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9 2021年3月3日 星期三

香港连侬说展览保存反送中运动抗争记忆 寓意信念撕不走


多名香港年轻人趁圣诞长假期举办“连侬说”展览及圣诞市集,重现部分去年反送中运动连侬墙的面貌,由义工诉说连侬墙背后的故事 (美国之音/汤惠芸)

去年6月初爆发的香港反送中运动大型游行集会及街头抗争,到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以及港区国安法影响,街头抗争趋于平静,各区开花表达港人心声的“连侬墙”亦几乎绝迹。

连侬说展览展示用白英泥粘贴的连侬墙文宣,一般人用手很难撕掉,寓意信念是撕不走。 (美国之音/汤惠芸)
连侬说展览展示用白英泥粘贴的连侬墙文宣,一般人用手很难撕掉,寓意信念是撕不走。 (美国之音/汤惠芸)

有年轻人最近趁圣诞假期,举办“连侬说”展览及圣诞市集,重现部份连侬墙的面貎,由义工诉说连侬墙背后的故事。其中一名展览发起人表示,国安法之下香港言论自由空间大幅收窄,他们抱着赌博的心态坚持举办展览,有心理准备有发起人可能会被拘捕甚至负上刑责,他们希望港人实践连侬墙的寓意:“信念撕不走”、“越压越强”。

香港社会运动首次出现“连侬墙”是2014年9月底爆发的雨伞运动,当时大批市民声援学生争取2017年特首真普选,占领金钟政府总部外的夏悫道,大批学生及市民在占领区用不同颜色的小型告示贴,写上争取民主自由的心声,粘贴在政府总部的外墙,拼凑出一幅五颜六色的大型民主墙,成为雨伞运动金钟占领区的地标。

香港反送中运动连侬墙几乎绝迹

2014年12月金钟占领区被清场后,大型的连侬墙亦被清除。至去年6月初爆发的反送中运动大型游行集会及街头抗争,大批抗争者在金钟政府总部外重建连侬墙,随着街头抗争遍地开花,反送中运动的连侬墙亦在各区开花,发展出区区各有特色的连侬墙,除了表达市民心声,亦是宣传抗争行动的重要媒界,甚至成为街头艺术作品,是反送中运动的独特街头风景。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以及6月30日深夜正式实施的港区国安法影响,街头抗争趋于平静,港人言论及表达自由的空间大幅收窄,一些反送中运动的口号成为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禁语,各区开花表达港人心声的”连侬墙”亦几乎绝迹。

年轻人办“连侬说”展览回顾抗争面貌

多名去年因为连侬墙结识的年轻“侬友”,最近趁圣诞假期,举办“连侬说”展览及圣诞市集,重现部份连侬墙的面貎,由义工诉说连侬墙背后的故事,回顾一幅幅属于香港人的独特街头抗争风景。

连侬说展览展出其中一名发起人”肥猫主人”狱中书写的亲笔信,展览亦设有摊位,让参观者写信给在囚抗争者给予鼓励。 (美国之音/汤惠芸)
连侬说展览展出其中一名发起人”肥猫主人”狱中书写的亲笔信,展览亦设有摊位,让参观者写信给在囚抗争者给予鼓励。 (美国之音/汤惠芸)

其中一名发起人Hugo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今年7月港区国安法实施后,在社运沉寂时,其中一名侬友“肥猫主人”构思有关今次连侬说的展览,希望唤起港人继续坚守信念。后来“肥猫主人”因为一宗抗争案件,10月底罪名成立被判入狱,其他“侬友”为了完成他的心愿,坚持举办今次展览。

