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9 2021年12月9日 星期四

香港首轮立会选举民调52%会投票创历史新低 学者指无压力坚持调查


香港民意研究所调查显示,只有52%受访者会去投票创历史新低。 (美国之音 汤惠芸拍摄)

距离新选举制度下首次立法会选举,还有倒数不足一个月,香港民意研究所星期二公布首轮立法会选举调查显示,52%受访者表示会去投票,比上届2016年立法会选举首轮调查的83%受访者有意投票,大幅下跌31个百分点,创1991年首次同类民调的历史新低。新选举制度下港府首次立法禁止煽动投白票及废票,但当局没有明确表示,市民回应选举民调时表达投白票意向,以及公布投白票民调结果是否违法。香港民意研究所批评,当局故意模糊执法界线,表明没有受到任何压力,会坚持服务社会的初衷继续做选举民调。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今年3月底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后的首场立法会选举,即将在12月19日举行,立法会的组成由目前的70席、两大板块,一半地区直选、一半功能组别;改为90席、三大板块,40席选委会、30席功能组别,以及20席地区直选产生。

立法会选举首轮调查投票意愿创新低

新选制下的立法会议席虽然增加20席,但是地区直选的议席由35席,大幅减少接近一半到只有20席,选举方式亦由主权移交后沿用的“比例代表制”,改为“双议席单票制”,地方选区由5区改为10区,每区得票最高的两名候选人当选。

距离新选举制度下首次立法会选举,还有倒数不足一个月,前身是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香港民意研究所,星期二(11月23日)召开记者会,公布首轮立法会选举调查结果。

这项调查在上星期一至星期四(11月15至18日),由真实访问员进行随机抽样电话访问,成功访问838名18岁以上操广东话的香港登记选民。

调查结果显示,12月19日举行的立法会选举,34%的受访者表示“肯定会”投票、17%表示“多数会”投票,合共有52%受访者表示将会投票。

另有11%受访者表示“多数唔(不)会)去投票、22%表示“肯定唔(不)会”去投票,合共33%的受访者表示不会去投票,亦有14%受访者表示未决定是否去投票,2%表示“唔(不)知”、“难讲”。

学者估计实际投票率或只有3成

出席记者会的选举观察计划成员、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表示,对比上届2016年立法会选举首轮调查的83%受访者有意投票,今次调查只有52%受访者表示会去投票,大幅下跌31个百分点,创1991年首次同类民调的历史新低,反映今届立法会选举最终的投票率亦不容乐观。

陈家洛表示,调查结果反映今届立法会选举气氛冷淡。(美国之音 汤惠芸拍摄)
陈家洛表示,调查结果反映今届立法会选举气氛冷淡。(美国之音 汤惠芸拍摄)

陈家洛说:“上次的立法会选举,即是2016年那个为例,实质那个投票率虽然已经创新高,都是只有58.2%这一个水平,但是你看看这个表(民调)去到8成(受访者有意投票)那么夸张啊,即是那个落差是可以很大的,即是说民意调查是反映到市民对于某一些他们认为应该做的事情,投了一个正面、积极的态度,感觉上比较理想些,或者感觉上想人觉得自己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被访者,去讲出他的责任,但是实实在在最后那个投票率,是必然有一个落差,是下调的一个空间,是可以很大的。”

陈家洛表示,他估计就算特首林郑月娥接下来进行“铺天盖地”的选举宣传,都难以大幅提高今届立法会选举的投票率,预计地区直选最终的投票率可能只有30%左右的历史新低。

陈家洛说:“今次一开出来,第一次(立法会选举调查)是52%(会投票),同历届的即是可能是(前港大)民意研究计划、现在的民意研究所,做这些调查来讲是最低开的一次,就算出尽九牛二虎之力,接下来那几个星期,用林郑月娥的讲法,要铺天盖地去宣传这个选举的话,我相信她应该面对一个很客观的,亦都是可能对她来讲是残酷的现实,就是你自己铺天盖地也好,政府怎样大力宣传都好,选民及市民心中有数,大部份的选民已经是冷却了下来,对这个选举亦都是投入不了感情、投入不到热诚,更加找不到方法去到接触,了解多些这个选举里面的种种情况。”

