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9 2024年5月20日 星期一

香港记协指多名记者遭不明男子跟踪或监控 忧影响人身安全及新闻自由


香港英文网媒(Hong Kong Free Press)3月24日报道,该网一名女记者3月22日被两名身份不明的男子跟踪 (HKFP网上图片)
香港英文网媒(Hong Kong Free Press)3月24日报道,该网一名女记者3月22日被两名身份不明的男子跟踪 (HKFP网上图片)

香港记者协会星期一发声明表示,上星期收到不同新闻机构及记者反映,有多名采访法庭新闻记者,被不明男子跟踪或监控。记协强烈谴责有人试图针对新闻工作者作出骚扰或恫吓的行为,担心影响记者人身安全及新闻自由。

记协表示,近年《苹果日报》、《立场新闻》等较具规模的传媒机构相继倒闭,以及新闻工作者被捕,令愿意加入新闻界的年轻人愈来愈少,一连串怀疑跟踪或监控记者事件,可能进一步影响新闻界吸收新血,甚至影响香港国际形象。

香港本地英文网媒Hong Kong Free Press上星期五(3月24日)报道,该网一名女记者上星期三(3月22日)被两名身份不明的男子,由住所外开始跟踪,其中一名男子更跟踪到她的工作地点附近。

记协指多名法庭记者怀疑被跟踪或监控

据该网媒记者拍摄的片段显示,怀疑跟踪女记者的不明男子身穿便服、佩戴蓝牙耳机,怀疑被跟踪的女记者上前质问男子的身份及目的时,该男子没有回应及逃避,其后快步离开。

除了Hong Kong Free Press一名女记者怀疑被跟踪,香港记者协会(简称记协) 星期一(3月27日)发声明表示,上星期收到不同新闻机构及记者反映,有多名采访法庭新闻记者,被不明男子跟踪或监控。

记协执委Joe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该会收到另外两名香港本地传媒的法庭记者反映,他们上星期二(3月21日)下午在湾仔区域法院采访《立场新闻》案,直至审讯完结后,在法庭记者室外发现一名身份不明的男子等候约一小时,该名男子甚至尝试跟踪两名法庭记者离开,从该男子的衣着及举动,令两名记者怀疑他可能是执法人员。

Joe说:“在《立场新闻》案审讯结束后,发现有一个人在记者室外面等了差不多一小时,跟着当他们(两名法庭记者)离开(记者室)的时候,那个人都尝试跟着他们离开,但是可能他们刚好进了电梯,那个人来不及跟他们进电梯,所以最后没有跟踪到,或者怀疑是一个跟踪人士,而当中他们是见个那个跟踪者其实是向一些可能是司法机构的保安职员,即是出入的时候是有展示过证件,他们就会质疑他(怀疑跟踪者)的衣着,加上一些递证件的(动作),他们就怀疑可能是一些执法人员,或者是司法机构的人员,但是始终他们看不到那个证件是什么,所以他们都未能够确认事件是不是一个执法人员还是怎样,但是就觉得是有一些跟踪者是已经逗留超过一小时。”

香港记者协会3月27日发声明表示,多名法庭记者被不明男子跟踪或监控,记协强烈谴责针对传媒行为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记者协会3月27日发声明表示,多名法庭记者被不明男子跟踪或监控,记协强烈谴责针对传媒行为 (美国之音/汤惠芸)

警方斥捕风捉影 记协冀具体回应释疑虑

事发接近一星期,Joe表示除了3名法庭记者之外,未有收到其他记者反映怀疑被不明人士跟踪,其中只有Hong Kong Free Press女记者有报警求助。

警方星期一回覆记协声明表示,未有就上星期二有法庭记者怀疑被跟踪事件接获报案。警方又表示,记协引述相关新闻工作者指,跟踪者怀疑是便衣执法人员,属未经查证而作出捕风捉影的揣测,会令执法人员声誉受损,亦“破坏新闻工作者一向以事实为依据作出报道和评论的专业形象”,警方对此极度遗憾及强烈不满。

