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45 2022年6月30日 星期四

香港前本土派社运领袖梁天琦凌晨出狱 删社交专页禁受访安排前所未有


2018年6月11日梁天琦(左二)前往高等法院听取对他的判决

主张勇武抗争的香港前本土民主前线发言人梁天琦,因参与2016年旺角冲突,2018年被裁定暴动罪成,判监禁6年。据多家香港传媒报道,梁天琦在狱中行为良好,星期三提早出狱。为避免传媒追访及支持者在监狱外等候,梁天琦凌晨3时左右,由警方七人车接走。

2017年12月9日香港前本土民主前线发言人梁天琦 (美国之音/汤惠芸)
2017年12月9日香港前本土民主前线发言人梁天琦 (美国之音/汤惠芸)

梁天琦清晨一度在社交网站专页帖文表示,已平安返回家人身边,按法定要求,获释后须遵守监管令,停用社交媒体及谢绝传媒访问和探访。

有前区议员表示,当局这些安排前所未有,反映梁天琦获释后人身自由及言论自由仍然受到限制,担心其他获释的政治犯都会受到这些限制。

现年30岁的前本土民主前线发言人梁天琦,2016年2月底参与新界东立法会补选,最先提出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他因为参与2016年旺角冲突,2018年被裁定暴动罪成,连同他承认的袭警罪,被判监禁6年。

梁天琦家人盼支持者以自身安全为首

据多家香港传媒报道,梁天琦在位于大屿山的石壁监狱中服刑,被囚禁于最高设防级别的 “甲级(Cat. A)监仓”,平日主要负责 “钉书”工作,2017年入狱前在香港大学毕业的梁天琦,服刑期间工余时亦有积极进修,修读公开大学社会科学学位。由于梁天琦在狱中行为良好,星期三(1月19日)提早出狱。

梁天琦的家人在他出狱前一日,星期二(1月18日) 透过 “梁天琦Edward Leun脸书专页向 “各位爱惜天琦的朋友”发出重要公告表示,梁天琦已在狱中度过四个寒暑,他获释在即,呼吁大家毋须特意长途跋涉前往位于大屿山的石壁监狱,恳请让他尽早归家团聚。

公告又表示,义工小组过去收集各界的思念与祝福,并已悉数转达给梁天琦,而今即将完成历史任务。为保障梁天琦,专页遵照法律意见,于星期三凌晨零时停止运作并移除所有内容。

梁天琦出狱后删社交网不接受传媒访问

据网媒《香港01》报道,星期三凌晨近3时,梁天琦由警方七人车接走,结束4年牢狱生涯。梁天琦承坐的警方七人车,沿途有其他车辆护送,警方亦在沿路设置路障,截查车辆。

《香港01》引述消息表示,由于梁天琦是“敏感人物”,预料他出狱后仍会被“监视”。而梁天琦出狱后,势将引来大批传媒追访及支持者到场守候,据知当局曾商讨方案,包括让梁天琦自行离开监狱,或派出专车接载他到某处。

梁天琦星期三清晨5时半左右,一度在社交网站Facebook帐号 “梁天琦Edward Leung”上帖文表示,他已经在今晨获释,平安返回家人身边。按法定要求,他获释后须遵守监管令,他会离开镁光灯的焦点,并停用社交媒体,并谢绝传媒访问和探访。

梁天琦表示,睽违四载,他想好好珍惜和家人重聚的宝贵时间,与他们回复正常生活。衷心感激各位的关怀和爱护。

约两小时后梁天琦的社交网站专页被删除,所有内容全部消失,不过,他出狱后的帖文已被多家传媒转载。

前区议员忧政治犯出狱后自由受限

现年26岁的独立民主派前沙田区议员李志宏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梁天琦出狱后不可以接受传媒采访,以及停用社交媒体,这些安排都是前所未有,反映梁天琦获释后人身自由及言论自由仍然受到限制,担心其他获释的政治犯,或者其他释囚都会受到这些限制。

独立民主派前沙田区议员李志宏 (美国之音/汤惠芸)
独立民主派前沙田区议员李志宏 (美国之音/汤惠芸)

李志宏表示,当局禁止梁天琦出狱后接受传媒采访及使用社交媒体,可能是担心梁天琦出狱后的言行,对新世代的年轻人仍然会有影响力,不过,李志宏认为,国安法之下香港人发声的空间几乎已经全部消失,有没有这些特别安排,相信梁天琦出狱后的影响力已经不大。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梁天琦在监狱服刑这4年间,香港社会环境发生急剧的变化,相信梁天琦出狱后需要时间去适应,以及寻找自己的立足点,思考自己的前路,钟剑华认为,梁天琦出狱后转趋低调亦是无可厚非,他希望政府不要继续监视梁天琦。

