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3 2019年5月19日 星期日

香港逃犯条例修订 立法会首次法案会议惹争议


多名民主派议员及20多个民间团体发表联署声名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政府在各界争议声中推动《逃犯条例》修订,星期三进行首次法案委员会会议。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按《议事规则》规定主持会议,经过两小时未能选出委员会正副主席,期间有建制派议员因措词问题被逐离场。另有支持及反对修例的团体在立法会外举行集会,双方支持者对骂,场面一度混乱。反对修例的民间人权阵线表示,将会在4月底发起全香港的宣传活动及大游行,让各界声见港人反对的声音。

香港保安局今年2月宣布,因应去年在台北市发生的香港女子被杀案,推动《逃犯条例》修订,容许香港政府以”单次个案”方式,将在香港的疑犯引渡至台湾、澳门及中国受审,事件引起香港各界以致国际社会关注及强烈反弹,担心分隔中港两地法制的”防火墙”被打破,疑犯有机会被引渡到法制不健全的中国受审。

毛孟静质疑会议安排太急违反常规

在各界争议声中,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4月3日在立法会完成《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的首读及二读,4月12日经内务委员会同意成立法案委员会,并在建制派议员占大多数的局面下,打破以往立法的惯例,在不够一星期的時間內成立“《逃犯条例》修订法案委员会“,並且第一次以強行的方式放入在星期三(4月17日)早上的议事日程上进行,本來已經安排的工务小组会议因此需要改期舉行。

《逃犯条例》修订法案委员会首次会议,按香港立法会《议事规则》,由目前在立法会内最资深的議員主持。目前立法会内最资深的議員是民主党议员涂谨申,所以由他主持会议,并按程序选举正副主席。期间民主派议员多次提出规程问题。

其中“议会阵线”的毛孟静质疑,法案委员会在短时间内成立及召开首次会议。她认为,虽然“内务守则”技术上没有违规,但是差不多同时间举行的工务小组会议为常设性的会议,她说,立法会有守则指明在切实可行下不可重迭会议,质疑为何这次会议违反常规。

毛孟静说:”而我们查过最近法案委员会的成立,或者第一次开会,就一般邀请你(议员)加入的时限,是6日、12日,就是我们立法会惯常的做法来的,为何真的今次是这么违反常规、我们立法会行之有效的常规,要急到这样呢﹖”

建制派议员因措词问题被逐离场

建制派的民建联议员李慧琼质疑涂谨申的权限只能够主持主席选举,没有权力处理其他规程问题及容许议员发言评论,涂谨申则认为,可以让议员提出评论,他个人能否处理有关规程问题,引起多名建制及民主派议员争议,其间多名议员高声叫嚣,工联会议员郭伟强望向涂谨申高叫措词不当的用语,涂谨申认为他的言论有冒犯性质,但是郭伟强在警告下不愿意收回言论。

郭伟强说:”主席如果你听得清楚,你的耳朵那么灵敏的话,我是叫你”不要当一件垃圾”,给自己”一点尊严”。

涂谨申认为,郭伟强的措词冒犯他,是违反议事常规,下令保安人员驱逐郭伟强离场,期间郭伟强自行离开。

涂谨申暂停会议决定休会再讨论

立法会法律顾问响应建制派议员质疑表示,内务守则未有详细订明首次会议主持人的权力,但按一般原则理解,主持人有一切合理权力行使主持选举委员会正副主席的角色和功能。

涂谨申决定暂停会议,并表示要严肃慎重处理相关问题,因为《逃犯条例》修订已经受到商人刘銮雄入禀司法复核的挑战,他忧虑如果他的决定有错误可能引致司法复核及招致法律开支,有可能赔上一生的积蓄。

涂谨申暂停会议半小时,与法律顾问商讨,复会后表示,有合理需要处理程序上的质疑,并顾及秩序,因此会继续处理毛孟静提出对程序的质疑。

涂谨申说:”我做了这个决定之后,现在因为时间都很有限,根据以往的经验,我要继续主持这个(正副主席)选举,是不能够在切实可行的范围内、在今天内能够完成,所以我们今日要休会,去找另一个日子、最快的日子是可以、希望可以开到会,继续去选举主席。今日就休会。”

