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5 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

中国作家及律师女友敏感日被逼离广州


网络图片 独立作家黎学文和女友律师黄思敏

在六四28周年及香港七一回归20周年等敏感事件前夕,广州当局加强对维权等“敏感人士”的维稳。近年在广州居住的独立作家黎学文和原籍湖北的维权律师女友,星期一在国保逼迫下暂时离开广州。此前,他们曾被要求离开广州至少半年,或者搬离广州。

一年多来一直在广州生活和写作的自由作家黎学文和经常代理敏感案件的维权律师黄思敏,5月29日上午在当局压力下,被迫暂时离开广州,到武汉躲避一段时间。

因参加2014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次私人六四研讨会而遭漓江出版社解雇的资深编辑黎学文,星期天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他们的出租屋防盗门又被堵锁眼,进不了门,尽用下三滥的手段赶他们走,而他们实际上已买好第二天离开广州的车票。

人在返回武汉火车上的黎学文星期一中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估计是警方授权下小区的人干的这种龌龊的事情。

他说:“之前,广州市、海珠区管我的,还有派出所的3家5个人就到我家去了。我们当时说过是25号左右,不过没有说死。昨天到了28号了吗,可能就看我们,因为我们门口有摄像头嘛,看我们还没有走,就逼迫吧。我质问他们,说我们已经买好了票,明天早上离开广州,为什么这样,他意思说不是他下的指令。”

一年多前来广州到一家出版社任职,但工作被国保干预搅黄的黎学文,今年5月17日写下一篇“喝茶记─广州,说声爱你不容易”的杂文,详细记录了多位警察第二次集体到他家,要求他和女友黄思敏在六四、七一,以及年底举办财富论坛等敏感日必须离开广州,最好是搬到其他地方去住的详情。而他们暂时只同意敏感日离开广州。黎学文对来广州才一年多,前后遭遇被失业、被禁写文章、被逼迁、被赶出广州感到很愤怒。

黎学文表示,他基本上配合和顺从当局的意思,不再写一些批评政府的敏感文章,但仍然遭受打压被逼搬,意图就是赶绝他们。

他说:“这个现在是非常普遍的事情,这个事。公民实际上如果你被作为维稳对象的话,就没有在这个土地上居住的权利了,堵锁眼就算是轻的了。一旦成为他们的维稳对象后,实际上是丧失了所有的权利。”

黎学文表示,他大约6月20日左右返回广州,因为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然后七一时候再暂时离开广州。黎学文曾发文表示,由于女友黄思敏经常接一些敏感案件,早已被当局惦记和关注上了,因此,两人都成为警察所说的政府的“对立面”。

黎学文:“我们俩肯定都是的了。他(国保)已经去年的时候喝茶时就说,我不能让黄律师执业转到这儿来。她本来是武汉律师嘛,一直想转到广州来执业,但是他们一直在阻挠。司法厅、司法局放话出来说,坚决不让黄律师转到这儿来。很荒唐的,他们用各种手段,不让你到一个城市就业、居住、生子。”

记者:“他们的目的就是让你们彻底离开广州,是吧?”

黎学文:“对,就是这样。第一,不让你有稳定的职业,稳定的收入来源嘛。第二,就是不让你又安静的居住环境。房东也在逼我们走呀。房东本来是跟我们关系还不错的,也是因为他们打招呼,一直拖着房东没有表态,现在房东也表态了,说让我们近期也要搬家。”

现年40岁的黎学文作为出版策划人曾策划知名社会学者于建嵘的《底层立场》、《安源实录》,以及旅居美国的专栏作家南桥的《呀美利坚》等书籍。黎学文自离开体制后,撰写大量的散文和杂文,针砭时弊,并关注和声援民主和维权人士。黎学文在北京居住期间也曾遭警方逼搬。

今年30多岁的黄思敏是中国国内少数女性维权律师之一,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武汉大学研究生毕业,从事律师行业6、7年,几年前一直在武汉执业。黄思敏代理一些在当局看来是非常敏感的案件,目前是2016年6月被云南大理当局抓捕的“非新闻”创办人卢昱宇的女友李婷玉的辩护律师。

卢昱宇和李婷玉近些年一直以独立身份,收集整理记录发生在中国各地的各个阶层的抗议事件信息,并放到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上。卢昱宇和李婷玉2016年7月被以“寻衅滋事罪”遭当局逮捕。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