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02 2020年10月22日 星期四

防控新冠疫情的“台湾模式”是什么?


防控新冠疫情的“台湾模式”是什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4:14 0:00

防控新冠疫情的“台湾模式”是什么?

自新冠病毒肺炎从中国武汉爆发后现在已蔓延至全球200多个国家,4月10日的病例已超过160万,死亡人数超过10万,确诊和死亡病例还在不断增加,但是在与中国地理位置相近的台湾,病例低于400起,死亡人数是个位数,至今大致维持正常的生活,没有学校关闭。成功防疫的“台湾模式”使什么呢?

防控新冠疫情的“台湾模式”是什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51 0:00

由于台湾抗疫成效的突出,包括美国、欧盟、捷克及澳大利亚都与台湾签署协议,在疫苗及筛检试剂开发、防护装备、信息交流等方面共同合作。上星期,美国国务院在一个美台网络会议上将这个方程式称为“台湾模式”,并表示将推动与全世界国家分享台湾防疫的成功模式。

究竟这个被美国称为“台湾模式”的防疫内容是什么?台湾又是如何做到有效防控疫情?近来许多媒体和科学期刊都有相关报道,来自台湾的医学研究员邱贞嘉也有她自己的专业看法。

2003年萨斯病(SARS)疫情后来到美国,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的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担任研究员的邱贞嘉,原先从事细胞抗药性的临床研究,目前的研究课题是肝炎与艾滋病。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首先表明她是以个人身份发言,不代表她的工作单位。

邱贞嘉(Christine Chiou)工作的单位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主任,那就是近来经常在美国媒体上经常出现,在白宫每天关于新冠疫情记者会上站在特朗普总统旁边向美国人民说明疫情发展的熟悉面孔安东尼·弗契(Dr. Anthony Fauci)医生。

小儿科感染病医师、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国家过敏与感染病研究院研究员邱贞嘉(邱贞嘉提供)
小儿科感染病医师、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国家过敏与感染病研究院研究员邱贞嘉(邱贞嘉提供)

原先在台湾高雄荣民总医院担任小儿科感染病主治医师的邱贞嘉告诉美国之音,由于当年有过对抗萨斯疫情的经验,这次疫情爆发以来她每天都注意台湾的进展,也和台湾的前同事密切交流。她认为台湾之所以能在这次新冠病毒病(COVID-19)一开始即有效控制疫情扩大,最重要是“专业领导、重视科学数据、中央与地方协调”。

邱贞嘉说:“我想,我就是要强调,一个是专业领导;一个是重视科学和数据;然后另外一个就是不同机构和中央、地方的协调。我觉得基本上这3点都是台湾成功很重要的原因。然后我想,我非常需要强调的就是,这3点的前提,你仔细的想,这个都是在民主的国家才会做的到,因为在专制的、集权的国家里面,只要你的领导人不相信某一个数据,那就不用讲了。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中国会隐瞒疫情的原因。”

此外,邱贞嘉提到,台湾的抗疫成效除了来自于政府的及时作为,更重要的是这些作为能够得到“国民的配合”。

她举例说,例如台湾每年3月举行的妈祖遶境活动,今年在疫情中是否放仍然如期举行,最后并非由政府决定,而是民意自己做出推迟举行的决定,所以归根究底,她认为民主体制才是台湾防疫有效的关键所在。

这种民主与威权体制抗疫的比较,在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星期四对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视频演说中也被提出。吴钊燮说,台湾民主体制可以做到的防疫成果,正是对中国在国际上宣传的威权治理才是最佳抗疫模式的最佳反证。

有分析人士说,在美中两国为新冠病毒疫情的争议而使彼此分歧更为加深之际,被美国赞许的抗疫模式也成为美台强化关系的新媒介。

“‘台湾模式’提供与中国说辞不同的民主替代选项,证明民主体制也能够成功防控病毒,无需采取威权体制的极端手段,” 华盛顿智库全球台湾研究中心研究员张倚维(Jennifer Chang)说,美国在表扬“台湾模式”之际,美台双方也在加强关于新冠病毒的合作与双边关系。

张倚维在这一期(4月8日)的《全球台湾简报》中说,中国正在利用新冠疫情的机会强化它的全球地位,希望通过提供疫情严重国家援助及散布假信息来转移对它自己处理疫情不当的指责,因此在国际秩序因美中分歧而日益岔开的情况下,中国在全球宣示它在新冠疫情领导地位的做法反而促使美台关系更为紧密。

另一方面,对于医疗专业人士邱贞嘉来说,台湾应该将应对疫情的经验与全世界分享,“不是为了要炫耀”,而是它不仅对正在抗疫中的国家非常重要,它“也是一种责任”。

不过在国际政治现实下,她说,多年来台湾却“像一个红头发的继女一样受到中国的霸凌”(Taiwan is like the red-haired stepchild bullied by China) (注:美国谚语“红头发继女”形容被忽视、遗弃或受虐待的孩童),被排除在国际卫生组织外,美国媒体在报道中大多只提韩国、日本和新加坡而不提台湾,因此星期二(4月7日),邱贞嘉将台湾抗疫做法发表在《外交家》杂志(The Diplomat)网站上。

文章提到,自从2003年萨斯疫情(SARS)爆发后,台湾就为下一个疫情做好准备,武汉发生的不明肺炎引发台湾超高度警戒(hypervigilant)并立即启动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也因此能够在监测、追踪与隔离之下,至今人们仍然能够维持大致正常的生活,“没有戏院、百货公司,或更重要的--学校被关闭,虽然大型聚会还是不被鼓励。”

邱贞嘉的结论是,台湾不仅是民主灯塔,也是一个“活生生的明证”,证明“要控制一个新出现病毒,可以通过科学、技术及民主治理来达到目标,不需要实施任何严厉的措施。”

与此同时,中国也在国际上加大宣传抗疫有成的大国形象,并强力反驳任何关于中国在疫情初期隐瞒疫情、缺乏透明度的批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星期四在例行记者会上说,关于中国疫情的“隐瞒论、不透明论”毫无根据,疫情发生后中国在第一时间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疫情,与各国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也在第一时间开展疫情防控专家国际合作并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积极评价。

他说,中国已经向10个国家派出医疗专家组,中国从不向谁“输出”中国模式,也从未要求谁“抄中国作业”。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