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2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郭文贵已经向美国政府寻求政治庇护。星期三,华盛顿的移民律师托马斯.拉格兰德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富豪郭文贵于2017年9月6日上午向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的美国移民局递交了政治庇护申请。


拉格兰德律师说,郭文贵提出申请的主要理由是政治性的,即他有回国遭政治迫害的恐惧,“郭先生的申请基于他的政治言论,特别是他对中国腐败的揭露,他的举报,他在媒体上发表的声明、视频、推特上的贴子,对中国腐败的揭露。 ”

出于安全和安定考虑

拉格兰德律师说,郭文贵此时提出申请,主要是出于对自身安全和生活安定的考虑。“他雇佣保安保护他,他很担心中国政府采取行动伤害他,或将他送回国,对他进行惩罚,因为他揭露和举报腐败。因此,他觉得有必要寻求美国政府的保护,以免受伤害。”

纽约的移民律师李进进说,郭文贵回国有遭迫害的恐惧很容易建立起来。但是他还面临几个庇护案在法律理论上的障碍。

可能面临的法律障碍

李进进说,第一是“妥当安置”(firm settlement),即,是否有第三国可以让他找到妥当安置?比如,郭文贵在英国居住,有自己的房子;

第二,非政治性刑事定罪。中国政府已经在寻求对他定罪,并威胁要将他再度列入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告;

第三,美国政府不会授予任何因政治观点或宗教信仰理由参与迫害他人的人以庇护。李进进说,郭文贵曾为中国国安部工作过。

对此,拉格兰德律师表示,他不清楚郭文贵有哪些其他国家的公民或永久居民身份。郭文贵曾说,他拥有11个国家的护照。

美国是唯一安全的国家

不过,拉格兰德律师说,虽然“妥当安置”问题会在郭文贵申请庇护过程中提出,“但是我们相信,郭文贵的案子里并不存在‘妥当安置’问题。对他而言,美国是唯一安全的国家。”

拉格兰德律师指出,中国政府对郭文贵的任何指控,包括红通,都不能成为美国拒绝授予他庇护的理由。他说:“因为我们要解释并揭示,中国政府的所有这些行动,包括红通、各种指控和任何可能出现的定罪,都是有政治动机的。唯有有证据的刑事犯罪才会限制获得庇护,而如果是有政治动机的,就不能成为拒绝庇护的理由。”

拉格兰德律师说,在郭文贵提出庇护申请的同时,这一程序也自动地申请了另外两项保护性措施:停止递解出境和反酷刑保护,“所以我们的部分主张将显示,如果他回到中国会有遭受酷刑的恐惧。”

李进进律师表示,这些保护措施的区别在于,获庇护保护未来可申请绿卡和公民身份;免递解出境只是临时措施,反酷刑保护则不能申请这些身份。

有报道称,川普总统有可能把郭文贵当作与中国讨价还价的筹码以换取美国所需要的东西,比如对朝鲜施加更大压力。但拉格兰德律师说,这不可能。

总统也不能绕开对申请人的保护

拉格兰德律师说:“因为庇护是根据美国法律同时也是根据国际法。事实上根据这些法律,美国不能将某人送回一个他们会面临迫害的国家。另外,根据联合国《反酷刑国际公约》,我们也不能将某人送回他将可能面临酷刑的国家。因此,任何申请人一旦进入申请庇护的程序,他们就获得了这种保护。即便是美国总统,或是政府官员,也不能绕开,这些保护在申请人提出申请之时就自动生效了。”

另外,郭文贵在美国还面临多项民事诉讼案,但拉格兰德律师说,他并不担心这些案子,“这些都是民事案,即便是经济纠纷也不会影响庇护申请。”

初始申请加三层上诉机制

被问到如果郭文贵申请被拒,法律上还有什么别的补救措施时,拉格兰德律师说,初始申请后还有三个层次的上诉机制。他说:“首先是移民局的庇护官做第一个决定,如果庇护官决定申请人不够资格,就会把案件送到移民法庭,然后申请人就要去见司法部的移民法官,在法庭程序中再次递交申请,法官将做出授予还是拒绝庇护的决定。”

他补充说:“如果移民法官拒绝了庇护申请,申请人可以向移民上诉委员会提出上诉,如果再被拒绝,申请人还可以在联邦最高法院提出审核上诉。”

拉格兰德律师说,根据现在移民局大量案件积压的情况,平均大约需要两到三年时间才能等来第一个决定。他说,也可申请加快处理,“可以是一个月或一年,完全看庇护办公室,看他们案件积压的程度。”

拉格兰德律师说,郭文贵现在的美国身份是“访问者(visitor)签证,叫B-1、B-2 签证。他是以此签证入境的,他保持着这一身份。另外提出申请庇护六个月后,如果他愿意可以申请工作许可。”

拉格兰德律师说,郭文贵选择今天申请庇护跟他签证期限没有关系 ,“决定今天申请庇护不是基于签证期限,而是基于他对安全的考虑。”

当问到郭文贵是否是中国公民时,拉格兰德律师没有正面回答,只说“他来自中国。”

图片集:郭文贵vs北京警方、黄艳、女星、潘石屹胡舒立、北大前高官(32图)

图片集:海航集团:新闻,历史,郭文贵指控之争(34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