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 2022年7月2日 星期六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5年民望零分成常态 学者忧新政府走向“干部化”


2019年7月22日林郑月娥(右二)在新闻发布会上听取提问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5年任期即将届满,一项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她的民望评分微升至34.7分,但是支持率净值仍处于负64个百分点的低位,有27%受访者给予零分。

有学者分析,林郑月娥民望急速下滑的转捩点是2019年反修例风波,从此“零分”成为她的民望常态,而她任内值得称许的是处理第5波疫情时,坚持不做全民强检。展望候任特首李家超的新班子,有学者忧虑香港的管治文化走向”干部化”。

香港“一人模式”选特首星期日(5月8日)完成投票,唯一候选人警队出身的前政务司司长李家超,以1,416张支持票、得票率99.2%,当选首位“武官”出身的特首。

林郑月娥民望微升仍有27%给予零分

现任特首林郑月娥的5年任期,剩下一个半月左右,她将于6月30日卸任,候任特首李家超以及他的新管治班子,将于7月1日香港主权移交25周年纪念日b宣誓就职。

香港民意研究所星期二(5月10日)召开记者会,公布最新的特首及问责司长民望调查结果,这项调查在4月30日至5月6日,以电话随机抽样访问1,000名18岁或以上操广东话的香港市民。

香港民意研究所5月10日公布特首林郑月娥最新民望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5月10日公布特首林郑月娥最新民望 (美国之音/汤惠芸)

结果显示,林郑月娥的最新评分是34.7分,较上月调查微升1.3分,创去年12月以来的新高,但仍然有27%受访者给予“零分”。支持率方面,稍为上升一个百分点至14%,反对率维持78%,支持率净值仍处于负64个百分点的低位。

反修例风波后林郑月娥民望零分成常态

回顾林郑月娥过去5年的民望评分,2017年7月刚上任时,评分超过60分,至2019年4月任期中段,评分仍有超过50分,至同年6月超过100万人上街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林郑月娥坚持不撤回修例,她的评分急速下跌到低于30分,同年7月更创下低于20分的历史新低纪录,经过接近3年,林郑月娥的评分仍然在30分左右的低位徘徊,维持有3成至6成左右的市民给予“零分”。

出席记者会的时事评论员袁弥昌分析,林郑月娥刚上任时的“蜜月期”,她的开局是良好的,但是到了2019年反修例风波成为她民望的转捩点,突然间“零分”成为了常态,形容她的民望已经“无得救”(不能挽回)。

袁弥昌表示,2019年反修例风波成为特首林郑月娥民望转捩点,“零分”成为常态 (美国之音/汤惠芸)
袁弥昌表示,2019年反修例风波成为特首林郑月娥民望转捩点,“零分”成为常态 (美国之音/汤惠芸)

袁弥昌说:“都见到2019年对她(林郑月娥)伤的原因,特别在我们这个民调的角度,就是说突然之间‘零分’是成为一种常态,即是这里都会见到其实(前特首)梁振英时代已经开始有‘零分’(的评分),即是倾向可能平均有10几到20%的人(给予)”零分”,但是林郑月娥去到一半或者至少3分之1的人给她‘零分’,其实民望上是‘无得救’,即是‘无得医’。”

李家超落实全面管治权民望难有好评

袁弥昌表示,如果是外国的领导人,民望低之下可能失去议会的控制能力,而变成“跛脚鸭”政府,不过,林郑月娥5年任期内,连建制派都对她很不满,她根本没有盟友,可以说是全方位地失去管治意义。

袁弥昌表示,值得关注的是星期一(5月9日)中联办主任骆惠宁,会见候任特首李家超时强调,李家超新政府的意义是要落实及巩固北京中央政府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袁弥昌认为,这番说话是对林郑月娥相当“狠”的一个评价,但是如果李家超要落实全面管治权,相信他上任后不会有“蜜月期”,民望评价将会一直下滑。

袁弥昌说:”反为对林郑月娥是一个相当‘狠’的评价来的,因为其实林郑月娥的任务正正是要落实、即是她那届这5年就是正正要为(北京)中央落实这个全面管治权,但是他(骆惠宁)现在同李家超讲同一句,即是说林郑月娥在这个任务上是完全失败的,但也是由于这个任务是一个这么重要的任务,它会令到所有、任何一个特首是会对他的民望造成一个相当大的打击,当然你可以期望有些人是政治能力很高的,令到他可以驾驭到这件事情,但是在香港特首这个情况之下,如果你政治能力是高,首先它(北京)不会选你做特首,所以这个是无可能会发生的一件事,所以我想我们接下来在之后的民调,我们都会见到这种角力,即是如果你李家超是更加大力地去推动落实这个全面管治权,我们会见到他的民望将会继续去失分、继续去下滑。”

林郑月娥坚持不做全民强检值得称许

袁弥昌表示,林郑月娥最近几个月的民望走势稍为回升,与第5波新冠病毒疫情的变化息息相关,他认为第5波疫情令数以百万计的香港人染疫,很多病人离世,是香港人的伤痛,不过,其实林郑月娥一早已经向北京反映,香港无可能实行全民强检,只是一班建制派政治人物,将所有的政治筹码都压注在紧跟北京的防疫政策,认为北京是要香港实行全民强检,不断向林郑月娥施压,这样反而蹉跎了香港的防疫政策,不能够集中处理第5波疫情。

