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2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德国医院:俄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被人投毒


资料照片:警察守卫在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接受治疗的柏林医院外。(2020年8月22日)

治疗病情严重的俄罗斯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德国医院8月24日说,该医院的检测显示他被“投毒”。纳瓦尔尼在这之前两天被飞机转移到德国接受治疗。

这家医院说,纳瓦尔尼“在加护病房,仍处在人工昏迷状态”。医院还说,他的病情“严重,但目前并无紧急生命危险“。

纳瓦尔尼是坚定的反腐运动倡导者,也是总统普京的批评者。8月20日,他在搭乘班机从西伯利亚城市托木斯克飞往莫斯科的途中病倒。

飞机在鄂木斯克紧急着陆,当地医生使用人工麻醉手段让他进入昏迷状态。

治疗纳瓦尔尼的德国夏里特医学院的医院发表声明说:“临床结果显示,这是一种来自一组被称为胆碱酯酶抑制剂的活性物质造成的中毒。”

胆碱酯酶抑制剂是一组范围广泛的化学物质,可在几种药物中发现,但也存在于一些杀虫剂和神经毒剂。

纳瓦尔尼的同事和支持者们说,他可能是在托木斯克机场买了杯茶喝时中毒的。

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发言人赛贝特8月24日在柏林对记者们说,由于纳瓦尔尼疑似被人下毒,因此在继续“广泛”调查之际,对他“有必要予以保护”。

赛伯特在柏林对记者们说:“我们治疗的患者很有可能是被投毒的。”

他说:“怀疑是……某人给纳瓦尔尼先生投毒,某人让纳瓦尔尼先生严重中毒,不幸的是,俄罗斯近年来有一些例子。所以全世界对这种怀疑非常重视。“

赛伯特说:“由于存在投毒袭击的一定可能性,有必要予以保护。“

最初治疗纳瓦尔尼的鄂木斯克的地区卫生部8月22日说,在纳瓦尔尼的尿样中发现了咖啡因和酒精,但“没有发现惊厥类或人工合成毒物”。

资料照片: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
资料照片: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

德国政府东欧事务协调员韦尔斯对公共电视台德国电视二台(ZDF)说,这位俄罗斯反对派领袖在柏林夏里特医院接受治疗,病情仍处在危急但稳定的状态。

韦尔斯说,纳瓦尔尼的病房外有德国警察守卫,以防万一。

8月24日的社交媒体帖子也显示,当局在医院周围增强了警力。

韦尔斯说:“究竟是什么情形导致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病情危急目前还不明朗。“

鄂木斯克的医院的医生最初曾拒绝把纳瓦尔尼转往德国治疗。他们说,他的情况不适合转移。

8月22日,在纳瓦尔尼的家人和支持者抗争了一整天后,俄罗斯当局批准让他去西方国家,一家德国非政府组织包租了一架飞机,将他送至柏林。

默克尔表示德国愿意收治纳瓦尔尼。她说,纳瓦尔尼的病情“真的让我难过“。

8月24日早些时候,鄂木斯克医院的首席医师穆拉霍夫斯基否认医疗人员受到医院外部当局压力。

穆拉霍夫斯基8月24日在鄂木斯克举行的一次记者会上说:“我们治疗了患者,我们拯救了他。对患者的治疗没有受到干涉,也不可能有任何干涉。”

穆拉霍夫斯基说:“患者有私人医生,所有决定都是以同事合作的方式作出的,每次会诊都有来自不同部门的医生参与,最多达10人。”

资料照片:最初治疗纳瓦尔尼的鄂木斯克的医院的首席医师穆拉霍夫斯基对媒体讲话。(2020年8月21日)
资料照片:最初治疗纳瓦尔尼的鄂木斯克的医院的首席医师穆拉霍夫斯基对媒体讲话。(2020年8月21日)

当被问到为什么这家鄂木斯克的医院有执法警员时,穆拉霍夫斯基说,他不能说这些人是谁,不能“说他们在做什么事情”。

纳瓦尔尼的盟友指责医生阻止把他转移到德国接受治疗。但是鄂木斯克医院的副院长卡利尼琴科8月24日说,俄罗斯医生救了他的命。

他说:“我们拯救了一条生命,把他稳定下来,进行了一系列诊断调查,在我们看来,得出了正确的诊断,让我们把他稳定下来,而且按照亲属的愿望,让患者达到一定状态,让我们决定可以相对安全地将其转移。”

卡利尼琴科说:“在每一项诊断方面我都没有跟任何人协调。没有压力。”

帮助安排用飞机把纳尔瓦尼从俄罗斯转移出来的是和平电影基金会。《图片报》援引基金会创始人比佐尔吉的话说,他认为这位俄罗斯反对派将大难不死,但健康会受到影响。

和平电影基金会创始人比佐尔吉在治理纳瓦尔尼的柏林的医院外对媒体讲话。(2020年8月22日)
和平电影基金会创始人比佐尔吉在治理纳瓦尔尼的柏林的医院外对媒体讲话。(2020年8月22日)

比佐尔吉在8月23日的视频采访中对这家德国八卦报纸说:“在我看来,关键的问题是他是否能毫发无损地挺过来,继续发挥他的作用。如果他毫发无损地挺了过来,这是我们大家都希望的,他肯定至少会在一两个月内脱离政治舞台。”

纳瓦尔尼的发言人亚尔米施早些时候曾说,她认为他是在登机前往莫斯科之前在托木斯克机场买茶喝时中毒的。

根据俄罗斯报纸《莫斯科共青团》的一则报道,在纳瓦尔尼最近的西伯利亚之行期间,俄罗斯联邦安全人员在监视他。

该报援引俄罗斯安全机构的消息人士的话报道说,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人员监视着纳瓦尔尼的行踪。监视手段包括便衣人员跟踪和闭路电视监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