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21 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

维权人士吴淦家人为其申诉


网名“超级低俗屠夫”的中国草根维权人士吴淦(网络图片)

在2015年709大抓捕案中因拒不认罪而遭重判8年的维权人士吴淦目前在狱中备受在天津关押期间遭严厉酷刑留下的后遗症的折磨。他的家人和好友在寻找律师为他提出申诉。

据维权网等报道,被捕前曾是中国最活跃维权人士之一的吴淦的好友王荔蕻近日引述吴淦妻子的消息称,目前在福建清流监狱服刑的吴淦正遭受被羁押在天津时所受酷刑及虐待的后遗症的折磨,腰部、颈椎、肩臂身体多处疼痛,连基本的抬手动作都十分困难。

吴淦的妻子4月19日到监狱探监约半个小时。吴淦表示,被移送到清流监狱后,生活有所改善,监狱没有故意刁难或欺凌虐待的情况,除条件艰苦、仓室狭窄外,大致还算过得去。

吴淦透露,目前最令他痛苦不堪的是被羁押天津第一看守所时曾长期遭受各种酷刑和虐待的后遗症正在时时刻刻地折磨着他。

据悉,吴淦主要是腰部多次遭酷刑受伤,没有得到任何医治,病痛更加严重。另外,酷刑造成颈椎受伤,长期剧烈疼痛,夜晚难以入眠,导致白天精神状态不佳。而且颈椎问题引发的其他病痛,包括肩膀、手臂神经,导致手臂无力,抬不起手来。尤其是季节及天气变化、阴天下雨,病痛更加难忍。

吴淦的父亲徐孝顺上个月也曾探监,得知他倍受酷刑后遗症的折磨,每日痛苦不堪。当时,徐孝顺希望找律师申诉,不过吴淦的友人认为向体制申诉体制自身的作恶毫无作用。但这次吴淦本人有意思申诉,因此家人和友人决定委托律师提起申诉,至少希望引起外界的关注。

吴淦的友人游精佑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说:“我们都知道像这种申诉呀实际上毫无意义。这种迫害是一种体制性的行为,他们官方任何个人左右不了这个事情。你体制性的行为,然后你向这个体制讨要说法或者公正,实际上不会有意义。但是,只是说让世界知道这个事,文明世界知道这个事而已。”

吴淦的父亲徐孝顺曾因吴淦案受到株连,也遭当局找个罪名关押。徐孝顺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坚决要为只是为维权和人权发声就遭受如此迫害和酷刑的儿子申诉,更希望将那些施行酷刑的人以美国的人权法案追责。

他说:“它当时是用莫须有的罪名,达到陷害的效果,故意有法不依,没有犯罪一定要说他犯罪。你就把吴淦这种维护人权的人置于死地。不认罪,就判你8年。第二,假如说,能把施行酷刑那些人以(马格尼茨基法案)人权追责,在能起诉的地方起诉这样的。要通过这个方式,不然你这样子,他维护人权嘛,人权捍卫者,维护人权。你这样子去迫害人家,心里就永远不会服气。”

有消息表示,吴淦此前曾就自己遭受的酷刑提出申诉,但材料被监狱方非法扣押,还威胁他不要搞事。

吴淦早在2017年被判刑时在一份“获刑声明”中就表示,在被关押期间遭受酷刑和各种非人折磨,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恶劣的人权状况,关注大肆抓捕异议人士、滥用罪名、酷刑虐待等严重侵害公民权利的暴行。

徐孝顺也曾要求详细了解吴淦的病情和身体状况,但被监狱方拒绝。徐孝顺斥责当局用酷刑对待吴淦,对他的健康状况感到担忧。

他说:“你可以抓他,但不要虐待人,不要去虐待一个人。他这样子受了酷刑,到现在一个年轻的好好的身体,把他搞成这样,手都抬不起来,到处都痛。这样子,太不人道了,哎呀,太残忍了。对待这样没有犯罪的人,用这种手段是不应该的。”

网名“超级低俗屠夫”的吴淦是近年活跃的草根维权人士,经常参与关注和调查社会热点和敏感案件,包括湖北邓玉娇意外杀死淫官案、浙江温州上访村长钱云会离奇被车碾死案、黑龙江庆安访民徐纯和遭警方枪杀案、江西高院乐平死刑冤案等。

2015年5月27日,吴淦被涉嫌“寻衅滋事”和“诽谤”遭厦门公安局刑拘,同年7月3日被以涉嫌“颠覆”和“寻滋”的罪名正式逮捕,后案件并入709抓捕案,一直被拘押在天津。

吴淦在被拘押期间遭受酷刑虐待。吴淦的律师曾透露,“709”办案人员一直希望吴淦认罪、接受指定律师、上官媒认罪,但吴淦都予以拒绝。

2017年8月14日,吴淦案在天津二中院开庭,同年12月26日被判刑8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他提出上诉。去年4月,天津巿高院维持原判。今年46岁的吴淦是709抓捕案中被当局强行定罪人员中刑期最长的。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