国安法下展览发起人有被捕心理准备

Hugo坦言,国安法之下香港言论自由空间大幅收窄,他们抱着“赌博”的心态坚持举办展览,有心理准备有发起人可能会被拘捕甚至负上刑责。

Hugo说:“其实我们做这个展览加市集这件事情,我自己觉得我们背后都叫做有个赌注,我们可能是有人需要负上法律责任,可能会被捕。其实第一日的时候,我们亦都有负责人身份证(资料)被人抄了,不知之后会不会有起诉,我们暂时不清楚,暂时至少即是可以知道就是我们的活动可以继续进行,虽然有一点不完整、不同了。”

连侬说展览及市集入口处的海布充满圣诞气氛。 (美国之音/汤惠芸)
连侬说展览及市集入口处的海布充满圣诞气氛。 (美国之音/汤惠芸)

Hugo表示,为期4日的展览由上星期四(12月24日)圣诞前夕开始,至星期日(12月27日)结束,而展览第一日已经有食环署人员到现场巡查,运用一些条例要求取消展览。后来工作人员将部份展品围封,收起某些介绍展品的文字,改由义工义工诉说连侬墙背后的故事,不过,仍然有发起人被当局登记身份证资料。

围封部份展品改口耳相传方式表达

Hugo表示,国安法限制文字的表达自由,但是改由义工口耳相传,估计不会触犯法例,坚持继续举行展览。

Hugo说:“其实有没有国安法,其实我们都想传出去的,可能现在我们有些话是不能讲,甚至我们见到其中一些展品,有些东西是封起来,我们亦都受到一些政府部门打压,用一些条例去令到我们的展览要被逼取消,但是我们都想尽量去呈现,我们用口讲,不能让你看(展品),可能展示出来的东西它(当局)说不可以的,但是说话上面,我们讲它就没有办法去挑剔我们,我们继续努力尝试去做,我们今日都安排多些人手,即是在最后一日想将展览尽量去呈现出来,我们在展览都花了很多心思。”

连侬说展览义工仿制的连侬墙留言便利贴。 (美国之音/汤惠芸)
连侬说展览义工仿制的连侬墙留言便利贴。 (美国之音/汤惠芸)

展览入口处有两张大型透明胶布,中间贴满五颜六色的小型告示贴,写上港人争取民主自由的心声,重现金钟政府总部连侬墙的风景。 Hugo表示,这些都是由义工精心重造的仿制品。

Hugo说:“这些说话其实都是、相信是香港人的心声来的,里面因为当时那块(胶布)我们其实留在金钟的连侬墙,这块是我们找到一些义工去制造的一些仿制品来的,那些话其实都是一些义工想讲出来的东西,有些他们都很用心写了很久。”

寓意连侬墙的信念撕不走

去年多区连侬墙被不同政见人士破坏,有连侬墙义工受伤,将军澳连侬墙甚至发生斩人案,一名女支持者被斩至重伤,一度性命危殆。

Hugo表示,展览其中一部份介绍连侬墙张贴标语及海报的物料不断进化,令到不同政见人士不容易撕走文宣及标语,亦是寓意连侬墙的信念撕不走。

连侬说展览展出的连侬墙标语。 (美国之音/汤惠芸)
连侬说展览展出的连侬墙标语。 (美国之音/汤惠芸)

Hugo说:“我就尽量想讲解给人们知道我们的原意,初时我们就用一些喷漆去贴(文宣),就很容易撕的,后来就用一些墙纸粉,就难些撕掉,可能用力撕未必撕掉,用铲都可以清走的,到最后就改为用白英泥,用铲都是很困难才铲走,手是不可能撕走,我们原本的展览就是想带出信念是撕不走的。”

寄语港人“越压越强”

Hugo表示,在当局打压之下,展览仍然继续进行,而且每日有大批市民到场排队参观,他认为反应相当热烈,亦反映市民未望记去年的抗争。

连侬说展览的一幅横额,寄语香港人的抗争像连侬墙一样,撕了又补、越压越强。 (美国之音/汤惠芸)
连侬说展览的一幅横额,寄语香港人的抗争像连侬墙一样,撕了又补、越压越强。 (美国之音/汤惠芸)

