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 2021年4月14日 星期三

彭斯与哈里斯的副总统辩论被认为是2024的预演


彭斯与哈里斯的副总统辩论被认为是2024的预演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56 0:00

彭斯与哈里斯的副总统辩论被认为是2024的预演

共和党籍副总统彭斯和民主党参议员哈里斯将于周三举行辩论。由于多种原因,这次辩论可能会比通常的总统或副总统辩论更加有趣和值得关注。

副总统的辩论被认为是政治底牌。

东北大学传播学教授艾伦·施罗德说:“我认为副总统辩论通常更有趣。由于风险性较低,参辩人员可以有些自由发言,随心所欲。”

共和党副总统彭斯与民主党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星期三的辩论,有多个展开点, 会更加有趣且值得关注。

密苏里大学传播学教授米切尔·麦金尼说:“卡玛拉·哈里斯得到提名的历史性质以及作为有色人种,成为主要党派推选的首位有色女性成为总统选票上候选人的事实将引起辩论。”

杰拉尔丁·费拉罗(Geraldine Ferraro)是第一位参加副总统辩论的女性,她在1984年与里根的竞选搭档老布什交手。

维吉尼亚大学米勒中心玛丽·凯特·卡里说:“我记得布什副总统在应该如何跟总统选票上的第一位女性辩论的问题引起了极大关注。布什有时可能是一个很有竞争力的人,当然是一个很好的辩论者,完全熟悉资料,但他不想看起来好像在以任何方式欺负对手一样。”

2008年,选民们很急切地想看到萨拉·佩林和拜登辩论。

麦金尼说:“对拜登和佩林的副总统辩论期望如此之高,是总统辩论历史上唯一一次副总统辩论收视率超过了总统辩论。那些总统辩论也很有看头,因为其中包括了巴拉克·奥巴马历史性的辩论。”

现在,特朗普总统感染新冠病毒的诊断让选民对期待很高的彭斯和哈里斯的辩论期望值更高。

卡里说:“副总统彭斯最初是新冠病毒工作组的负责人。特朗普似乎有点接管了他的任务。但可以肯定的是,哈里斯竞选团队将针对彭斯在新冠疫情的对策,就他们认为彭斯能做却没有去做的所有事情进行抨击。”

她说:“她(哈里斯)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中是非常进攻型的提问者而享有声誉。她以巧设陷阱并试图诱使对方做出回应而闻名。因此,我认为她将是一位非常强大的辩论者。另一方面,彭斯堪称相当镇定,有时甚至喜怒皆不形于色。因此,他陷入陷阱的机会非常小,但我认为他也很吸引观众。”

抛开感染病毒不谈,特朗普总统现年已74岁。拜登则是77岁。这场副总统辩论包含对未来的预示作用。

施罗德说:“如果彭斯像四年前一样在2020年进行另一场出色的辩论,那么这确实有助于巩固他在2024年成为共和党候选人的地位,而哈里斯的年龄显然还足够年轻,可以就此拥有长远的雄心。 ”

但是从现在起过多地关注四年后,可能会有失去他们主要辩论目标点的风险,即捍卫一起竞选的总统候选人。

麦金尼说:“我认为我们会再次见到,哈里斯的重点是为何不应该让特朗普连任。而彭斯会捍卫过去四年的记录。因此,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有看点的辩论。”

副总统候选人星期三晚上在犹他州盐湖城展开辩论。

当选总统在美国意味着什么?

在美国,民主党人拜登现在被称作当选总统。这是一个描述性称呼,不是一个正式的官职。因此,拜登现在没有政府权力,他要在2021年1月20日中午时分就职之后才有权力。

美国新闻机构追踪报道选票点算,在11月7日判定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得票优势地位不可超越,因此获得了超过270张选举人票从而可以成为总统。在判定他的得票优势地位几分钟之后,各主要媒体预测他为总统选举获胜者。

这就是为什么包括美国之音在内的诸多新闻机构称拜登为总统选举的“预测的获胜者”。

有时候,在势均力敌胜负难分的选举中,新闻机构做出这种预测,对方的候选人不承认败选。特朗普总统就是这样。他指责有选举欺诈,并表示要继续挑战选举结果。他的立场使美国国会议员处于分裂状态。共和党人支持对他们所称的选举欺诈问题进行法律调查,但同时又庆祝他们的候选人在国会议员选举中获胜。

争议何时解决?

美国选举结果将在几个星期之后才会正式确认。与此同时,法庭挑战和某些州选票重新点算可能发生。

截至目前,特朗普行政当局还没有提供足以推翻选举结果的选举欺诈证据。但现在还有时间提出更多的法律挑战。

一旦各州认证了投票结果,宣誓将按选民意愿投票的选举人12月中旬将在选举人团投票。国会将在1月上旬,也就是在总统就职日前大约两个星期认证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

美国大选2020互动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