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6 2020年8月9日 星期日

香港特首宣布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 民主派批评无异于颠覆政权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7月31日召开国际记者会表示,当局以莫须有罪名取消他的立法会选举参选资格,他认为港府押后立法会选举是”怕输”。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五傍晚宣布,因应新冠肺炎疫情严重,援引《紧急法》下严重危害公共安全,将原定9月6日举行的立法会换届选举押后一年,指明新的选举日期是2021年9月5日。

20多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发声明表示,反对押后立法会选举,认为做法等同引爆宪制危机,无异于窃取政权,动摇香港特区成立之本。

被DQ(取消)参选资格的黄之锋表示,港府押后立法会选举是“怕输”,甚至可能直接取消选举委任新的立法会议员。

黄之锋质疑,他今次被DQ可能是选举主任罗织他违反《国安法》的罪名,配合国安公署铺路日后拘捕、以致起诉他。

原定9月6日举行的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为期两星期的参选人提名期星期五(7月31日)下午5时结束。近日多家香港传媒引消息表示,港府会以新冠肺炎疫情严峻为理由,宣布押后立法会选举。

林郑宣布引紧急法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

在提名期结束一小时后,特首林郑月娥联同多名司局长星期五傍晚6时在政府总部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因应新冠肺炎疫情严重,援引《紧急法》下严重危害公共安全,将原定9月6日举行的立法会换届选举押后一年。

林郑月娥说:“押后选举是可以减低感染病毒的风险,从而可以纾缓我们公营医院系统的压力,这个是完全符合公众利益的,而将选举押后一年就可以避免防碍到立法会年度的议事周期以及选举的周期,亦都是可以避免去不适当地使用其他的法律条文,而引致到司法的挑战,造成更加大的不确定性,甚至可以影响到特区政府的管治。”

林郑月娥表示,新一届立法会选举将会押后一年至2021年9月5日(星期日)举行,由于《基本法》规定立法会议员每届任期为4年,处理未来一年立法会真空期的问题,林郑月娥表示,已经向北京寻求支持,而中国国务院回覆支持押后选举一年的决定,立法机关的空缺问题,将提请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处理。

林郑月娥说:“这个紧急情况换届选举日期,第7届立法会规例的主要内容,是会指明新的选举日期是明年的9月5日,都是星期日来的,会撤销所有有关今年9月6日换届选举的公告,选举的程序亦都会随着我们刊宪而生效就会终结,而我们应该今日刊宪,就在明日8月1日凌晨零时零分就生效了,选举事务主任以及候选人仍然有一些责任要履行的,我们亦要处理选举开支、选举捐赠那方面。”

黄之锋:DQ是莫须有罪名

在林郑月娥正式宣布押后选举前一日,12名民主派及抗争派参选人被选举主任DQ(取消)他们的参选资格,包括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前新闻记者何桂蓝,去年新当选区议员的袁嘉蔚、梁晃维、岑敖晖等首次参选立法会的年青抗争派,甚至多名温和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竞逐连任都首次被DQ,包括公民党3名现任议员杨岳桥、郭家麒、郭荣铿,以及会计界的梁继昌。

报名参选九龙东立法会地区直选的黄之锋星期五(7月31日)召开国际记者会回应被选举主任DQ。黄之锋认为,今次被DQ可能是选举主任以“莫须有”的罪名,罗织他违反港版国安法的罪名,配合国安公署铺路日后拘捕、以致起诉他,黄之锋坦言,有担心一旦被拘捕可能会“送中”受审,到时可能连最基本的自辩机会都没有。

黄之锋说:“就着选举主任的回覆,明显绝对不是只是局限于取消我的参选资格,而是要以‘莫须有'的罪名,去配合国安公署在日后就是用这份选举文件去起诉我,根本这一切都是‘莫须有'的罪名,亦都没有任何的理据。”

大规模DQ图将民主派一网打尽

黄之锋回应记者提问时承认,参选至今从来没有排除他自己被DQ的风险,但他没有预料到当局会有如此大规模的DQ,由最激进的抗争派,到最温和的民主派包括公民党以及专业议政的郭荣铿、梁继昌都被DQ,他认为证明港府意图将整个民主派一网打尽。

