说,“旅游业是实现可以取代石油经济的新型经济秘密武器”。他并强调当地的国际旅游业界仍需要进行许多改革转型,这样才能与石油生产竞争作为国家外汇收入来源。

异见项目

香港与委内瑞拉两地政府曾否交流如何“Hello!”?对目前身在美国,约23岁的流亡委内瑞拉年轻人权活动人士马蒂诺(Daniel Di Martino)来说,并不重要。对他而言,重要的是,他有必要为委内瑞拉目前的政治困境,在美国大声疾呼,凸显委内瑞拉人民受到马杜罗政权的迫害。

流亡委内瑞拉年轻人权活动人士马蒂诺的个人简介。
流亡委内瑞拉年轻人权活动人士马蒂诺的个人简介。

为此他创办了非营利组织“异见者项目”(Dissident Project),与同样来自世界各地的流亡者在美国全国各地的高中学校演讲,诉说他们的个人故事。

在他的心中,香港与委内瑞拉的连结,便正体现于香港两位在美流亡人士在这项目中的积极参与。其中,近年第一位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的知名香港活跃社运人士、我们是香港人(We the HongKongers)创办人许颖婷(Frances Hui)以及另外一名香港人邵岚(Joey Siu),也是Dissident Project的演讲参与者,向全美各地的高中生讲解他们认为的香港民主自由被极权统治侵蚀的现况。

莫做帮凶

马蒂诺近日接受了美国之音(VOA)的视频访问,从个人经历、创办“异见者项目”的由来目的、与马杜罗威权政府如何摧毁委内瑞拉整个国家,分享了他的个人看法。

在被问到作为委内瑞拉人,为何他要反对政府说“Hello”,不帮助政府“说好故事”, 让一切“重回正轨”变得美好时,他首先严词驳斥了这些他所认为的当局的“诡计”。

马蒂诺说:“是的!(你们外国人到委内瑞拉旅游) ,这会让当权者将他们的统治合理化,证明他们已经恢复正常,他们已经复常。人民便会习惯,他们会习惯现状,会认为事情就是这样。我们委内瑞拉为什么会被(美国及西方国家)制裁呢?让我们要求解除制裁吧!他们不是一个独裁统治的国家。让他们(当权者)赚钱,这是他们的目标,对吧?这始终是他们的目标。他们希望取消制裁,因为他们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有数十亿美元被冻结账户,他们想这些帐户解封,恢复自己的财富。”

网上唱好

马蒂诺注意到,在近期马杜罗政府大力宣传旅游业的同时,突然间在网络上,特别是在视频分享平台YouTube上涌现了一些自称旅游博主的人,一窝蜂的涌去宣传他们从未去过的委内瑞拉。他说,这些人不断唱好委内瑞拉,频说恢复正常;但对社会一贫如洗,到处充斥罪恶却只字不提。马蒂诺极度质疑这些都是“收了金钱”然后帮助委内瑞拉“洗白”的打手。

同样地,过去半年,在YouTube上也涌现了众多有关到香港旅游的视频短片。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有夫妻情侣、有自称回港探亲,在香港到处探秘,吃美食、坐船闲游欣赏维港景色,强调香港已经“复常”,每每这些视频引来大量美好的赞美言辞。

经济破败

马蒂诺没有评论上述两种现象是否巧合,但对自己家乡委内瑞拉被这些YouTuber(YouTube主持人)“洗白”却表现得气愤难平。他反问到,现时委内瑞拉国内每人每天的平均收入也不足两美元,“洗白”者还说当地已经复常,这是使人感到义愤填膺的。

据这位于2016年时年仅17岁便来到美国过着流亡生活的年轻人权活动人士的介绍,委内瑞拉经过查维斯与马杜罗的共20多年的极权统治后,由昔日一个繁华的国家,变得极度频困。停电缺水无日无之,民众需要盛载雨水饮用。他说,为了给予年幼子女温饱,他曾经亲眼目睹街上成年父母到处在垃圾堆内寻找食物,而且这现象相当普遍。

马蒂诺说:“伴随着失望,大规模移民潮随之而来。因为他们(委内瑞拉人)说,如果情况不会好转,我不能在一个我会挨饿或会被杀的国家就此渡过我余生,所以我要收拾行李离开,这就是为何除了得出这结论外,很多委内瑞拉人已别无选择。”

强硬镇压

这位人权活动人士强调,离开自己成长的地方是唯一的选择。尽管他本人幸运地在离开国土前没有遇上过政权打压,但是他说,马杜罗政府对付反对自己的年青人绝不手软,在多年的反政府示威中军警空枪射杀示威人群,这是众所皆知。