袁弥昌表示,其实林郑月娥最后几个月的任期,最少在防疫政策上帮香港接通国际,令香港不至于要实行中国内地那一套严厉的“清零”政策,他认为这方面是林郑月娥5年任期内值得称许的地方。

袁弥昌说:“她(林郑月娥)想市民给她一个公道,但是当然已经太迟了,所以如果你(任期)临近尾声,除了政治上有些风波之外,我会觉得在控疫上其实林郑月娥至少帮香港是重新接通国际的,即是最后我们可以有别于(中国)国内那种很强制、很严厉的‘清零’政策,令到香港可以至少暂时脱离了这种政策,其实是有一点点是林郑月娥帮我们‘顶住’的,所以我想我在这里都想给她一点credit(称许),亦都可能解释到为何她(任期)临近尾声,现在疫情消退、减退,她的评分都会回升。”

陈家洛:修例风波成林郑月娥民望分水岭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回应美国之音提问表示,2019年的反修例风波,是林郑月娥民望的分水岭,令林郑月娥个人以至整个政府,与市民的关系破裂,他认为这个破裂已经无法修补,因此林郑月娥的民望一直无法回升。

陈家洛忧虑香港的管治文化走向“干部化” (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家洛忧虑香港的管治文化走向“干部化” (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家洛说:“19年就让香港人见到一个相当自以为是的人,英文叫做‘arrogant’(傲慢),即是很‘自把自为’、很自以为是,亦都很不会认错的一个人,政治上最基本的伦理、政治上最基本的一些价值的判断她(林郑月娥)完全是拿捏错误,不光是民主派的问题,其实事实上我想建制的阵营里面,都有很多不同的怨气,觉得被拖累,乃至到19年区议会的选举结果都历历在目,让我们见到事实上那个民气,或者那个民情是站在那个位置,即是(林郑月娥民望)那个分水岭正正就是那个修例风波。”

亲建制市民同样不满林郑月娥

陈家洛表示,反修例风波之后,北京在香港直接实施《港区国安法》,虽然不是林郑月娥能够拿捏如何处理,但是很明显反修例风波以至国安法实施后,香港一国两制的本质完全改变,大部份市民都会觉得林郑月娥已经失去实质的管治权,完全不能够驾驭香港的政局,只能听命于北京。

陈家洛说:“很明显就是反修例风波之后,就将一国两制的本质,因为国安法及后的一些改变、制度的改变,是令到市民都会有一个评价,是觉得她(林郑月娥)都不能作主,左边有个中联办、右边有个外交部驻港(公署),跟着上面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看着她这样的处境,所以她无论怎样努力,想再争取香港人少许对她的信任,其实不只是在民主运动里面的市民是很反感,在建制阵营里面都觉得被她拖累。”

新政府架构重组或由北京决定

林郑月娥正与李家超准备政府交接工作,她星期二早上召开行政会议前会见传媒表示,目前的方案仍然以她今年1月时提出的”三司十五局”政府架构改组为蓝本,正等候李家超回应,希望下星期可以将有关方案提交行政会议审议,因为如此大规模的政府改组,涉及法律修订,始终需要行会讨论和通过。

陈家洛表示,李家超未能即时回应是否全盘接纳林郑月娥提出的政府架构改组方案,可能中间有沟通的“黑箱”,估计最后会由北京“拍板”决定。

陈家洛说:“那个‘Black Box’(黑箱)可能就是在西环(中联办),或者在北京那个位置,就是因为人选以及位置中间两者是分不开的。”

袁弥昌说:“西环(中联办)应该是‘gatekeeper’(把关者)来的,我要些什么人,但是你又说不可以,又弹(否决)回来。”

陈家洛说:“所以你(林郑月娥)搞了一个‘壳’(政府架构重组方案)出来,但是找不够人有尴尬,留空了一些(新班子)的位子是会被人(取)笑的,所以我相信两者是并行地去考虑、去思考,所以里面还有些空间,为何两个(林郑月娥和李家超)都讲得比较婉转、含糊,就是还未有一个很清晰的信息,来自最能下决定的机关。”

忧李家超管治文化走向“干部化”

陈家洛表示,李家超短短一个月的竞选期,他的说话及行事风格都愈来愈接近中国式的管治风格,预料李家超上任后会改变香港的公务员文化,忧虑香港的管治文化走向“干部化”,新班子的职位变成“分饼仔”的政治酬庸。

陈家洛说:“个个爱国阵营就走出来,又说要搞爱国教育啊、又说要搞这样那样的,又要‘清理门户’、又说要搞公务员团队文化,诸如此类,就是要香港改变,我想我们见到的李家超是香港的管治‘干部化’的一个雏型,他就是1.0了,后面那些(官员)可能会继续在他那个所谓直接的控制底下,继续走那个方向。”

袁弥昌:关注新政府可能“民建联化”

袁弥昌估计,李家超竞选团队的成员以及有份投票给李家超的选委,可能有部份会加入新政府的班子,他认为要关注新政府会否走向“民建联化”。

袁弥昌说:“我想我们要留意的,会不会(新)政府再继续‘民建联化’那种倾向,因为你见现在已经传出可能(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张国钧以及葛珮帆,已经进去(新班子),我刚刚讲过选委的议员是这些(新班子)‘人才‘的摇篮,或者是‘人才库’之外,其实我们常常都有一种讲法,就是说会不会、香港不可以有执政党,但是民建联就充当是执政党,我们都要留意这个发展。”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