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7 2021年12月6日 星期一

吴弘达去世四年后 美国对其指控的劳改产品进口商开罚


劳改纪念馆(劳改基金会提供)

已故人权活动家、劳改研究基金会创办人吴弘达生前向美国政府提供的信息,多年后帮助执法当局完成了对进口强制劳动产品公司的处罚。

2011年3月7日,吴弘达在美国国会大厦前发表讲话,身后是美国议员克里斯·史密斯
2011年3月7日,吴弘达在美国国会大厦前发表讲话,身后是美国议员克里斯·史密斯

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BP)宣布,8月13日该局在对进口商谱赛科美国公司(Pure Circle USA)采取民事执法行动后,已经收取了57万5千美元的罚款。这是“自2015年《贸易便利化和贸易执行法》(TFTEA)签署成法律以来对使用强迫劳工产品的首次罚款。”

海关与边境保护局说,该项民事诉讼是根据该局收到一家非政府组织的指控后发起了对中国内蒙古恒正集团保安沼农业贸易有限公司生产的甜叶菊的调查,“该调查导致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于2016年5月发布了暂停放行令(Withhold Release Order)。”

这家非政府组织就是已故人权活动家吴弘达创办的劳改研究基金会。2016年4月30日美国之音报道了劳改研究基金会向美国海关提供了数个有关中国劳改产品进口美国的指控的新闻,其中包括了内蒙古一家公司向美国出口的甜叶菊及其衍生品是监狱囚犯所生产的。

根据自由百科,甜叶菊(Stevia)一种可以替代糖的植物,其甜度是糖的30至150倍,但卡路里为零。

原劳改基金会工作人员戴安娜·刘说: “2015年7月就完成了(对谱赛科公司的)报告,先给了美国国土安全部,然后给了美国海关。海关在2016年2月给我们回复的,但真正采取行动还要晚些。”

美国海关当局2016年4月21日给吴弘达的回函说,“截至2016年4月20日,海关已在全美各港口扣留了20批符合此一命令的货物,并正对这些货物进行评估。” 在信中,美国海关向劳改基金会提供的信息表示感谢。

谱赛科美国公司是位于中国江西的中国和马来西亚合资的谱赛科生物科技公司设在美国的子公司。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在对谱赛科美国公司从内蒙保安沼进口的甜叶菊进行的调查,证明了该公司进口的至少20批从甜叶菊叶中生产的甜菊粉及其衍生物,是在中国使用监狱劳工生产的,违反了美国法律,并对该进口商处以罚款。

案子进展并不顺利

但这一案子进展并不顺利。2016年4月26日吴弘达在洪都拉斯突然神秘死亡,这一对谱赛科公司的指控成为他生前做过的最后一批劳改产品追踪案之一。

谱赛科的货物在美国海关被扣后,谱赛科中国母公司委托了位于巴黎有着近200年历史的调查公司Bureau Veritas,并于2017年1月成功获得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去除了对它的暂停放行令,放行了2016年被扣留的货物。

在一份仅一页的报告里,Bureau Veritas说,该调查公司派了一位“有经验的中国审计员”在两天时间里到位于江西赣州的谱赛科母公司现场核对了记录和文件,发现“在过去12个月里不存在向内蒙古恒正集团和保安沼农贸公司采购的记录。在供应商清单上自2015年4月以来未发现这两家公司的记录。”

2016年4月26日吴弘达的突然去世导致劳改研究基金会陷于停摆。原劳改基金会工作人员戴安娜·刘说,原先做这项劳改产品追踪案、向美国海关提供报告的研究员古德里奇(Nicholas Goodrich)已经离开了基金会。原劳改基金会理事安·奴南(Ann Noonan)说,当时已经准备聘用的一名会中英双语的博士研究员因为劳改基金会资金被冻结而不得不放弃。

2017年初,当第三方独立调查证明了“过去12个月里”谱赛科与内蒙古的劳改产品没有贸易关系后,美国海关便放行被扣的货物。

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向美国之音解释,2017年1月26日虽然该局撤销了对谱赛科美国公司甜叶菊及其衍生品的暂停放行令,“但这并不影响对该公司2016年以前进口美国的产品的民事处罚”。换言之,处罚的是谱赛科2016年以前进口劳改产品的行为。

但是,谱赛科美国公司否认2016年前进口了强迫劳工生产的产品,表示之所以认罚是因为“与其进行旷日持久、需要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前往中国取证以挑战处罚的诉讼,谱赛科不如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况且罚金不足海关和边境保护局要求的7%。”

但根据劳改基金会前员工的信息,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应该握有谱赛科美国公司之前进口了内蒙古劳改产品的证据,“我们拿到了他们(进口商)的合同,是2014年的,给了海关,”戴安娜·刘说。

