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1 2024年5月25日 星期六

日本主持G7视讯峰会 专家:“今日乌克兰,明天东亚”是剑指中国


七国集团国家,以及欧盟的旗帜。
七国集团国家,以及欧盟的旗帜。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届满一周年之际,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邀请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参加七国集团(G7)视讯峰会。专家认为,岸田展现支持乌克兰的态度,以说服G7国家共同遏止中国在东亚可能的侵略行动,也藉此提醒中国,日本的安保理念与核心价值不会有所退让。


支持乌克兰,说服G7对东亚比照办理

今年的G7国家领导人实体峰会将于5月在广岛举行,日本是2023年七国集团(G7)轮值主席国以及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

2022年10月11日,七大工业国组织(G7)领导人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举行视频会议,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左上角)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右下角)同框出现视频银幕上。
2022年10月11日,七大工业国组织(G7)领导人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举行视频会议,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左上角)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右下角)同框出现视频银幕上。

岸田文雄在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届满一周年的2月24日主持G7视讯峰会,并邀请泽连斯基与会。G7这次举行峰会的目的就是在确认对乌克兰的支持和对俄罗斯持续的制裁方面展现G7的团结和一致。

岸田2月20日在日本智库“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JIIA)举办的第4届“东京全球对话”论坛致词时表示,日本正面临严峻的安全保障环境,看到以武力试图片面改变现状的现实,对于“今日乌克兰,明日东亚”怀有强烈的危机感。一般认为,岸田除了批评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之外,提到东亚就是在剑指中国。岸田当日宣布,日本将向乌克兰提供一笔55亿美元的新援助。

在2月20日的论坛上,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也强调,新兴国家试图以武力、经济力片面改变现状,使得国际秩序受到挑战,被视为是在影射中国对世界的经济安全保障造成的问题。

前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日本战略研究论坛高级研究员格兰特·纽瑟姆 (Grant Newsham)
前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日本战略研究论坛高级研究员格兰特·纽瑟姆 (Grant Newsham)

前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日本战略研究论坛高级研究员格兰特·纽瑟姆(Grant Newsham)以电子邮件告诉美国之音,日本在俄乌战争的议题上是将中国因素放在第一考虑,因为日本比美国更害怕中国会逐渐主导整个亚洲,进而主导日本。他指出,在过去的五年里,日本终于清醒过来,十分重视中共对日本造成巨大的威胁,特别是俄罗斯对于乌克兰的侵略,让日本意识到战争很可能就在眼前。

纽瑟姆认为,虽然从去年11月开始日中逐渐展开高层级的对话,但都是“作秀”性质,只是避免紧张情势升高,因为中共并未改变侵略性的本质,而日本也深知这一点,其实两国心里都知道随时有可能开战。由于日本和中国都不会让步,岸田为了不让中国逐渐站上主导的地位,必须不断地在国际舞台上展现日本对于俄罗斯侵略行为的坚决反对立场,并持续支持乌克兰,让G7国家在未来可能发生的日中冲突中也支持日本。

日中关系专家、台湾绿洲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谢文生认为,自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岸田对此所采取的应对基调就是“今日乌克兰,明天东亚”。

台湾绿洲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谢文生(照片提供: 谢文生)
台湾绿洲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谢文生(照片提供: 谢文生)

他对美国之音说:“这一年来日本所有的包括外交、包括国防的作为,都是在针对中国企图以武力片面在东亚改变现状的预防措施。去年日本很快地加入G7对俄罗斯的制裁,也是因为考虑到未来如果这种侵略行为发生在亚洲,日本要有立场要求G7国家比照办理。只是对岸田来说,现在最烦恼的是日本身为今年G7的东道主,可是他却是目前唯一尚未现身在基辅的领导人,这让他在G7今年的主要议题,也就是乌俄战争上的发言与主张上,会变得没有太大的说服力。”

谢文生指出,日本很快地就加入对俄罗斯制裁的行列,林芳正也对此表示“考虑到将来若发生在亚洲,我们今日若没能配合,将来也没立场要让G7国家比照办理,”就是直接指出让日本最担心的是中国的威胁。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政策分析员詹祥威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岸田在这个时期不断重申所谓的国际法、国际秩序,也多次表明支持乌克兰,其实也是在提醒中国,虽然过去一两个月日中双边努力营造适合会谈的友好氛围,但在相关安全议题上,日本仍然没有松懈。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政策分析员詹祥威(照片提供: 詹祥威)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政策分析员詹祥威(照片提供: 詹祥威)

詹祥威说:“对日本而言,它积极展现支持出乌克兰的态势,一方面是确保日本的整体的国际地位、确保后续日本在G7会议当中的底气,同时也呼应日本作为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逃避不了的责任;当然二方面也是在提醒中国,虽然在经济层面上日中双边都有进一步的期待与沟通以及合作,但在安全以及核心价值的层面上,日本是很难、或者是它根本是不会退让。”

俄乌战争促使日本安保快速走向“自立自主”