Joe表示,两名在区域法院怀疑被跟踪的记者确实没有报警求助,而Hong Kong Free Press女记者报警时,也有询问怀疑跟踪她的两名不明男子是否执法人员,但是警方没有明确回应,记协希望警方作出具体回应,释除记者的疑虑。

Joe说:“其实你看警方的声明,再仔细看看,它是说我们的言论捕风捉影,这样就会对新闻工作者都不好,但问题是它到最后都没有澄清过,究竟譬如Hong Kong Free Press那个(女记者)也好,到这两个(记者怀疑被跟踪),究竟(怀疑跟踪者)是不是一个执法人员呢﹖它说我们捕风捉影,但是它也没有完全否认过不是执法人员,那即是怎样呢﹖你如果说我们捕风捉影即是是不是呢﹖理解上应该正常来说,一定不是(执法人员),但是它又没有完全否认那个不是执法人员,或者它又没有这样说从来没有派人,在那些时间、在那些地方出现过,我就会想知道警方究竟现在的立场是不是真的没有人﹖还是调查中﹖是怎样呢﹖你说那个有case(报案)的你就调查当中,没有case(报案)那个其实是不是都可以了解一下,或者令到新闻工作者可以释除疑虑,其实你不如就彻底说不是(执法人员),令到我们(新闻工作者)可以更加了解事情的真相是怎样。”

记者忧人身安全影响报道窒碍新闻自由

Joe表示,最近两宗记者怀疑被跟踪事件,其中一次发生在区域法院记者室外,对新闻工作者构成无形的压力,甚至担心人身安全而影响报道,也会窒碍香港新闻自由。

Joe说:“你想想在一个法庭、一个司法机构,或者是一些政府的地方里面,其实它们都可以这样去监控你,即是未到去跟踪,跟踪不到就选择在(记者室)外面,怀疑这些迹象出现的话,其实你都会对记者构成压力,或者他们都会可能很简单会常常里外张望,究竟是不是会有一些人跟踪他们,或者是写稿的时候他们都会考虑我们出不出自己真名好呢﹖我们还是出笔名好呢﹖或者诸如此类,其实会有很多的压力都会出现的,尤其如果记者是被人跟踪到回家的话,尤其是女记者我相信是十分担心这件事,其实都会构成妨碍到他们的新闻自由,或者他们的工作都会构成很大影响,我觉得亦都是对于香港的新闻自由是会很大的窒碍。”

记协正式会员两年半大幅减少逾63%

Joe表示,香港新闻工作者的阴影近年一直挥之不去,2020年国安法生效之后,《苹果日报》、《立场新闻》等较具规模的传媒机构相继倒闭,以及新闻工作者被捕,令愿意加入新闻界的年轻人愈来愈少,以记协的会员为例,2020年中总数约有800人,当中正式会员有550人;至目前2023年初,最新的会员总数大减一半至400人左右,正式会员大幅减少超过63%至200人左右,一连串怀疑跟踪或监控记者事件,可能进一步影响新闻界吸纳新人入行。

Joe说:“其实明显地因为一些大的媒体倒闭,当然(记者)的人数都少了,但是入行的人数、新血也少了,或者离开即是做到中高层的,其实可以看到记者是整行都很缺人的,尤其是中文媒体,你可以问一些较大型的报馆,其实都是存在这样的情况,所以其实你说这些接连的(新闻工作者)被捕事件,或者是一些监控、跟踪,其实都令到更加少人”入行”(加入新闻界),这个已经是见到的趋势。”

评论指多宗国安案审讯或令记者被针对

时事评论员谭美德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最近多名法庭记者怀疑成为被跟踪的对象,可能由于今年初接连有关于《港版国安法》,以及煽动罪的重要审讯进行,包括民主派初选47人案、《立场新闻》被控煽动罪等,法庭记者在法庭内采访并且公开报道的资讯,对公众的知情权有重要的帮助,也可能因此成为针对的对象,他认为警方应该尽快彻查事件,释除新闻工作者的疑虑。

