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6 2020年8月6日 星期四

台湾与索马利兰建立关系,仍难逆转北京孤立台湾之长期趋势


台湾总统蔡英文(右)2020年2月在总统府会见索马利兰外交部长穆雅辛(蔡英文推特)

台湾政府宣布将与非洲的索马利兰互设代表处,对于长期因中国的反对被孤立于国际社会之外的台湾来说,这个外交上的最新发展是否意味着台湾将可逆转国际空间持续被压迫的趋势,分析人士对此并不乐观。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星期三宣布,台湾与索马利兰共和国政府已在二月间签署双边协议同意互设代表处,在渔业、农业、能源、矿业、卫生及教育、资讯通讯领域展开合作。他说,双方自2009年来已逐步建立互动关系,在海事、医药卫生及教育等领域合作,除了政府外,在非政府组织方面也有往来。

吴钊燮还说,以“代表处”为名是因为双方并非正式外交关系,所以没有使用“中华民国”名称,但代表处具有官方性质,是代表双方政府的机构。

在吴钊燮宣布这个消息后,索马利兰总统比希(Muse Bihi Abdi)星期三在推文中感谢台湾总统蔡英文二月时对索马利兰代表团的欢迎。推文说,“索马利兰与台湾的双边关系是建构在共享价值与相互尊重。索马利兰驻台代表处将于近期设立。”

台湾外交新局面

台湾与索马利兰互设代表处一事是自民进党政府上任后、台湾在外交上失去多个邦交国之后首次在新的国家设立代表处,但是与台湾一样不受国际承认的索马利兰是否能为台湾带来新的外交局面,是许多人关注的问题。

斯坦福大学政治学者祁凯立(Kharis Ali Templema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认为台湾政府决定在索马利兰设代表处是因为索马利兰和台湾一样都不被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正式承认为独立国家,索马利兰领导人“或许理解到可以从这个关系获得财政上的益处,并推进他们独立于摩加迪沙的索马里中央政府的主张。”

目前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台湾在印太地区项目”(Project of Taiwan in the Indo-Pacific)顾问的祁凯立说,自2016年来台湾已经失去7个邦交国,现在只剩15个国家承认台湾,北京一直在加大对台湾国际空间的施压力度,“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规模和影响力,台湾少有工具可以反制,任何能朝其他方向移动的作为都可以为台湾外交部带来他们急需的士气。”

与争议地区建立关系

不过他说,这是一种“不同的关系”,因为索马利兰并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或许这显示台湾外交部正在尽可能发挥创意扩展台湾的外交空间以及与世界的接触,不过他并不认为这种“与其他不被承认或争议地区建立关系的模式”会成为今后台湾拓展外交空间的模式,因为这种“利用国与国‘灰色地带’”的做法将很快就会遇到地缘政治的问题,反而可能让台湾成为国际社会的“麻烦制造者”。

“大多数台湾可以寻求建立关系的不被承认国家或人民都是有争议的领土,他们或陷于大国政治角力冲突中,或是可能变成内战的独立运动中。”祁凯立举例说,例如陷于格鲁吉亚与俄罗斯冲突中的阿布哈兹(Abkhazia)与南奥塞梯(South Ossetia)、乌克兰的顿涅茨克(Donbass)、巴勒斯坦、库尔德斯坦,或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布干维尔岛等等。

在这些案例中,祁凯立认为,如果台湾在协助不被承认的一方中扮演某种角色,很可能会引来联合国,甚至是美国、欧盟和北京的谴责,“如果台湾想要走这个方向,它很快就会演变成一个全球麻烦制造者的名声”。不过他说,由于蔡英文政府的谨慎,以及希望被尤其是美国视为一个负责任的伙伴,因此他不认为与这些争议地区建立关系会是台湾政府考虑的方向。

逆转外交轨道

美国费城外交政策研究所亚洲项目研究员善学(John Shattuck)也认为,台湾与索马利兰建立的是一种“不同的关系”,虽然它不是正式外交关系,但它“逆转”(reverse course)了台湾的外交轨道,因为最近一次台湾增加邦交国是2007年的圣卢西亚。

善学星期三在该智库的一篇分析中表示,台湾有许多经验可以提供索马利兰借鉴,包括数十年来与美国、日本等主要国家发展非正式关系等,那些经验将可以使索马利兰获益,“甚至可能让双边关系延伸至国际组织”,而那正是台湾面临中国巨大压力的领域。

善学认为,如果索马利兰追随台湾的脚步,或许可以成功地打进国际论坛,例如世界卫生大会,而中国也不太可能施加太大的压力要求成员国阻止索马利兰。

不过善学也说,虽然台湾与索马利兰发展双边关系可能不会带来多大的经济或军事效益,但这两个不被承认、同为国际社会边缘化的国家可以彼此分享学习最佳做法,它显示蔡英文政府未来四年可能在外交上选择的道路--“寻求一些不那么需要感激中国或国际社会的不太可能的新伙伴”。无论如何,他说,台湾与索马利兰互设代表处一事“至少是自2016年以来台湾外交命运节奏的改变”。

北京面临棘手情况

至于一再宣称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中国会如何看待此事,斯坦福大学的祁凯立说,这是一个北京需要小心平衡的棘手(tricky)情况,因为北京对于与非洲一些彼此竞争或分裂的国家打交道并没有太多经验,因此需要观察的是,他们会直接施压索马利兰领导人,以经济援助作为要求他们不要与台湾发展关系的交换条件,还是加大对摩加迪沙的索马里中央政府的支持。不过他说,最终北京应该还是会对此事表示强烈反对。

祁凯立认为,索马利兰的例子“是一个象征性突破”,不过这也只是一个“小小的突破”,因为从去年基里巴斯和所罗门群岛在美国相对公开的反对下仍然选择与台湾断交的情形来看,北京还是会继续试图挖台湾的邦交国,孤立台湾外交空间的长期趋势也不会改变,因此台湾还是会在外交上处于非常困难的地位。

位于非洲之角的索马利兰共和国人口大约390万,1991年宣布自索马里独立,但并没有得到国际社会承认,也不是联合国的成员。台湾外交部说,索马利兰自独立以来已历经3次总统选举,是民主自由国家,政局稳定,“与台湾同为民主自由的理念相近国家。”

目前有8个国家及国际组织(英国、丹麦、埃塞俄比亚、土耳其、吉布提、加拿大、欧盟及联合国)在索马利兰设立代表机构;索马利兰也在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等22个国家设有代表机构,并以领事馆、外交团、代表处及办事处等不同名称运作。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欧江安星期二说,索马利兰邻近亚丁湾,战略位置重要,石油、天然气及渔业资源丰富,台湾在当地设立代表处“有助与相关国家和国际组织深入对话,也是台湾非洲布局重要一步。”

对于台湾与索马利兰互设代表处一事,中国外交部尚未发表正式评论,不过中国驻索马里大使馆星期三在其推特帐号上连发数推,强调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代表中国的合法政府,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两个中国”、“一中一台”、“台湾独立”及台独分裂势力推动台独活动,“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或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将任何一块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