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2 2021年12月7日 星期二

德国情报负责人敦促法院同意监控极右翼的另类选择党


德国柏林联邦议员院落内德国另类选择党议员团的标识。(2021年3月3日)

德国负责国内情报的机构说,有足够证据认定德国主要反对党---民粹主义极右翼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AfD)“反宪法” 而且是一个敌视民主的组织。

在距离全国大选只有半年时间的情况下,联邦宪法保卫局(BfV)希望一家法院同意,它可以监视整个德国另类选择党。上周五,一家法院命令宪保局推迟监控,直到法院对该党对监控提出的异议做出裁决。

如果法院认为,认定德国另类选择党是对民主的威胁是合理的,那么这家国内情报机构将能够加强对该党及其成员的监控,允许宪保局监听该党的通讯并招募线人。

德国另类选择党官员表示,此举是反民主的,是一种“可耻的”企图,试图在多场联邦和地区选举之前影响公众对该党的看法,并将削弱该党与竞争对手进行平等竞争的能力。

但是来自其他党派的政界人士说,监控是有必要的。

基督教社会联盟 (CSU)的内政事务发言人沃尔克•乌尔里希(Volker Ullrich)说:“一个可捍卫的民主的概念意味着对自由民主基本秩序的反对者进行指认和打击。” 基督教社会联盟是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在巴伐利亚州的姐妹党。

绿党议员康斯坦丁·冯诺茨(Konstantin von Notz)告诉德国之声说:“从我们的历史中我们知道,即使在一个民主国家,法治的敌人也可以当选”,“然后消灭民主和法治”。

如果联邦宪法保护局获得法院的批准,这将是一个历史性的举动。德国另类选择党不会是第一个受到正式监督的德国政党。第一个受到正式监督的是“左翼党”(Die Linke)。它从2007年到2014年因涉嫌极端主义而受到监控,但这将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德国的主要议会在野党被首次正式认定为极端政党。

德国情报官员表示,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把另类选择党作为监控的目标。他们争辩说,自2013年作为一个怀疑欧元和反移民的政党成立以来,该党已进一步滑向极右翼。

宪保局的担忧主要集中在德另类选择党内部的派系“羽翼”(Flügel)不断上升的影响力上。该派系虽然在去年正式解散,但它以前的信徒、政府官员和分析人士说,其前追随者仍在继续运作,其接触的范围和影响力正在扩大。

宪保局在长达一年的调查后做出了将德国另类选择党作为监控目标的决定,这个调查产生了长达1000页的报告。这个研究是由宪保局的特工、律师和研究极端主义的学术专家进行的,他们调查了302名德国另类选择党的领导人和官员的演讲、广播和社交媒体帖子。

据获得了这份报告的《明镜周刊》(Der Spiegel)报道,该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德国另类选择党对民主的认同有问题,而且蔑视人权。该报告的作者表示,它煽动对穆斯林和移民的仇恨正在毒害德国的政治气候,而且有引发暴力的风险。报告称,该党相当一部分人“寻求唤醒或加强对德国政府和所有其他政党及其代表的根本排斥。”

报告的作者还担心,“对民主秩序和党的政治对手的永久诽谤和蔑视”有可能引发今年1月在华盛顿发生的那种政治暴力,当时来自“匿名者Q”(QAnon)阴谋论运动等边缘团体的特朗普支持者冲进国会大厦,企图干扰国会确认拜登当选总统。

报告的作者还强调了德国联邦议院在去年8月是如何成为攻击目标的,当时数百名抗议者爬过议会大厦周围的围栏,奔向入口处,一些人挥舞着“帝国战旗”---德意志帝国的黑、白、红旗,这些颜色后来被纳粹采用。警察把暴民挡了回去。

自从新冠病毒大流行以来,德国另类选择党在民调中的支持率急剧下降。该党上个月的民意调查只有9%的支持率。但官员们表示,新冠病毒给他们带来了重整旗鼓的机会,他们把防疫措施形容为对自由的非法限制,把暴力右翼极端分子团结在一起,并利用反政府阴谋论的叙事方式来动员支持者。

上个月,一名德国情报官员对美国之音表示:“我们加倍努力对观察名单上的团体和个人进行审视,并添加名单内容,尤其在美国国会遭受攻击之后。”几个月来,联邦宪法保护局一直在监控德国另类选择党的地区分支机构。

研究人员认为,在欧洲拥护“匿名者Q”阴谋运动的人中,德国人占很大比例。他们认为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一直在对政府、商界和媒体中崇拜撒旦和有恋童癖的精英分子发动秘密战争。人们看到,1月6日在华盛顿亮出的Q旗在德国的抗议活动中也被打了出来。

德国情报官员也对德国另类选择党与其他他们认为是极端主义的组织之间的联系表示震惊,这些组织包括反难民的“1%”(Ein Prozent)。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