钟剑华说:“我也希望政府不要好像某些议员所讲,要找人监视梁天琦,我觉得相当之过份,即是说他犯了法你就要监视他,他没犯法、坐完牢出来了,为什么还要监视他呢﹖我觉得这样的言论,即是与其说叫市民放过梁天琦的话,倒不如就说政府、或者建制派那些议员,现在用这些文革作风处理香港问题那些人,他们首先要放过梁天琦,为什么呢,即是如果你长期用一些这样的手段,极端的方法打压年轻人的诉求的话,实际上社会不会得安宁的。”

勇武抗争到尽头但年青人诉求未疏解

钟剑华表示,香港实施国安法超过一年半以来,勇武抗争可以说是走到尽头,但是当局只是透过刑律,令到年青人的某些诉求变成罪行,但是当局并无疏解这些诉求,他认为当局多年来不听从民意,是年青人走向激进化的原因之一。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 (美国之音/汤惠芸)

钟剑华说:“这些诉求本身是不是罪行呢﹖我要求民主、要求一个问责的政府、要求政府为一些错误负责,本身是不是罪行呢﹖老实讲我觉得社会有一些激进力量出现,与社会不能够处理某一些诉求,长期令到一些诉求被边缘化、被极端化有关的。举例来说,如果根据《基本法》2007年香港是有一个较为合理的制度发展出来的话,香港的社会不会变得这么难管治的,政府的施政也不会不断出错,更加不会出现2019年特首林郑月娥当民意是不存在,这么多人反对都照把那条法例(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推上去立法会二读,不会这样的,正正是因为那个制度造成极大的不公平,令很多人对制度产生极端的不满,但是制度没办法去吸纳这些不满,成为一种自我更生及改进的力量,这些不满才会聚集在街头,成为一种抗争而已。”

他说,香港社会走向激进化,某程度是因为政治制度落后于年青人的诉求,他认为当局用严刑峻法不能够解决2019年社运的诉求,更可能造成社会的疏离甚至解体。

钟剑华说:“2019年之后那一段时间,那些政治动员,参与的人很多的,动辄过百万人,你现在抓了几百个、甚至几千个,那几百万人怎样呢﹖有些人会移民,有些人会怯于形势不出声,但是这几百万人的诉求会不会因为这样而改变呢﹖不一定的。所以我觉得政府只是将一些矛盾埋藏,这些矛盾在现阶段,可能你透过杀光公民社会的组织,令到它们无从表达,但是这里有两个后果,第一就是政府更加容易出错;第二对制度不满没有化解,很多人只会对制度更加不满,你现在这样的做法即是否定所有人,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移民,整个社会处于一种无法表达自己诉求,对制度不满的情况底下,我们称之为疏离,这种疏离会令社会解体的,解体可以有很多方式,可以是社会愈来愈失去信任,社会对立愈来愈强,更多人对政府采取一种不闻不问、不合作、不理会的态度。”

旺角冲突多人被控暴动罪

2016年2月8日的 “旺角冲突”又称为 “鱼蛋革命”,事发时正值猴年年初一晚,当时黄台仰及梁天琦担任发言人的本土派组织 “本土民主前线”,不满食环署职员在农新年期间,阻挠熟食小贩在旺角朗豪朗一带摆卖鱼蛋等街头小食,质疑当局打压香港人传统的农历新年街头市集,与食环署职员发生冲突。

事件后来演变成大规模警民冲突,大批防暴警员到场,以胡椒喷雾及警棍驱散堵路的人群及示威者,有示威者向警员投掷砖块、木板之类的杂物,亦有人纵火堵路,有警员为阻止示威者两度向天鸣枪示警,并擎枪指向示威者,警民冲突愈演愈烈。

事件造成多名警员、记者和示威者受伤,数十名示威者被警方拘捕,警方估计最高峰时有700多名示威者结集,梁天琦、黄台仰、李东升等多名示威者被控暴动罪,黄台仰及李东升流亡德国,正被警方通缉。

梁天琦竞选口号被当局视为“港独”

梁天琦参与旺角冲突后,同年2月底参选2016年立法会新界东地方选区补选时,最先提出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为竞选口号。该口号在2019年反送中运动中被抗争者广泛使用,其后被当局视为 “港独”。

前特首梁振英近日在社交网站Facebook帖文表示,“梁天琦的问题不仅是旺角骚乱,而是骚乱后仍然和黄台仰鼓吹香港独立,这是事实。”

梁振英又表示,梁天琦和黄台仰2016年7月2日在网台MyRadio的《吾国吾闻》节目,提出 “保法治,反暴力,要独立”,该录影近日仍未下架。

据香港《明报》星期三引述消息,当局考虑到梁天琦的影响力,警方国安处等部门或继续监察梁天琦出狱后的言行,预料梁天琦出狱后会转趋低调。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