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6 2021年4月16日 星期五

暴力活动殃及洛杉矶柬埔寨社区


VOA英语视频: 暴力活动殃及洛杉矶柬埔寨社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10 0:00

VOA英语视频: 暴力活动殃及洛杉矶柬埔寨社区

美国全国各地因为明尼苏达州的乔治·弗洛伊德的死亡事件而举行的示威活动,也随之出现了一些抢劫和故意破坏的行为,在洛杉矶附近的一个移民社区,当地居民目睹自己的生计在一夜之间遭到摧毁之后,感到既愤怒又恐惧,这个最新体验勾起了过去的痛苦回忆。

当新闻摄像机从空中拍摄到趁火打劫者的画面,种族灭绝的幸存者、现在是小企业主的伦波·奇姆正站在事发现场的中心。长滩市柬埔寨城店主伦波·奇姆说:“太可怕了,这就像电影剧本里的情景一样。我是说,他们从四面八方逼近。我不得不用枪指着他们,我一定要告诉他,我说,你得离开。”

奇姆最终离开了他的饭馆,当他返回时,他发现自己的生意遭到破坏,他姑嫂的珠宝店被烧毁了。

奇姆说:“我们从红色高棉幸存下来,死里逃生来到这里,当我们刚来美国,我还是小孩子,成长过程中曾遭人殴打。”他说:“而现在发生的有如历史重演。人们可以说‘黑人的命也要紧,’但整体而言,亚裔的生命和一般人的生命要不要紧呢?”

长滩市的许多居民和小企业主逃脱了1970年代柬埔寨发生的红色高棉灭绝种族的恐怖事件,奇姆说,作为移民,他们在美国也面临种族主义。他说,这些被趁火打劫的建筑物是另一种不公正。

随着全国各地对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的抗议活动继续下去,许多柬埔寨裔美国人也希望把他们多年来的经验表达出来。

社区活动家查尔斯·宋说:“这不仅影响非洲裔美国人社区民众的生活,也影响所有的少数族裔,所有的少数族裔。实际上,我们遭遇过的,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并没有报案。”

查尔斯·宋看到历史在重演,他在1990年代曾拥有一家小企业。还熬过了洛杉矶暴动的暴力事件。他说:“我记得我和我朋友在屋顶上,我拿AK47步枪,而他有一把霰弹枪。答案很明显,那些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人,他们今天仍然拥有自己的商店。”

但这一次,他担心有些企业可能无法恢复。他说:“事到如今,无法改变,但我担心后果。” 柬埔寨城居民劳拉·宋姆说:“这对我来说很痛苦。” 她说:“我必须体验种族灭绝期间的所有回忆以及我小时候害怕的程度。”

劳拉·宋姆住在柬埔寨城。她在这里辨识出创伤的症状。她说:“我知道趁火打劫的人在痛苦,我知道我的社区成员在痛苦,我知道非洲裔美国人在痛苦,而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我们团结起来。” 她说:“而且我要肯定我们不会责怪趁火打劫的人。社会体系是整个问题背后的原因。”

对于那些为了社会变革而诉诸暴力的人,劳拉有一个信息。她说:“你必须采用非暴力方式示威,你必须坦率公开地说,” 伦波·奇姆说:“…而且,你不要伤害别人,包括我的同胞。”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