限聚令等措施令选举气氛冷淡

调查显示,40%的受访者知道至少一个参选人,60%即是大部份的受访者表示,“完全唔(不)知”今届立法会选举的参选人,包括知道个别参选人,但不知道是否属于自己选区。

陈家洛表示,调查结果反映社会上完全没有立法会选举的气氛,他又认为选举气氛冷淡,与港府继续推行公众地方不可以多于4人聚集的防疫限聚令有关,候选人不能够在户外举行大型选举造势及宣传活动。

陈家洛表示,包括建制阵营的估算,今届立法会选举的投票率很可能是创纪录的新低,他认为香港政府应该要负最大的责任。

陈家洛说:“这个选举制度是政府给我们的啊,无经咨询的、无讨论空间的,所以怎可能不关政府事呢﹖而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就着这个给了我们的选举制度,作出一个反应,这个就是那个反应在给出来了,一系列的民意调查由今次开始就会看到那些反应,所以政府不是没有责任的。第二就是候选团队也不是没有责任的,选举的气氛是否炽然、选民是否投入等等,都同选举过程当中的主角,亦都即是选举中的候选人是有直接的关系,但是正如我所讲,如果候选团队之间,已经知道这个只是一个差额选举,不是一个真正的比拼,一个叫做‘争夺战’的话,自然气氛就不会热炽。”

民研指没任何压力坚持继续选举调查

记者问及,新选举制度下港府首次立法禁止煽动投白票及废票,但是特首林郑月娥以及负责执法的廉政公署,没有明确表示,市民回应选举民调时表达投白票意向,以及公布投白票民调结果是否违法,这样会否对香港民意研究所进行有关选举民调时构成压力﹖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回应美国之音提问时批评,当局故意模糊执法界线,他认为这样的做法可能造成反效果,可能减低选民的投票意欲。钟剑华表明没有受到任何压力,会坚持服务社会的初衷继续做选举民调,反映香港选民的投票意向。

钟剑华说:“我们没什么压力的,我们会根据我们一向的做法,我们会处理那些(受访者)个人资料的时候,我们会格外小心,我们希望市民、现在很多市民正如刚刚陈家洛兄所讲,因为那种模糊性连选举议题都费事讨论,不知道我说完之后会不会被人‘笃灰’(检举),跟着去国安办告我,说我煽动某人投票那样。所以你见到朋友之间很少讨论立法会选举这件事,其实这个很愚蠢的,即是没讨论就没气氛的了自然是,我觉得有时政府的廉政公署也好、特首也好,出来讲话讲到无凌两可,令到整件事的模糊性这么高的话,实际上只会挫败了投票率。”

致力保障被访者的私隐

钟剑华表示,当局将法律的诠释模糊化,反映执法上都可能会随意,他批评政府不负责任,强调民研会致力保障被访者的私隐。

钟剑华批评,当局故意模糊执法界线,他会坚持如实反映香港选民的投票意向。 (美国之音 汤惠芸拍摄)
钟剑华批评,当局故意模糊执法界线,他会坚持如实反映香港选民的投票意向。 (美国之音 汤惠芸拍摄)

钟剑华说:“一个政府为何要将法律的诠释搞到那么模糊、这么有随意性呢﹖越是随意、模糊的话,它执法上就越可以随意了、越难定义了,这个是一个很不负责任的政府,亦都很不负责任的法治行为来的,我觉得这一点我们一定要清楚。所以我们为了要保证我们的被访者是可以放心的话,我们一定会严格跟足我们的标准程序,我们会将受访者的资料同那个答题是即刻、即是尽快分开,我们会尽快处理那些相关的个人资料,这一点我们虽然没有很详细讨论,但是我肯定我可以代表我们研究所、以及(行政总裁)钟庭耀博士是很肯定这一点,我们一定会做的,一定会致力令到大家利用我们的平台表达你的投票意愿的时候,是绝对可以放心,这点我们再三向香港的市民以及我们的被访者保证。”

