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3 2019年9月19日 星期四

在抗议与不抗议之间 香港西方人怎么看?


在抗议与不抗议之间 香港西方人怎么看?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09 0:00

在抗议与不抗议之间 香港西方人怎么看?

香港星期天的下午,哪里该出现人潮呢? 9月8日原本星期假日的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外,出现大批请愿游行民众,而逛街购物中心的铜锣湾时代广场,也依旧有不少人群,但是两相对照,一边是情绪激昂,剑拔弩张,而另一边则是悠闲轻松,这两边的人群中都不乏有西方面孔,他们在香港或工作,或旅游,而他们对今日香港的看法是如何呢?

9月8日星期天下午1点左右,在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外,大批香港警力进驻,严阵以待,过不多久,在中环遮打花园集会的请愿民众,挥舞着美国国旗,铺天盖地的由花园道一路朝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步行而来,并在警方设置的路障前转向下亚厘毕道,游行民众塞满两条街区,用行动来敦促美国国会在9日复会后,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朱先生是游行人士之一,他说:“我想在法案通过后,我希望美国能坚定执行法案并持续观察香港情势,因为法案中除了对中国和香港政府官员,以及香港特殊贸易地位的制裁之外,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2020年香港实现全民普选,选举立法会议员及特首。”

游行民众沿路用英语喊口号,包含“与香港一起为自由而战”,以及“解放香港,抵制北京”,只有当游行群众经过列队的防暴警察面前时,才会用粤语喊出“黑社会”及“走狗”。

游行群众里不乏西方面孔,山姆·比克特来自美国北卡罗莱纳州,是一位在香港工作的律师,看见游行队伍中出现这么多的美国国旗,他说:“只有强大的力量能让中国倾听,而香港没有力量,所以我们需要美国,我们需要美国不仅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还需要更进一步实现它的承诺,美国需要做好把军队送到南中国海的准备,或驻军台湾来表达美国不能接受一个持续扩张的中国。”
曾经来过香港7,8次的美国纽约游客约翰和女友到现场旁观请愿游行,对于游行的诉求,他觉得美国能够做得并不多。

约翰:“我不知道美国能施加什么样的压力让中国对香港事务让步,我也不知道美国有什么财政或其它方面的原因来做这件事,我们已经跟中国深陷在贸易战中,所以我认为这得全靠香港人的意志来开辟新局。他们没有军事力量来支撑他们,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有声音,团结一起就有希望能让中国在目前的一些事上让步。”

涂鸦,与警方对峙,游行群众大多以口罩遮脸,气氛有时剑拔弩张,一个原本香港周日下午不会出现人潮的地方,却挤得水泄不通。

镜头转到铜锣湾时代广场,这里原本周日下午应出现逛街购物人潮的地方,应该是受到请愿游行的影响,虽然依旧有不少人出现,但是不愿接受采访的店家表示,生意的确不如从前。轻松逛街的人群中也不乏西方的面孔,梅耶及格里莫是两位来自法国的商人。

格里莫说:“你知道法国人民的故事,我们为自由而战,我认为当人民有好的理由,不管什么年纪,能看到年轻人参与,有意志与胆量站出来说“我们不同意” ,是一件好事,他们用和平的方式表达,我认为从这就看见希望。”
而示威抗议会影响他们对香港的商业计划吗?梅耶这么说: “不,我认为这个情况只是暂时的,我们是要在这里建立长远的事业,我们不会因为目前的情况就改变这个决定。”

而来港度假7天的芬兰大学生朱索,今天也将带着满足愉快的心情返回芬兰。他说: “是的,这里很安全,我非常喜欢。”

一个香港星期天下午,两种不同的群众,对于西方人来说,这大概就是东方之珠,面貌千变万化的迷人之处。

在记者离开铜锣湾商业区不久,民众的示威行动蔓延到了铜锣湾地铁站一带,警民之间出现了激烈对峙,繁华的崇光商场及附近的一些店家受到影响。

评论 (16)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