黄之锋强调,今次选举主任DQ他的参选资格,不会打击他继续推动民主运动、向国际宣扬港人抗争意志的决心。对于未来民主派及抗争派如何应对当前的政治局势,会否杯葛未来的立法会选举?黄之锋坦言,可能连杯葛选举的机会都没有。

黄之锋说:“我想整个民主阵营是对于未来杯葛选举与否,有一个很讽刺的前提是,到底我们会不会连杯葛选举的权利都无,这个才是更加大家值得担忧的事情,当大家去讨论Plan A、B、C、D、E、F(后备参选人),或者去讨论我们是否应该全面杯葛选举,毋庸置疑香港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临时立法会2.0,甚至香港版‘万年国代'的状况,但很老实讲,杯葛选举的前提是选举仍然存在,香港人仍然可以在投票日投白票或者不投票,但现在到底香港政府联同北京政权会否选择去押后,甚至取消整个选举,这个才是我们更加担心的事情。”

黄之锋:港府押后立法会选举是“怕输”

黄之锋表示,港府押后立法会选举是“怕输”,甚至可能直接取消选举委任新的立法会议员。

黄之锋说:“我不认为北京以致香港政府是有任何的基础,去押后整个选举,押后选举的原因唯一就是它们怕输,第二就是它们选都懒得选,打算直接委任,这个是非常之明显的,而其实今次DQ(取消参选人资格)的幅度,我相信是超出所有本地以致国际社会的预计,尤其是现在特区政府的做法,是将最激进以致到最温和一翼的所有民主派候选人都是DQ,只能够说明,就是其实香港已经进入一个临时立法会2.0。”

民调指55%支持立法会选举如期举行

香港民意研究所星期五公布一项网上访问9,092 名市民的最新民意调查显示,55% 的受访者认为,按照现时疫情发展,立法会选举应如期举行。

香港浸会大学选举观察计划成员黎恩灏表示,近日有关立法会选举押后举行的消息不断,但民调结果显示市民的取向非常明确,他强调,选举原意是让市民用选票表达不满,押后选举将破坏选举公正性,最近政府更明言要管制传媒,押后选举变相容许政府再以时间换取空间去削弱公民社会,他认为一年后再办选举也只会是“假选举”。

黎恩灏说:“选举本来就是一个渠道,是让市民反映民意,去让政府问责,更加懂得去向民意负责,但现在如果要押后选举一年的话,其实就是给了一道‘免死金牌'给特区政府以及支持特区政府的建制派议员,让它们可以免受民意的制约、免受民意的反制,这个我们认为是会破坏选举本身的意义,破坏选举本身彰显民意的目的。”

民主派批押后选举无异于颠覆政权

20多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星期五发声明表示,反对押后立法会选举,认为做法等同引爆宪制危机,无异于窃取政权,动摇香港特区成立之本。声明表示,武汉肺炎疫情蔓延香港至今超过半年,已成政府口中的“新常态”;4年一度的立法会选举更是早于特区成立之时确立。

民主派一直认为,政府以至全社会都要尽一切努力确保换届选举如期进行,尤其经历一年的民主运动后,在宪制管治及政治层面,立法会接受民意洗礼更具有迫切性及凌驾性,是特区管治的根基。

声明表示,武汉肺炎第三波疫情7月初爆发,此前政府专家已列确凿证据,警告政府堵塞免检疫人士来港漏洞,此后一个月港府置若罔闻,确诊数字屡创新高,严控疫情是可为而不为。民主派认为,港府利用疫情为选举添加阻力。

声明表示,国际社会在疫情下,全球60几个国家或地区的选举如期、或按照法例规定短暂延期后成功举办,包括超过40个大选或公投,当中很多国家疫情较之香港严重以倍计。他们的经验,包括票站防疫措施、投票时间延长、隔离人士投票安排等都可供参考。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