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7 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中、俄、伊朗干预美大选 专家:不只选前,选后也要警惕


一位选民在维吉尼亚州的一个提前投票站点投票(2020年9月18日资料图)

美国情报官员多次警告,俄罗斯、伊朗和中国试图干预2020年美国大选。美国官员最近披露,德黑兰和莫斯科方面试图利用选民登记信息在大选前制造混乱。一些专家表示,还应警惕这些国家在大选后试图通过散布或放大不实消息来散播混乱和分裂的影响行动。

上周,佛罗里达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等州的一些民主党选民收到恐吓电子邮件。这些邮件谎称来自极右翼组织“骄傲男孩”,并称如果收件人不把票投给特朗普总统,“我们就会紧跟着你”。

这个行动显然使用了注册选民的电子邮件信息。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上星期三在一个记者会上说,俄罗斯和伊朗获取了一些美国选民的登记信息,试图利用这些信息来制造和散播混乱,削弱民众对选举的信心,并指控德黑兰进行了电子邮件恐吓美国选民的行动。

在此之前,美国情报官员已经发出警告,俄罗斯、伊朗和中国试图利用“公开的和隐秘的影响措施”干涉选举。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反间谍与安全中心(NCSC)主任威廉·伊万尼纳(William Evanina)最近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证实,这三个国家今年都曾试图入侵美国主要的竞选活动和候选人的网络。

目前没有迹象表明,投票或选举系统受到影响。情报部门誓言会严厉打击外国干预选举的行为。

专家:警惕选后干预

一些专家表示,外国干预的真正威胁可能在11月3日选举日之后,外国势力可能通过散布不实信息,让选民对选举结果产生怀疑,从而制造混乱,破坏民主。

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民主保障联盟(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主任劳拉·罗森伯格(Laura Rosenberger)星期二在阿肯色大学克林顿公共服务学院举办的一场网络讨论会上表示,她最担忧的是外国行为者制造所谓的“观感上的黑客入侵”(perception hacking)。

她说:“意思就是,在大选过后,尤其是选举结果接近或有争议或延迟了,外国行为者——目前看起来俄罗斯似乎已经做了些铺垫,就如同他们2016所做的那样——公布所谓的‘证据’,称进行了黑客入侵或操控了数据,即便实际上并没有发生这类情况,以此来散播混乱,让民众对选举结果的合法性产生质疑。”

中国影响力行动不止选举

分析人士说,中国过去一年多来加大了虚假信息宣传攻势,并且借鉴俄罗斯在社交媒体上散播不实信息的策略,包括同时散播多种相互冲突的理论,并利用外交官和国营媒体的账户来放大一些信息。

智库德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曾任《纽约时报》驻华记者的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 )在《新闻周刊》本周刊登的一篇调查报告中说,在影响选举方面,中国的策略还是与俄罗斯的有所不同。比如中国在社交平台上发布的内容多没有明确的党派倾向,也并不一定是散播虚假信息,而是转发《纽约时报》或民权组织的一些突出美国种族分裂和不平等的可信内容,其目的是放大分歧。

对于美国大选后中国构成的潜在威胁,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罗森伯格表示,目前没有公开的资料或证据显示中国有意图或动机进行她所说的那类选后干预,但是她表示,中国的影响力行动的目标在选举之外。

她在回答美国之音提出的问题时说:“对于选后短期内的情况,我对中国不是特别担忧,主要担心的是俄罗斯。不过这不是说,中国影响力行动所构成的威胁或挑战不会持续到选举之后。我将这些行动视为持续存在的活动,他们的目的是试图影响美国公共舆论,试图贬低、破坏和削弱民主。”

这与美国情报官员的评估类似。NCSC主任伊万尼纳表示,中国的目的更多的不是在于影响选举结果,而是在于更广泛地“影响美国的政策环境,施压他们视为不利于中国利益的政治人物,转移和反击对中国的批评”。

