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1 2021年4月12日 星期一

47名香港民主派颠覆政权首日马拉松审讯14小时 刘慧卿批法律界丑闻


香港47名民主派人士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案,3月2日第二日提堂,仍然超过100名市民在法庭外排队声援各被告 (美国之音/汤惠芸)

47名香港民主派人士因参与去年民主派35+立法会初选,星期日被警方正式控告“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星期一被带上法庭提堂,是《港区国安法》实施8个月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检控。

由于被告众多,辩方律师需要长时间提出申请保释陈词,首日提堂历时约14小时,期间有被告体力不支在法庭内晕倒,需送院医治。

至星期二凌晨两点半法官才表示,不再坚持继续聆讯,押后至星期二中午继续保释陈词。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批评,控方不理程序公义,一次过控告47人,又反对各被告保释,长时间审讯导至多人不支晕倒,她认为是香港法律界的丑闻。

香港警方国安处1月6日动员超过1千名警力进行大搜捕,拘捕53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们策划及参与去年民主派35+立法会初选,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其中47人星期日(2月28日)被警方正式控告“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 是《港区国安法》实施8个月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检控,被称为香港“2-28事件”。

国安法马拉松提堂首日情况混乱

47名被告年龄介乎23至64岁,包括56岁的香港大学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33岁的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区诺轩、35岁的东区区议员及民主动力前召集人赵家贤、 33岁的前民阵召集人岑子杰、24岁正在监狱服刑的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以及27岁的抗争派区议员岑敖晖等人,涵盖民主派最激进及最温和的政治光谱,各被告星期一(3月1日)早上被带上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

由于被告人数众多,审理该案的法庭旁听席要预留给各被告的家属,不能够容纳记者入内,所有记者只能够在其他法庭收看电视直播,但是直播画面不能够看清楚各被的神情,首日提讯其中一名被告何佳蓝更在法庭内高呼,她开庭前都未能与代表律师见面,亦有辩方律师表示,未能接触当事人,由直播画面可见当时法庭内相当混乱。

案件原定星期一早上11时半开庭,在一片混乱中延迟约1小时,处理案件的国安法指定法官、总裁判官苏惠德一开始就决定,将案件再押后3小时,让辩护律师接触当事人,到星期一下午3时半才正式开庭。

控方提出指控部份在国安法实施前

控方提出的控罪指,各被告在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1月7日期间,在香港一同串谋及与其他人串谋,旨在颠覆中国国家政权。

控方从戴耀廷在国安法实施前撰写的文章、部分被告的社交网站帖文以及联署声明等,指控戴耀廷和区诺轩联同民主动力,以及“三投三不投”发起人组织民主派35+立法会初选,串谋其余42名被告,透过初选在立法会选举夺取大多数议席,从而无差别否决财政预算案、引发特首辞职,推行“揽炒”计划。

控方表示,该串谋计划持续7个月,至国安法实施后仍然继续,要不是立法会选举因新冠病毒疫情而延迟一年,各被告将继续串谋颠覆的计划。

各被告同样被控一项“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暂时毋须答辩,控方表示,有400项数码资料要做验证,并需要调查当中大量的财务往来,可能加控各被告其他控罪,申请将案件押后3个月至5月31日再提讯,并反对各被告保释。

梁家杰指21年2月28日必定记载香港史册

代表4名公民党成员李予信、郭家麒、谭文豪及杨岳桥的资深大律师梁家杰陈词表示,控方要求押后三个月让警方调查,但反对所有被告保释,做法不公义及自相矛盾,亦不能自圆其说。梁家杰表示,警方应该完成调查,认为有足够证据才起诉,怎会先起诉才调查,如果要这么长时间调查,就不应该仓促提出控告。

梁家杰表示,首次“有幸”在国安法指定裁判官席前为被告作保释陈词,他认为2021年2月28日必定会记载在香港史册,见到香港高度公平的选举制度江河日下的第一步,他又认为今次受害的,不只是47位被告,而系香港的司法制度及法治精神。

首日经历14小时聆讯有被告不支晕倒

总裁判官苏惠德让各被告代表律师提出申请保释陈词,至星期一晚上9时半过后,只有5名被告完成申请保释陈词,法官原定通宵处理保释申请,期间多名被告表示未吃晚饭,法官才批准休息吃饭。

至星期二(3月2日)凌晨两点半左右,其中一名被告东区区议员杨雪盈在法庭内体力不支晕倒,需要召救护车送医院治理。总裁判官苏惠德才表示,将案件押后约9小时,至星期二中午11时半后再开庭,各被告交由惩教署送到收押所扣留。

各被告经过约14小时的“马拉松式审讯”后,只能在收押所休息数小时,星期二早上再由囚车押送到西九龙裁判法院继续保释申请,期间其中一名被告64岁的社民连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亦不适送院,缺席聆讯。

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批评控方不理会程序公义,一次过控告47名民主派人士,又反对各被告保释,长时间作保释陈词导致有被告在法庭内不适晕倒,她认为是法律界丑闻 (美国之音/汤惠芸)
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批评控方不理会程序公义,一次过控告47名民主派人士,又反对各被告保释,长时间作保释陈词导致有被告在法庭内不适晕倒,她认为是法律界丑闻 (美国之音/汤惠芸)