资料照片:委内瑞拉大学生在首都加拉加斯一次反马杜罗政府示威中试图夺走防暴警察的防护盾。(2019年11月14日)
资料照片:委内瑞拉大学生在首都加拉加斯一次反马杜罗政府示威中试图夺走防暴警察的防护盾。(2019年11月14日)

他认为,马杜罗政府最拿手对付异己的方法,莫过于假手群众,让支持者好好“教训”这些反政府群众一顿。

马蒂诺解释说,这些被称为“集体党”(Collectivos)的支持者,其实是一班流氓乌合之众;但因为他们忠心支持政府,政府为此更特地给予他们武器,专门用来对付示威者,随便在街上杀戮。他以自己阿姨在首都卡拉卡斯市中心的住所举例说,那栋住宅楼宇弹痕累累,正是这些准军事群众组织的所作所为,其目的就是要使反对政权的民众完全禁声。

马蒂诺说:“政权给武器予帮派成员。我们怎么会知道? 因为这些Collectivos的领导人总是参加为支持政权而举行的集会,他们在电视上与政府官员一起出现。然而,他们拥有的武器是只有委内瑞拉政府才能获得的军用级武器,所以他们得到它的唯一方法是从委内瑞拉政府。”

资料照片:防暴警察向委内瑞拉中央大学的学生发射胶子弹和催泪弹,这些学生要求举行全民公投罢免马杜罗总统。(2016年6月9日)
资料照片:防暴警察向委内瑞拉中央大学的学生发射胶子弹和催泪弹,这些学生要求举行全民公投罢免马杜罗总统。(2016年6月9日)

香港2019年721事件 特区政府总结是两派互相殴斗

这种被指假手于人对付反政府示威者的处理手法可能不是马杜罗独有。在香港2019年反政府示威社会运动浪潮中,最著名的指控莫过于当年7月21日晚间新界元朗地铁站“白衣人无差别攻击市民事件”。

支持民主派说法的市民普遍相信,当年超过数百名被怀疑具有新界黑社会背景的乡民被指事先受到指使,于当天晚上在地铁站内无差别攻击回家的市民;而香港警方则被指里应外合并且故作不理。尽管事后有巨大呼声要求就事件进行独立调查,但香港政府仍以“警监会”调查结果的“白衣人与黑衣人的冲突”为由总结了事。当晚到场了解事件被打伤的前立法会议员林卓廷,更被当局拘捕控告参与打斗事件。

资料照片:元朗西铁站721事件发生时的视频截图。(2019年7月21日)
资料照片:元朗西铁站721事件发生时的视频截图。(2019年7月21日)

尽管这位年轻委内瑞拉的人权活动人士强调,他并不十分了解清楚香港的具体情况,但他承认有与许颖婷以及另外一名香港流亡者邵岚交流,他们俩人也在他创办的“异见者项目”中向美国高中生演讲,介绍个人故事,解释为何会在美国流亡,为何会成为“异见人士”。

马蒂诺解释,委内瑞拉不堪入目至此,目前已经有七百二十万人转赴海外生活,约占总人口四分之一。他自言,相比之下,英国提供给予港人的“BNO 5+1”签证计划,目前只有10多万港人参与离开香港,这个小数目使他感到“惊讶”!

委内瑞拉政府大部份支持者已倒戈相向 民众分歧在于如何赶走当权者

若以支持与反对派阵营相比,有别于香港的“蓝丝”与“黄丝”对垒,马蒂诺指出,早已逝世的前总统查维斯(Hugo Chávez)在20多年前上台之初,大部份委内瑞拉民众都支持他提出的社会主义政策。

马蒂诺说,但随着查维斯逝去与马杜罗政权上台,当地已经民不聊生,目前很大部份以往的政府支持者已经倒戈相向,若国民还是有分歧的话,这也不再是支持与否;相反,而是如何及何时赶走暴政。马蒂诺不肯定这条委内瑞拉模式的道路,是否会在世界其他地方上重演,但他认为,中国共产党与马杜罗政权要牢牢掌控政权的本质是一致的,即使压制导致人民贫困也在所不惜。

马蒂诺说:“我认为他们(香港当局与中国共产党)还未有采纳要走委内瑞拉正在走的那条道路。但我担心委内瑞拉这条道路,是中国(政府)正在密切关注和思考的道路。嘿!(看看委内瑞拉的例子)尽管当地民众普遍反对,但他们(委内瑞拉政府)仍然一直掌权,而且人口不断贫困也相安无事。或许这就是我们(中国共产党)需要对香港做的。这就是我深感忧虑的地方。”