4年后对这起案子的执法,点明了吴弘达执着于消除劳改产品的不懈努力。现任劳改研究基金会执行主任夏明告诉美国之音:“吴宏弘达一生最重要的贡献就是一直盯着这个事情(劳改产品)不断地做。”

夏明表示,吴弘达的神秘死亡与他锲而不舍的工作可能不无关联。“我相信他的死和他受到的很多的威胁……都是因为跟这项工作触及到了许多人的奶酪是有关系的。”

美国对中国强迫劳工产品加大执法力度

今年以来,美国执法当局正对一系列来自中国的涉嫌使用强迫劳工的产品加大监督力度。对Pure Circle公司的罚款是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去年采取的一系列针对强制劳动的行动之一。自2019年9月以来,该局发出了11个禁止强制劳力产品进入美国的暂停放行令,其中4个是来自中国的产品。

美联社周一报道,为美国公立学校供应手提电脑的联想公司(Lenovo)在中国的一家制造商涉嫌强迫劳动被列入美国商务部的制裁名单,虽然因此可能会使联想公司为美国学校的供货延迟数周,但美国商务部说:“我们都应该同意美国的学童不应该使用中国强迫劳动生产的电脑。”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说,美国商务部使用“实体清单”,海关和保护局使用“暂停放行令”(withhold release order),双管齐下针对着受美国出口管制条例约束的产品和使用强迫劳动生产的进口商品。

“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积极调查美国供应链中涉嫌强迫劳动的指控。强迫劳动是令人发指的侵犯人权行为,使用强迫劳动制造的进口商品损害了美国制造产品以有竞争力的价格出售的能力。贸易界有责任确保其供应链免于强迫劳动,”该局发言人说。

8月11日,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向美国所有入境口岸发布了对中国的服装公司英腾集团进口的商品发出的暂停放行令。该集团包括上海英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河南英腾服装有限公司、岳西英腾服装有限公司、Ying Han International Co. Ltd.、以及英腾加拿大公司。

6月17日,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向美国所有入境口岸发布扣留全部或部分由中国新疆罗布县美新发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发制品制成的进口商品的暂停放行令。

7月1日,纽瓦克港的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官员扣留了一批涉嫌用人发制造的产品和配件,这些产品和配件来自中国新疆,表明有可能侵犯强迫劳动和监禁的人权。这些产品是近13吨、价值超过80万美元的护发品的一部分。

针对美国执法当局的密集行动,海关和边境保护局贸易办公室的官员告诉美国之音,拒绝强迫劳动生产的商品是该机构有着数十年历史的职权。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有权、而且从1930年代初就有权拒绝全部或部分由强迫劳动所生产的商品。”该机构贸易办公室执行助理专员布伦达·史密斯(Brenda Smith)告诉美国之音。

“因此,从本质上讲,这意味着当货物到达入境口岸时,我们已经确定它们很可能是使用强迫劳动生产的。”史密斯补充。

获取信息合理怀疑

史密斯说,暂缓放行令是“基于对使用强迫劳动的合理怀疑所进行的调查发布的。”而这些信息主要来自美国国务院的人权报告、非政府组织的调查,以及新闻报道。“今年我们一直很积极地发布暂缓放行令。”

匿名的人权组织表示,他们掌握了上海英腾公司向国家买家提供的对在上海一家监狱工厂生产产品的验货单,并提供给了美国海关。

在纽约的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任李强告诉美国之音,美国海关的 “合理怀疑”就是先扣下商品,“只要你公司的产品进来我就要先扣押先调查你,你就要提供证据证明你不是强迫劳工。”

李强表示,这给那些涉嫌使用强制劳力的公司设置了自证清白的障碍。“现在一些跨国公司必须加强他们供应链的管理,防止订单流到那些使用强迫劳工的地方。”

美联社的报道说,7月底,联想在给其客户的信中说,商务部的“贸易控制”会导致再度延迟。这封信列出了它的中国供应商合肥宝龙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生产的23种联想机型,并说,“立即生效,我们不再委托宝龙达生产这些机型了,”信中还说,联想正把生产线转移到其它厂家。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贸易办公室执行助理专员史密斯说,作为美国的进口商,避免强迫劳力制造的产品进入美国,不仅自己要守法,而且要看好自己的供应链也遵守美国法律,确保供应链所生产的商品不是用强迫劳力生产出来的。

“他们不仅要看好他们购货的直接供应商,还要看好供应商的供应商。因此,如果有一批服装进入美国,而将其进口美国的进口商不仅要看好谁制造了这批服装,还要看清谁制造了面料,以及谁生产了织成面料的棉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