岸田文雄2月20日表示,目前日本周边的安全保障环境是在东中国海、南中国海遭遇有国家试图以武力片面改变现状、朝鲜的核武及飞弹活动更加频繁等问题,是战后最严峻且最复杂的状况。因此去年年底日本制订新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等,决定大幅改变安保政策。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政策分析员詹祥威认为,日本的新版安保战略文件明载中国的动向对于国际秩序是“空前的最大战略挑战”,并不是如许多人所猜测的日本受到美国的压力所为,而是日本内部对于中国的威胁行径感到巨大压力后的决定。

他说:“安倍晋三长期塑造的以价值为核心、为基础的国际秩序逐渐开始发酵,对于不遵守国际法、国际秩序的行径,尤其身处第一线遭受较大安全冲击的国家,逐渐会选择比较强硬的响应作为,因此日本直接点名中国是空前的战略挑战者。日本不断透过战略沟通与对内、对外强化‘中国威胁’的感受,在国际上得到相当充分的回馈,相对也确保了域外国家逐渐重视印太地区的安全议题,整体而言,长期对日本是相对有利的。”

日中关系专家谢文生表示,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看到乌克兰挺过全世界都认为会迅速败战的预测后,就对日本国民提出建言,指出俄乌战争给全世界面临武力威胁的国家最大的启示,就是“唯有展现出愿意保卫自己的国家,才能获得盟友的支持”,使安保战略的改变得以顺利进行。

谢文生说:“日本战后最大的防卫战略的改变,整体上在国内来讲几乎没有受到很大的挑战。由于俄乌战争的影响,日本国安战略毅然地朝向‘自主自立’大转向,不仅获得美国的大力肯定,也让美日同盟对印太地区的稳定有了更大的实力,可以让中国必须进行谨慎评估。”

日本战略研究论坛高级研究员纽瑟姆认为,日本在安保战略的改变让日本在国际间赢得相当高程度的尊重。他指出,过去数十年来日本就像提款机一般,在全球事务上不断地以金援支持,但在武力上只能以最低限提供防卫性协助,再加上日本的国安只能靠美国,过去日本在国际间并未受到太多重视,尤其是中国与俄罗斯根本不把日本放在眼里,但这些都因为日本自己的决定改变了。

纽瑟姆表示,日本新的安保战略让全世界知道,拥有、并能依法动用强而有力的军队有多么重要,这不只让中俄必须正视日本的态度、也让印太地区的国家期待日本能协助他们抵抗中国的威胁。

纽瑟姆认为,美国与G7等西方国家现在更愿意维护日本与印太地区的安全,这也将逼迫中国必须至少在外交手法上做一点改变。

中国骑虎难下只能与日本妥协

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2月18日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时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王毅会面。林芳正在会谈时重申,希望中国在已确立的国际规则之下,对国际社会做出正面贡献,同时针对乌克兰局势,也强烈要求中国以负责任的大国态度做出因应。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政策分析员詹祥威表示,在俄乌战争的问题上,中国一开始展现中俄合作的态度,指责西方才是发动战争的元凶,但是当西方国家纷纷展开对俄制裁,战略响应又愈来愈强烈之后,中国就担心若被划入与俄罗斯的“邪恶阵营”,因为这对中国的国际地位以及形塑国际道德制高点是相当不利的,更会让中国的疫后经济复苏受到很大的冲击。

詹祥威说:“我认为现阶段中国有一点骑虎难下,这也是共产威权国家必然遇到的问题。现在中国一方面要确保中俄关系的稳固、二方面要在乌俄议题上取得新的道德制高点来吸引更多中南美洲或非洲等开发中国家的支持,三方面必须回头巩固中日关系,作为对美关系的替代控管路线。所以在G7峰会前,中国对于西方民主国家的强硬态度不至于有太大调整,但对于日本的操作就会稍微趋向缓和而细腻。”

前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纽瑟姆表示,中国也在观察G7各国的反应,如果G7 国家在支持乌克兰方面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团结,并对俄罗斯和中国采取强硬的态,北京就会展现更通融的外交态度;如果中国发现 G7 国家的弱点,像是成员国有迟疑不决的现象,或是国内产生混乱,中国就会维持对西方国家的强硬态度,因为中国自己认为已经处于一场与西方世界的长期抗战中,只是在战术上有所调整。

台湾绿洲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谢文生表示,中国受到美国的科技制裁及新冠肺炎之下几乎锁国的政策影响,再加上习近平采取“国进民退”的措施,让中国在经济的成长上陷入了极大的困境,也迫使战狼外交必须先暂时收下,因此对于日本去年安保三文书的修订内容,中国也只能象征性的表达意见。

谢文生说:“现在中国对日本的二战历史问题的情绪勒索已经几乎起不了任何作用了。反而是日本整天到处跟大家说‘今日乌克兰,明日东亚’,然后不时地提到尖阁群岛(中国称钓鱼岛)、台湾、东海(东中国海)、南海(南中国海)、香港、维吾尔,让中国一再跳脚,可是又必须跟日本妥协。”

谢文生指出,日本近期面对中国所采取的基本态度就是“该主张的就要表达出来”,中国为了离间美日同盟好在印太地区找到突破口,也只能骂在心里。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