“异见者项目”官方网站。
“异见者项目”官方网站。

与众多目前流亡在西方国家的香港年轻人在中国对香港行使主权后才出生一样,马蒂诺说,很多年纪与他相约的委内瑞拉年轻人,都是在查维斯上台后才来到这个世界。他说,这些年轻人并没有任何选择,只有在这段衰落的期间长大,见证一个曾经生机蓬勃的国家迈向生灵涂炭。马蒂诺更叹息道,在他们这个年轻世代,他与他的朋辈便要分散世界各地;目前即使有胆量冒险回国探亲,也未必能正常地出境离开,因为委内瑞拉政府会将外国护照剪掉没收,只有有效的委内瑞拉护照才会予以放行离开。

创立“异见者项目” 反击世界各地威权政府“虚假”资讯

提到自己一手创立的“异见者项目”反击委内瑞拉及世界各地威权政府的“虚假”资讯时,马蒂诺明言这是为了更有效地向美国年轻一代灌输民主自由的可贵。他强调,要提醒美国年轻新一代,他们的民主自由不是与生俱来,透过流亡者的故事了解世界各地威权统治政权的残酷,以此保护宣扬并推动民主价值扎根。

在一次于犹他州一所高中的演讲后,马蒂诺忆述有几位女学生趋前向他表明是同乡委内瑞拉人的身份,当中一位更哭诉其姨姨因在国内缺乏药物医治癌症身亡,情景令人动容。为此,马蒂诺提醒自己更要在这“异见者项目”努力工作。

马蒂诺说:“我们需要提高我们的声音。世界各地的委内瑞拉人需要大声说目前委内瑞拉的状况不好。委内瑞拉正处于危机之中,这是社会主义专制当权者的错,解决委内瑞拉问题的唯一办法是摆脱当权者掌权。不是去旅游参观,这样做并不安全。”

指责拜登与马杜罗政府接触 反助俄罗斯总统普京

资料照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北京的欢迎仪式上检阅仪仗队。(2018年9月14日)
资料照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北京的欢迎仪式上检阅仪仗队。(2018年9月14日)

不过马蒂诺承认,在美国推动人权工作,推动美国人认识世界各地民主事业时,总会有令人遇上大惑不解的时候,特别是当遇上美国政府推行貌似互相矛盾外交政策的时候。记者问到,因俄乌战争导致美国国内油价高企,拜登政府被指与马杜罗政府接触,研究放宽制裁的举措,这是否被美国政府出卖呢?马蒂诺认为,即使只是维持禁止委内瑞拉贩卖石油予美国这项制裁,但容许其他国家进口委内瑞拉石油,已是美国犯下的一个巨大错误。

马蒂诺说:“我们被欺骗了,或者(美国)政府真的被欺骗了,认为帮助马杜罗会伤害(俄罗斯总统)普京是天真的想法,而实际上你只会更多地帮助普京,是的!”

支持的没有抽奖份儿 制裁的却送2890张免费机票

香港与委内瑞拉纵然各自在海外“拉客”,高举“复常”旗帜,表面上各不相干,但有一点可能是这位年轻人权活动家有所不知的,当年“港版国安法”还有一个月多才于2020年6月30日生效,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份属友好的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已于5月28日指示外交部发表声明,全力支持中国人大通过有关草案,谴责其他反对的国家干预中国内政。

Hello!Hong Kong的宣传活动载歌载舞,屏幕上还显示西班牙语。但代表国民大力支持港版国安法的委内瑞拉国家中的网民,参加免费机票抽奖活动的机会也没有 (美联社 2023年2月2日)
Hello!Hong Kong的宣传活动载歌载舞,屏幕上还显示西班牙语。但代表国民大力支持港版国安法的委内瑞拉国家中的网民,参加免费机票抽奖活动的机会也没有 (美联社 2023年2月2日)

香港特首李家超今年初在启动“你好,香港!Hello Hong Kong”宣传活动时表明,透过吸引旅客访港,向海外及中国内地人士说好香港故事,让世界知道香港已经重返国际舞台中心,让国际焦点重新聚焦香港。

这次香港旅游发展局分阶段派出的50万张免费机票,其给予网上抽奖的对象,却没有一张是给予友好政权治下的委内瑞拉国民。相反,对香港多位前朝及现届官员实施个人制裁的美国,其2,890名国民可于本月24日前在抽奖中获得免费来回机票,到香港尽情游玩吃喝。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