钟剑华重申,香港民意研究所是“坦荡荡”,完全没有煽动任何投票行为,亦没有提议任何人做任何事情,只是作为民意科学研究者的责任,去纪录香港选民的投票意向及选择,他强调没有任何事情需要回避或者害怕。

钟剑华说:“我们不觉得我们有什么是需要回避的,亦都没什么需要‘惊’(害怕),很多人问我们这个问题的近期,怕不怕啊﹖我们没什么好怕的,即是我们毋需忧虑也不怕,若果真的刚刚有位记者朋友讲,怕不怕警察上来查你们的东西啊,搬走你们的电脑之类,这个我们没得怕,这个是政府或者警方自己的决定,它们怎样决定,向香港人、向世界展示一个怎样的姿态、怎样的形象,这个它的选择,我帮它不到的。等如田飞龙枉作小人,我帮他不到的,我看完那个报道我都不知道他讲什么,综合投票率加权是吧,即是我们没办法阻止任何人曝露他的愚蠢,但是我们不会做一些愚蠢的事。”

学者指口岸投票站或违反现行选举规定

记者问及,新选举制度下首次在中港边境设口岸投票站,选举观察计划会否向当局申请到口岸投票站观察选民投票的实况﹖

选举观察计划成员陈家洛回应美国之音提问表示,当局还没口岸投票站的实际运作安排,不过,他是有意申请到口岸票站实地观察,他又表示,法律上有很多复杂的问题当局仍然没有厘清,包括选民的资格是通常在香港居住的市民,而长期居留在中国大陆的港人,如何符合相关资格﹖

陈家洛说:“通常在港居住,有部份的案例有讨论过,但是这一件事上如果政府是含糊其词的话呢,可能会令到一些本身并不符合现有法例所要求的,所谓登记了的选民,已经不在港居住很久了,可能香港亦没有一个很确切的住所的、居所的,或者工作的地方的,又跑去投票了。为什么政府会容忍就算一次过都好,一个本来不应该存在的法律上面的灰色地带呢﹖会不会政府我今早听是会登记的,政府是不是会先核实‘通常居港’这个要求呢﹖免他们‘误堕法网’吧,或者‘以身试法’吧,政府喜欢讲这些的,叫大家小心,不要‘误堕法网’啊,我都想知道政府会怎样处理这个问题,还是不要紧了,随便了,即是一次过而已,我们不问的了。”

口岸票站缺乏监察或出现选举舞弊

陈家洛坦言,担心当局不容易批准进行口岸票站观察。钟剑华则表示,香港民意研究所没有足够人力进行票站调查,但如果陈家洛成功申请,他亦有意到口岸票站观察,他又表示,如果口岸票站缺乏监察,容易出现选举舞弊等情况。

钟剑华说:“边境禁区的票站即是很难想像,就是地区直选你要有一个固定地址你才可以登记做选民的,你如果长期住在(中国)国内,这样那个固定地址在哪里呢﹖即是我都觉得很有趣。第二就是票站应该容许一些记者、或者一些参选人的代表、代理人去看着的,因为这样才能保证那个票站运作正常,很多第三世界的选举,就往往在一些票站塞一些票进去的,就因为没有人看着,即是如果到时陈家洛不能去(观察),个个都不能去的话,你那个票站即是有多少票可能任你说的了,我觉得这个怀疑就洗不掉的,我觉得搞这个边境票站这个讲法是相当之愚蠢的。”

林郑强调口岸票站非关投票率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二(11月23日)会见传媒表示,今届立法会选举会推出口岸投票站,目前正积极与中国大陆相关部门研究安排,她相信一定会做到,预计会在已关闭的口岸,即目前仍通关的深圳湾口岸以外的其他口岸,选举当日就会变成设票站,在中国内地居住的港人要预先登记,并且实施“闭环式”投票后马上折返大陆,免除隔离检疫的安排。

林郑月娥强调,口岸投票站的安排不是为了推高投票率。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