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9 2021年12月2日 星期四

《台湾关系法》主要推手吁美国与台湾展开“乒乓外交”


百岁议员伍尔夫(Lester Wolff)翻阅制定《台湾关系法》当时珍贵历史文件(2019年,樊冬宁摄)

曾经在美中关系正常化期间与邓小平举行会谈,也是《台湾关系法》主要推手之一的前美国众议员沃尔夫,星期三呼吁美国政府再次以当时美中之間同樣的乒乓外交方式,與台湾进行密切会谈以促进美台关系更加正常化。

今年已高龄102岁的沃尔夫(Lester Wolff),去年才发表一本关于《台湾关系法》立法精神的新书。星期三,他在全球台湾研究中心的视讯讨论中表示,在台海发生冲突的可能性日益增加的时刻,最重要的是台湾与中国都要避免采取挑衅行动,双方人民应该努力避免战争,因为那不符合任一方的利益。

他说,台湾现在已经是一个繁荣的民主社会,中国也有强大的经济实力与能力,任何冲突都对双方不利,“是时候美国再次展开乒乓外交”,不过这次的对象是台湾。

他一步解释说,“乒乓外交”是指尼克松与基辛格在美中正式建交前与中国进行的谈判活动,“在尼克松与基辛格进行的那种活动中,台湾占了那个谈判的很多部分,但台湾却没有发言权,台湾人民也没有发言权,而国会,很多证据都清楚显示,我们那个时候对与中国发展关系更有兴趣,而不是保存台湾人民的民主与自由。”

美国之音也问沃尔夫,即将入主白宫的拜登当年也曾经参与过《台湾关系法的制定》并投下赞成票,熟悉这个立法的拜登上台后,美中台之间的系在2021年将会更好或更糟?

沃尔夫说,他认识拜登,“他是一个正直和诚实的人,他也相信宪法”,在拜登主政下,“只要这个关系有活跃的理由它就会活跃,但如果任一方有挑衅行动,那就会改变他的想法。”

沃尔夫并不认为民主党上台会对台湾不利。他说,《台湾关系法》制定时在国会为台湾发声的都是自由派,而一些共和党的保守派却没有投下赞成票。

1978年,沃尔夫在担任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主席时与当时的民主党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Edward Kennedy)联手提修正案,在卡特总统为化解国会对如何处理与台湾关系的压力而提出的《台湾授权法》(Taiwan Enabling Act)中,加入许多包括军售等保护台湾的文字,几经辩论后才成为最终版的《台湾关系法》。

40多年过去,沃尔夫将当时的立法经过写成《台湾关系法的立法意图:一个包在谜团里的矛盾》(The Legislative Intent of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A Dilemma Wrapped in Enigma)一书在去年10月出版,其中包括关于各个相关修正案的辩论经过、与行政当局交涉的过程、以及从未公开过的、在建交前他带领国会代表团到北京与邓小平会面的会谈逐字稿,以及各种幕后密辛。

沃尔夫表示,他写这本书的目的,主要是想表达国会对这部法律的立法精神、为什么会有这个立法,以及当初的各种辩论,例如在对台军售的问题上,就有过关于中国是否能决定美国售台何种武器的辩论,最后得到的清楚结论,就是“绝对不能让中国有任何角色来决定什么武器才能卖给台湾。”

他说,从尼克松开始与中国发展非正式关系后的6、7年间,国会完全没有得到来自任何行政当局的信息,到卡特总统宣布与中国建交时,他本人也是在15分钟才被告知,因此国会对行政当局的做法感到非常愤怒,认为必须采取立法行动来保护台湾,因为在卡特政府提出的《台湾授权法》中,没有任何条文可以保护台湾人民,美中建交不会导致他们不能接受的结果。

由于近来中国不断以咄咄逼人的军事活动加大对台湾施压,美国国会及政策圈也激起关于美国是否应该改变过去数十年来在台海议题上的战略模糊政策的辩论。

对此,沃尔夫表示,《台湾关系法》立法当时特意在许多条文上保持文字的模糊,是为了能得到两党更多人的支持,让行政当局能够接受、总统愿意签字,同时也让美国政府能在与中国发展关系时不至于引起太多波折,不过由于最近中国对台湾的强硬作为,他认为美国的确应该对那些模糊之处做进一步的厘清。

尽管北京当局经常指责美国在与台湾的交往和对台军售方面做出违反美中三个联合公报及一中原则的举措,但沃尔夫说,《台湾关系法》才是美国对台政策的唯一“有效”立法依据。

“当时整个情况其中一个要素,就是我们将决定权丢给美国国会的事实。所有的公报和所有的保证,事实上都只是行政当局的沟通,是无效的,不符合法治。唯一存在的法律,就是《台湾关系法》,它得到国会三分之二以上的票数通过,足以推翻总统的否决,而且也得到总统的签署。”

沃尔夫也对美国的一中政策有所批评。他说,他已经研究一中政策很长一段时间,但美国从未厘清自己的一中政策是什么,他不认为美国有一中政策,充其量只能说,美国有的是“一国”政策。

“我们有一个一中政策,但那和台湾曾经是什么有冲突,它也和中国曾经是什么有冲突,因为现在有一个中国和一个台湾。我们从来没有厘清一中政策是什么。我们在各个公报里说的是,我们认识到双方都说有一个中国。所以我不认为美国有一个一中政策。他们或许有一个‘一国’政策,但不是一中政策。”

沃尔夫认为,美国当初对台湾总统李登辉访美做出的限制非常“可笑”,因为美台之间本来就需要许多谘商以便增进相互间的理解,中国必须知道,或许美国人民对台湾的认识不多,但他们支持台湾的民主,因此美国对于与台湾往来的许多可笑的限制都应该解除,未来应该可以见到逐渐放宽。

他说,美国行政当局仍然受到与中国外交关系的制约,也尊重美中之间对一些事务的分歧,因为美国的立场并不是要挑衅,而且美国国会对美台关系有很大的决定权,这从美国国会有多少议员团访台就可以看出来,而中国对美台往来的不满和愤怒只会使情况更糟,无助于解决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