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4 2021年2月25日 星期四

不同于低调的彭斯 哈里斯将涉入拜登政府所有议题,包括中国


美国两大政党副总统候选人2020年10月7日晚首次直面辩论(路透社转发媒体联访照片)

即将宣誓就任副总统的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与现任副总统彭斯相对低调的风格不同,专家预计哈里斯将在拜登政府内担任重要角色。哈里斯的发言人本周也指出,哈里斯将参与所有拜登政府议题的讨论,在各方面给拜登提供支持。

美联社星期一(1月18日)报道,哈里斯的首席发言人西蒙尼·桑德斯(Synmone Sanders)说,哈里斯将在广泛译题上助拜登一臂之力。

“拜登可能会重点让她领导某些议题,但是除此之外,她将参与所有议题的讨论,在各个方面给拜登总统提供支持,”桑德斯说。

美联社报道称,哈里斯的当选具有历史性意义。她将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性副总统,也是第一位有黑人血统和印度血统的副总统,但这只是她突破角色界限的开端。

美国新冠疫情影响不断蔓延,新任政府面临诸多挑战。与此同时,一个由50位民主党人和50位共和党人组成的参议院将需要副总统手中至关重要的一票。

哈里斯的过渡团队说,在拜登上任后的四个首要议题---经济复苏、新冠疫情、环境问题和种族议题上---都将有哈里斯的参与。

在11月赢得大选之后,哈里斯就参与了拜登过渡团队从内阁人选、新冠紓困法案到安全议题的所有重要会议。据媒体报道说,哈里斯与拜登两人每天都通电话,她一周多次前往特拉华参与过渡团队的会议。

拜登与哈里斯此前并没有共事。然而哈里斯与拜登已经去世的儿子博·拜登(Beau Biden)曾有紧密的工作关系。在她担任加州检察总长期间,博是特拉华州的检察总长,两人曾一同打击银行业垄断问题。

圣路易斯大学美国宪法教授杰尔·戈斯坦(Joel Goldstein)说,总统和副总统的私人关系将决定他们能不能成为好的工作伙伴。戈斯坦研究美国副总统多年,著有《白宫副总统》(The White House Vice Presidency)一书。

“副总统与总统的关系至关重要。建立相互理解和信任是副总统成功的关键因素,”他对美联社说。

哈里斯的新闻秘书萨布丽娜·辛格(Sabrina Singh)对媒体表示,当选副总统希望建立当年拜登任副总统时与前总统奥巴马的良好关系。

“哈里斯对于副总统一职的理解与当年拜登担任奥巴马政府副总统的模式很类似,”辛格对《今日美国报》说,并表示哈里斯将支持并协助拜登的所有优先议题。

拜登丰富的外交经验以及与全球许多领导人的良好私人关系是哈里斯无法比拟的。不过哈里斯作为联邦参议员,曾就职于预算委员会、司法委员会,情报委员会等多个重要小组。她在情报与国土安全委员会的角色将为她处理外交和安全事物提供经验。

与此同时,哈里斯也将在国会担任重要角色。新一任的参议院将由50名民主党人和50名共和党人组成,所以在两党相持不下时,哈里斯将持有决定性的一票。

中国议题

在中国议题上,哈里斯在过去两年展现出了对中国相对强硬的态度。

2018年8月,哈里斯作为联邦参议员致信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对特朗普政府认定中国采取不公平的产业政策和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调查结论表示认同,但批评特朗普提议对来自中国的消费电子产品征收关税,称这将伤害美国消费者和企业。

2019年,她在竞争民主党总统提名期间表示,将在包括气候变化在内的全球问题上与中国合作,但也会就人权问题向北京施压,并强调美国应该与盟友一起对抗中国。

同年,作为参议员共同发起了《维吾尔人人权政策法案》,呼吁美国几家机构调查中国对维吾尔少数民族的镇压行动。

2020年7月,哈里斯和联邦参议员吉利布兰德(Kristen Gillibrand)一道致函特朗普政府,要求就美联社有关中国强制新疆维吾尔人节育的报道展开调查。

中国国营媒体环球时报在去年8月的一篇文章中评论,哈里斯对中国的强硬态度将给美中关系“火上浇油”。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达尼埃尔·普莱特卡(Danielle Pletka)认为,拜登与哈里斯政府的中国政策与特朗普时期相比并不会出现大的变化。

“美国对华政策很大部分不是取决于拜登或是哈里斯、就如同过去也不完全取决于特朗普,很大程度上是习近平的行为决定的,” 普莱特卡对美国之音表示,“习近平的行为决定了美国必须做出回应,所以我认为美国的对华政策不会后退。”

她补充道,特朗普政府在对华政策上抓住了前几任政府没有抓住的一个重点,那就是公平。“特朗普强调说,我们把中国带进了国际贸易体系,国际社会,并希望中国能够遵守这些体系的规则,”她补充道,“然而中国接受了那些规则,但却是想利用就利用,想无视就无视。特朗普抓住了这一点,其对华政策也在整个美国引起了共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