谭美德说:“不要讲到记者,我们是一两日之内见到又有人持刀行劫,又有人在佐敦(闹事)被人胁持上车,我们都是在等警方去严正执法,既然有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是不是正式去严正执法比起去再出声明更加重要呢﹖而特别是现在这班记者只不过是在守护真相,以及将我们香港人一直想知(道)的事,去告诉大家,我看不到他们有任何理由,是要受到任何的危险或者威胁,当我们要防范(中国)国家安全去到这样的高度,而他们(记者)担心他们的人身自由的话,我觉得应该是可以很持平,甚至乎是可以一视同仁地去保障他们不应该受到一个恐惧的环境底下,进行他们的工作,亦都是应该借着这个机会,特区政府以及警方是告诉大家,香港仍然有新闻自由的话,首先就要保障新闻工作者是在一个自由及安心的环境底下,进行他们的工作。”

或影响香港国际形象

谭美德表示,怀疑跟踪记者事件对法庭记者,甚至其他新闻工作者都可能构成心理威胁,担心自己成为下一个目标,除了影响新闻自由,甚至影响香港国际形象。

谭美德说:“特别是近期这么多国安法的案件审理中的时候,而那班人(法庭记者)是被针对性去跟踪的话,即是说它是可能背后有一班名单,而这些名单是大家不知(道)的,这样到底会不会自己就中了进这个名单里面呢﹖还是说其实是已经被跟踪了都不知(道)呢﹖因为可能今次事件只不过记者自己是比较机警、警觉到才留意到而已,但是有多少‘行家’(记者同业)其实是留意不到,而被跟踪了是不知(道)的,到底我们香港是不是需要去到一个这么监察的社会﹖又或者是一个这么人人自危的地方呢﹖如果是这样的话,又怎样‘说好香港故事’呢﹖因为今日是记者、明日可以是其他人(怀疑被跟踪),这个我相信如果你说这样是”说好香港故事”的话,我就觉得贻笑大方了。”

香港传媒或走向“党媒化”

对于记协会员在《港版国安法》生效之后大幅减少,谭美德表示,一方面是由于《苹果日报》、《立场新闻》等较大规模的传媒相继停运后,没有投资者愿意再成立大型的传媒机构,加上国安法的红线模糊,导致很多年青人不愿意投身新闻界,他担心香港的传媒会逐渐走向“党媒化”。

谭美德说:“所以我见到这样的情况,记协这么少人的话,即是大幅地下跌会员(人数),其实是很可悲,因为每一个人的留失,意味着少了一个人去捍卫我们香港新闻自由,而这些其实要去再补充的话一点都不容易的,因为你本身香港这么多年来,让人觉得那个新闻自由,不会是一两日存在的,是这么多年来累积很多前辈不停努力才会有今日,而今日如果少了这么多人(新闻工作者)的话,亦即是后继无人了,你见到的情况就是香港的传媒可以说‘党媒化’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你见到现在的新闻其实每一日的版面几乎都非常之接近了,最明显就是当二十大闭幕式,又或者是习近平高票当选(连任中国国家主席)之后,你见到所有(香港)媒体的评语几乎完全一模一样,但是其实是不是有其他意见可以讲的呢﹖甚至乎为什么连有人去质问一下,为什么连一票弃权票都没有,我们都见不到,你说(新闻工作者)人数更加少的时候,这些这样的(异见)声音,又或者只是不要说‘说不好’,即是有一点点不同的意见的话,我相信在香港都变成绝响的了。”

警方促请避免发放未经查证及失实报道

香港警方回应记协声明表示,如果市民遭受恐吓或滋扰,包括记者,应立即报警,重申警方会协助传媒专业及安全地进行采访工作,而传媒亦应任履行专业责任,准确及中肯报道和评论。警方表示,留意到记协在Facebook有类似陈述,促请避免发放未经查证及失实的报道和评论误导市民。

就《HKFP》记协被跟踪一事,警方表示上星期四(3月23日)接获一宗电子报案,声称于前一日早上怀疑被两名不明男子由葵涌跟随至坚尼地城,有关调查仍在进行中。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