狄雨霏在她的调查报告中指出,在美国大约有600多个组织与中国共产党有联系,为北京推进大选之外的政治和经济利益与野心。她说,这些组织是中共统战的一部分,其中包括至少38个中国各省市的同乡会、13家华文媒体、38个促统会以及遍布全美高校的265个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他们在联邦、州和地方层面通过举办社交、学术和经贸活动等方式,来施加影响。

她在给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评论中说:“中共在本国运行着庞大而又复杂的政治系统,其中的许多交错纵横的部分还延伸至海外。统战系统只是其中之一但却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总之,中共力图连结并影响海外包括留学生在内的华人社群,以确保他们的忠诚,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国家建设活动提供动力,将所学知识和科技进步带回去。”

选举安全

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负责国家安全问题研究的副总裁詹姆斯·杰伊·卡拉法诺(James Jay Carafano)表示,应当对外国的干预和影响予以警惕和担忧,但他认为,几乎没有证据显示外国干预在操纵选举上是有成效的。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外国干预选举就好比是一个人在挤满了上万人的超级碗球赛场上喊起火了,而不是一个人在一个拥挤的剧院喊起火了。我的意思是,有太多的信息充斥,很难想象,这些资源有限的政府所散播的信息会比其他各种政治话语获得更多的关注。”

他说,美国已经采取很多措施应对这种威胁,伊朗的干预被迅速发现并挫败就是一个例子。他指出,包括脸书在内的科技公司也都在采取行动,及时发现和处理外国政府通过社交媒体发起的虚假信息攻势。

今年早些时候,脸书公司宣布删除了一个源自中国的假冒账号网络,理由是这些账号干预亚洲和美国政治,包括发布一些支持和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讯息。推特和脸书也对国家控制的媒体和政府账号进行标注。

美国情报官员在发布外国干预选举警告的同时也强调,正在采取积极行动确保选举的安全。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说:“大家应当有信心,你们的选票都算数。我们不会放松我们的警惕。”

一些分析人士说,2020年大选在很多方面有可能会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安全的一次。纽约大学布伦南正义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选举改革项目主任劳伦斯·诺登(Lawrence Norden)在《外交事务》网站上撰文说,各州过去四年来在预防、发现可能出现的网络袭击或技术故障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很可能在造成问题之前就已经发现并予以解决,而且选举官员也备有预案,保障投票和计票程序的顺利进行。

一些选举专家表示,今年的大选由于投票率高并且邮寄选票使用广泛,人们需要做好结果可能不会很快揭晓的准备。但是他们表示,如果有延迟,并非不同寻常,而正是表明美国选举程序在正常运作,以确保选举结果的准确与公正。

当选总统在美国意味着什么?

在美国,民主党人拜登现在被称作当选总统。这是一个描述性称呼,不是一个正式的官职。因此,拜登现在没有政府权力,他要在2021年1月20日中午时分就职之后才有权力。

美国新闻机构追踪报道选票点算,在11月7日判定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得票优势地位不可超越,因此获得了超过270张选举人票从而可以成为总统。在判定他的得票优势地位几分钟之后,各主要媒体预测他为总统选举获胜者。

这就是为什么包括美国之音在内的诸多新闻机构称拜登为总统选举的“预测的获胜者”。

有时候,在势均力敌胜负难分的选举中,新闻机构做出这种预测,对方的候选人不承认败选。特朗普总统就是这样。他指责有选举欺诈,并表示要继续挑战选举结果。他的立场使美国国会议员处于分裂状态。共和党人支持对他们所称的选举欺诈问题进行法律调查,但同时又庆祝他们的候选人在国会议员选举中获胜。

争议何时解决?

美国选举结果将在几个星期之后才会正式确认。与此同时,法庭挑战和某些州选票重新点算可能发生。

截至目前,特朗普行政当局还没有提供足以推翻选举结果的选举欺诈证据。但现在还有时间提出更多的法律挑战。

一旦各州认证了投票结果,宣誓将按选民意愿投票的选举人12月中旬将在选举人团投票。国会将在1月上旬,也就是在总统就职日前大约两个星期认证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

美国大选2020互动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