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1 2021年12月5日 星期日

法国极右翼人士影响总统竞选,但很可能有利于马克龙


资料照:法国政治专栏作家泽穆尔2019年9月28日在法国巴黎发表讲话。(路透社)

具有煽动性的法国电视脱口主持人埃里克·泽穆尔(Eric Zemmour)的追随者喜欢把他与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相提并论,认为他就是重整法国的人。

周五(10月22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让他们感到振奋。该民意调查暗示,63岁的泽穆尔、——这位为二战期间与纳粹德国合作的维希政权辩护的人,可能会击败极右翼的领军人物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从而得以在明年 4 月的选举中与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进行第二轮对决。

这个民调结果出来时,曾两次因传播种族仇恨而在法国被定罪的泽穆尔表现出他特有的多姿多彩的一面。他在诺曼底的一次集会上把英国人描述为“我们千年来最大的敌人”。尽管他说他喜欢人们把他与特朗普进行比较,但他对美国也有批评的言辞,称 1944年盟军登陆也许使法国从纳粹手中解放出来,但这也是“美国人的占领和殖民化”。

后来他告诉记者:“我知道美国人和英国人希望被视为解放者,但正是他们支持纳粹德国反对我们(在两次大战之间),因为他们认为法国在欧洲的影响力太大。”但他补充说,那已经是过去式了。他还赞扬英国离开欧盟。

泽穆尔是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期间逃往法国的阿尔及利亚犹太移民的儿子。他尚未宣布参加明年的总统竞选。尽管如此,他的批评者说,他通过增加这次选举的毒性而已经在对这次选举产生了震撼性的影响。

非常规观点

明年的法国大选看起来可能是2017 年的重演,当时马克龙获得了各个不同政治派别的支持,击败了勒庞。很少有人预料到有争议的泽穆尔会成为一位候选人。他对法国历史的看法引起了广泛的谴责,包括他对维希政权的赞扬。他说,维希政权只把外国出生的犹太人交给了德国人,从而保护了法国的犹太人。

这一说法受到专业历史学家的激烈反驳。他对现代历史的看法也遭到了法国犹太社区一些主要成员的谴责,其中包括犹太协会犹太联合社会基金(Fonds Social Juif Unifié)的主席诺埃米·梅达尔(Noémie Médar)。他说泽穆尔“对历史现实撒谎”。

曾任法国右翼频道C-News主持人的泽穆尔目前在一些民意调查中排名第二并领先于勒庞,他显然在吸引传统的保守派选民和右翼联盟的极右翼支持者方面做得更好。一些法国评论员不由在问,他是否能在决选中击败马克龙,称在法国处于如此反复无常和愤怒的大流行病情绪之际,在投票前夕发生意外的黑天鹅事件,例如恐怖袭击,可能会给他带来使他获胜的支持率激增。

“他的形象,他的战略和公众舆论状况使人联想到特朗普在2016年当选美国总统时的情况,”天主教日报《克罗伊报》(La Croix)记者伯纳德·戈尔斯(Bernard Gorce)说。即便如此,即使他在竞争对手众多的首轮投票中击败勒庞,几乎没有人认为,他有让马克龙无法连任的可能。

伤害或帮助马克龙?

马克龙在民调中始终保持第一,获得大约四分之一的可能选民的支持,而在第二轮投票中,没有一项民调显示他将面临来自泽穆尔或勒庞的严峻挑战。事实上,选票上出现泽穆尔的名字可能会说服更多的左翼选民站出来支持马克龙。

这并不是说马克龙的助手想要强调这一点。大谈特谈泽穆尔,把他说成是一个政治威胁,这符合马克龙阵营的既得利益。虽然没有公开承认这一点,但马克龙的助理们承认,这位特立独行的脱口秀评论家和迄今为止尚未宣布的候选人如果出马竞选,对处于困境中的法国总统来说是因祸得福。他们估计,一位希望在法国禁止外国名字并停止移民的反移民人士会加强马克龙的连任机会,并可能确保他获得否则不可能获得的更大的胜利。 “泽穆尔对我们有帮助,”一名助手告诉美国之音。

上周,“全国集会”的领导人勒庞淡化了泽穆尔的挑战,对民意调查的准确性表示怀疑。 “我们非常清楚,我们实际上无法衡量法国人的意见,”她在接受BFMTV采访时说。她补充说,她不怕任何人。

但随着对泽穆尔的支持的增加,她的支持正在减弱。 “我们正在目睹勒庞选民的核心的崩盘,”民意调查机构哈里斯互动(Harris Interactive)的让-丹尼尔·莱维(Jean-Daniel Lévy)告诉《法国观点》( Le Point) 杂志。

泽穆尔把重点放在移民和伊斯兰教的问题上。9月,他在CNews上宣布:“有移民背景的年轻人……都是小偷,他们都是杀人犯,他们都是强奸犯。”

他还针对所谓的精英以及布鲁塞尔、华盛顿和伦敦进行攻击,称法国应该摆脱他们的影响。他援引充满传奇色彩的已故法国总统查尔斯·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的话说,法国应该像戴高乐在1966年所做的那样退出北约的综合军事指挥结构。 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在十多年前担任总统期间把法国重新至于北约的指挥架构之下。他的其他主题包括同性恋权利和西方的“女性化”。

上个月,他在匈牙利的一次民粹主义集会上说:“我们被夹在旺盛的伊斯兰人口和这种以所谓男女平等、以同性恋自由之名的解构主义话语之间。”他还在布达佩斯警告说,在他们的国家白人正在被取代,并敦促他们多生孩子。

泽穆尔与特朗普撰写的书的书名。
泽穆尔与特朗普撰写的书的书名。

这位评论家兼十几本主要是关于法国的衰落以及如何让法国再次伟大的畅销书作者总是拿勒庞没有什么机会击败马克龙来说事,称反马克龙的选民应该给他一个机会。“她赢不了。她做出了错误的战略和战术选择,”他最近说。

他的支持率是否会继续增加是让民调专家和评论人士产生分歧的一个话题。一些人认为,如果他正式宣布参选,他将不得不在某个阶段提出有关经济、疫情控制、税收和政府支出的详细政策,而这些很容易会破坏他目前的选民联盟。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