Hugo又表示,香港连侬墙6年前由雨伞运动开始出现,至去年反送中运动各区开花,但是今年国安法实施后,街头的连侬场几乎绝迹,甚至移师到室内举办展览都受到当局打压,不过,他认为港人心里的连侬墙不会消失,希望港人实践连侬墙的寓意:“信念撕不走”、“越压越强”。

Hugo说:“我觉得这件事(港区国安法实施)都很严重打压到香港人,但是好像刚刚你有走过的的一个位置,最后在顶部那里有个(标语),即是‘越压越强’,我们就希望这件东西来过的人都看到,即是我们没有放弃过。”

参观者批港府漠视市民声音

参观“连侬说”展览、20多岁化名“香港人”的大学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她认为反送中运动未完,加上政府的打压愈来愈厉害,希望参观展览继续支持,让运动可以继续下去。

“香港人”表示,连侬墙代表香港人抗争的精神及心声,可惜由6年前的雨伞运动,到去年的反送中运动,政府都漠视市民的声音。

香港人说:“2014年雨伞(运动)的时候(连侬墙)只是在金钟夏悫道而已,但是到去年的时候已经是各区开花,它(连侬墙)就是象征着一种香港人的精神,可以在18区那样发放,而且当代表着政权所在的地方:金钟这个地方,市民的声音不被听见的时候,连侬墙就各区开花,政府常常说想听市民的意见,但是其实市民的意见正正就是反映在连侬墙上,但是大家又有没有去看呢﹖”

摸索香港民主运动新路径

香港人表示,连侬墙可以反映不同政见的市民的心声,在展览中亦看到市民在反送中运动不同的角色,是一场全民运动,港人的命运共同体。香港人又表示,国安法收窄市民的言论及表达空间,但正因为空间愈收紧,市民仍然用尽一切方法去争取表达空间的时候,才是自由的体现。

连侬说展览及圣诞市集设有多个摊位售卖自制产品,支持黄色经济圈 (美国之音/汤惠芸)
连侬说展览及圣诞市集设有多个摊位售卖自制产品,支持黄色经济圈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人表示,面对一个不愿意听民意的政府,她引述捷克第一任总统哈维尔的名著《无权力者的权力》,她认为香港市民应该用尽自己的能力,做自己能够做的事情,譬如多读书、多交流,建立一套更具体的民主制度及理念,摸索新的抗争路径。

“香港人”对记者说:“摸索新路径以及要读多些书,历史会告诉我们很多东西,因为哈维尔他当时那个地方,他们都是要经过十多年,南韩都是要十多年(去争取民主),台湾的历史亦都是,所以不要想着一年这样抗争就‘收工’(完成),‘有排挨啊’(还要忍耐很久)﹗

连侬说展览重现金钟政府总部连侬墙面貌。 (美国之音/汤惠芸)
连侬说展览重现金钟政府总部连侬墙面貌。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人”表示,今次连侬说展览是反映由民间书写的历史,反驳官方所讲“学生是暴徒”之类的论述,她认为这个才是香港民间历史的其中一个面貌,打破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刻板印象。

连侬墙首现捷克布拉格

连侬墙首先出现在捷克首都布拉格,1988年大批群众不满胡萨克共产主义政权,在布拉格修道院大广场的一面墙写上反抗标语,当中包括传奇乐队Beatles的灵魂人物约翰连侬(John Lennon)的肖像及歌词,事件及后发展成学生与警察的冲突。有参与者被称为“连侬主义者”,因为约翰连侬自1980年代起,被视为反战、追求和平的重要文化象征符号。

连侬墙以约翰连侬命名,但他本人未曾到访过连侬墙,因为约翰连侬1980年12月8日在美国纽约的公寓被疯狂歌迷枪杀,而连侬墙在1988年才出现。虽然约翰连侬没到过连侬墙,但群众将他的精神以涂鸦、文字,甚至街头演唱的形式延续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