建制质疑民主派拉布拟再修议事规则

《逃犯条例》修订法案委员会首次会议,历经两小时未能完成选举正副主席的程序,引起建制派议员不满,民建联主席李慧琼会后批评涂谨申没有履行主持的角色,她又认为民主派”疯狂拉布”,他们将商讨对策处理。会议中被逐离场的工联会议员郭伟强表示,已去信议事规则委员会,要求修改《议事规则》由最资深议员担任主持的规定,改为委员互选主持人选。

对于建制派议员表示,要求再次修改《议事规则》,教育界立法会叶建源表示,建制派的说法只是自暴其短,间接承认涂谨申担任会议主持,系符合议事规则,而建制派要求”搬个龙门”,去防止一些符合议事规则的做法继续去做,他批评建制派的做法全无法治精神可言。

民阵集会要求撤回引渡疑犯修例

在《逃犯条例》修订法案委员会首次会议举行之前,多个支持及反对修例的团体在立法会外举行集会,双方支持者对骂,场面一度混乱。

参与集会的社民连特制一个”送中断头台”,寓意”送中”的逃犯条例修订一旦落实,香港市民随时要”送终”(终结的终)断送生命。

发起集会的民间人权阵线召集人岑子杰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3月31日民阵发起的反引渡条例修订游行,有超过12,000人参加;其后商人刘銮雄入禀司法复核,挑战港府推动修例的决定;甚至美国商会、台湾当局都表明,不同意港府推动修例,但是特首林郑月娥及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无视这是反对意见,一意孤行推动修例,岑子杰表示,集会是趁法案委员会首次开会,要求当局撤回修例。

岑子杰说:”但是我们的特首(林郑月娥)及李家超一意孤行,将引渡条例(修订)推上立法会,而且要设立”死线”,希望7月之前去通过,这个是见到我们的特首这份无视民意的傲慢,我们深表愤怒,我们今日来到这里,是再次警告林郑月娥,是要撤回引渡条例的修订,而且希望我们的建制派听到市民反对的声音。”

将发动全港街站及大游行反修例

岑子杰表示,民阵将会在4月21日推动全香港的街站宣传活动,联同政党及法律界等专业人士落区,让市民了解引渡条例的修订,对港人带来多么严重的影响,并会在4月28日再次发起反修例大游行。

岑子杰表示,当局有意赶在7月前在立法会完成逃犯条例修订,可能是要避开每年一度的7-1大游行,以免有数十万人上街反对,令修例横生枝节。岑子杰又表示,一旦修例通过,就会打开中港之间互不引渡疑犯的司法保障缺口。

岑子杰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见,就是要将中共眼中藏身香港的逃犯移交到大陆受审,当然我们没有人知道那300人是甚么人,这个也是为中共送上一份礼物,就是从前中共的手臂触及不到的香港,现在不需要再用”洗头艇”,有一个傀儡特首签名,就可以立即将中共不想见到的人送回大陆,这个是它们最真正的目的。”

民主派针对台杀人案反建议日落条款

香港政府一直以港人陈同佳涉嫌在台湾杀害港人女友案为由,推动《逃犯条例》修订,不过潜逃返回香港的陈同佳,只是因为洗黑钱案被还押,案件4月29日将会在香港判刑,如果判囚少于1年,扣除被还押时间后有可能实时获释。

多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星期二(4月16日)召开记者会,提出反建议,要求香港政府撤回原有修例方案,尽快针对台湾杀人案另行修例,当中加入日落条款,”特事特办”,将陈同佳移交至台湾受审,修例在指定时间之内失效。

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表示,已就建议接触港府和建制派,而港府一直以台湾杀人案为由推动方案,如果港府拒绝民主派的日落修例建议,她认为,只显得港府以该案为由推动修例是”说谎”。对于台湾或拒绝在一国框架下接受移交逃犯协议,毛孟静认为,港府在日落修例时应避开不必要的政治陈述,令台湾愿意提出引渡要求。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星期三响应《逃犯条例》修订法案委员会首次会议,未能选出正副主席,他对会议就此完结感到失望、遗憾和更心急,他又要求立法会理性讨论。李家超并表示,如果以日落条款方式处理陈同佳案,可能以后每次发生需要引渡的案件也要再次展开法律程序,认为并不可行。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