刘慧卿批评法律界丑闻

超过100名市民星期二早上在西九法院门外排队等候进入法庭旁听。

连续第二日到法庭旁听的前立法会议员兼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接受传媒访问时批评,控方不理程序公义,一次过控告47人,又反对各被告保释,长时间审讯导至多人不支晕倒,她认为是香港法律界的丑闻,形容是“很过份”。

刘慧卿说:“你47个人啊,你要几多时间(陈词)﹖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晕啊,有些人又不舒服要去医院,这个好像变成一个即是丑闻来的,即是法律界怎么可以出现这样的事情呢﹖我们香港常常就以为我们的司法制度是很公平、公正、公开的,但是你有什么理由挤47人入去(法庭),那些家人、律师都不够地方坐,不要讲公众,而且就要逐个(被告代表律师)要有机会讲完,行完那个程序,然后由(法)官去判的,又不成啊,好像讲了几个(保释陈词),又说不如算了(押后)到5月底再来(提讯),有没有搞错啊,这样就关起来3个月了,香港不是这样做事的,所以我觉得很过份。”

记者问及国安法之下是否没有“无罪假定”﹖刘慧卿回应表示,国安法予人的印象就是这样,大部份的被告都不能获得保释,她又表示,国安法的审讯引起国际关注。

刘慧卿说:“这个国安法常常大家都觉得是这个无罪假定好像没有了,因为大部份人它(法庭)都不会让你是有这个假释(保释)的了,但是你都要行过程序的,你又抓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又不够时间讲(保释陈词),然后就说不如不用说了,先关起来,有没有搞错啊,这个是香港来吗﹖这样很差,我相信很多支持昨日那些(被告)人的人士、市民,他们的家人、国际社会都觉得为什么香港变成这样,不用问就先关起来,要关几个月啊,难怪有些人不舒服晕啊、或者病啊。”

希望法庭保持独立坚持程序公义

刘慧卿表示,希望香港人不要放弃,不要感到灰心,要继续保持尊严去争取民主自由,同时希望法庭能保持独立,坚持程序公义,公平公正公开地进行聆讯,才能让国际社会及香港市民有信心。

刘慧卿说:“程序公义那一关如果都守不到呢,就真的很大件事,你还怎会对后来发生的事有信心呢﹖它(被告)行进来(法庭)第一件事就没有了程序公义,你还怎搞呢﹖我希望我们那些律师,即是代表所有(被告)那些律师在(法庭)里面、又说有个律师(星期一晚)被拘捕了,真的很恐怖,我希望那些人(被告)个个都有自己的律师去帮他,而且有机会讲完要讲的事情,完成整个程序,公公道道。”

市民批马拉松式审讯是精神虐待

在法庭通宵旁听的香港市民林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他本着初心不变的信念,继续支持47名被告,对于各被告要接受长达14小时的马拉松式审讯,导致有人不支晕倒法庭,他认为是精神虐待。

林先生说:“在中共暴政之下什么事都会发生,基本上已经是摆明是一个‘精神虐杀’来的,如果真的还有常理、还有所谓真正法治的话,根本就不会这样安排,明知的,那个苏某(法官)明知的,这样即是‘车轮战式’那样搞的,根本一定是乱的,一定是会出事的,完全现在是‘非人道’、‘非常理’,是一个中共惯用的对付异见者的技俩。”

林先生又表示,港区国安法完全抵触香港原有的法治、人权的常态,他形容香港已经变成“东方柏林”。

林先生说:“它(北京)就是要完全打破以往香港所有的、香港人一般的人权的底线、一般的常态,它(北京)的所谓‘无法外之地’,你看到的,由整个(反送中)运动(警察)踩入私人地方、踩入商场、踩入学校、现在大专(校园),以致所有医疗界也好、法律界也好,基本上它要全面、完全控制,这个很清楚,也是香港面对中共,所谓香港是一个‘东方的柏林’,现在去到这个田地了,直接面对中共的完全强权高压的一个压迫,必由之路,香港人没办法要受此一劫。 ”

瑞典驻香港副总领事雷博恩3月2日到法庭旁听,关注国安法在香港实施的情况,他又形容47名民主派人士首日聆讯很漫长 (美国之音/汤惠芸)
瑞典驻香港副总领事雷博恩3月2日到法庭旁听,关注国安法在香港实施的情况,他又形容47名民主派人士首日聆讯很漫长 (美国之音/汤惠芸)

仍有8名被告未完成保释陈词案件再押后

瑞典驻香港副总领事雷博恩(Joakim Ladeborn)星期二亦有到法庭旁听,他接受传媒访问表示,关注国安法在香港实施情况,所以连续两日都有到法庭了解,他又形容星期一的聆讯很漫长。

47名被告的申请保释陈词星期二开庭聆讯约10小时后仍未完成,至晚上10时总裁判官苏惠德宣布休庭,押后至星期三(3月3日)早上11时再开庭,听取最后8名被告的保释陈词,预料很快会宣布保释申请结果。

休庭前再有两名被告不适需要送医院治疗,其余被告继续交由惩教署押送到看守所还柙。

各被告由星期日下午2时提前到警署报到,至星期二已经3日两夜没有洗澡及换衣服,包括内衣裤都没有更换,有被告托辩护律师向法官申请带换洗衣服到收柙所,但被拒绝,法官表示,只能安排各被告星期二晚提早返回收押所洗澡,各被告连续两日经历共24小时聆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