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05 2021年10月16日 星期六

港人抗议警方冻结星火户口 义务律师指或激化抗争者


港人抗议警方冻结星火户口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0:11 0:00

港人抗议警方冻结星火户口,示威者手持标语高呼口号声援“星火同盟”。(美国之音图片/汤惠芸拍摄)

香港警方星期四下午高调宣布以涉嫌“洗黑钱”罪名,拘捕支援抗争者平台“星火同盟”的4人,并冻结平台一个接近1千万美元的银行户口,事件引发抗争者和市民不满。有网民号召星期五中午到中环皇后像广场示威,约200人参与。有从事金融业的示威者表示,警方检控不公甚至怀疑有政治目的,企图制造白色恐怖,也可能影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有义务律师表示,警方的打压可能会激化抗争者。

为声援支援抗争者的平台”星火同盟”,有网民星期五(12月20日)中午1点,在港岛中环皇后像广场发起“星火燎原、和你Lunch”行动。示威者手持标语及高呼口号声援”星火同盟”。

中环金融人指警方制造白色恐怖

在中环从事金融业、26岁的示威者Sam表示,警方没有任何实质证据,只是搜到超市现金券及购买个人保险产品,就以“涉嫌洗黑钱”的罪名,滥捕星火同盟4名人士。他参与”和你Lunch”行动,表达对警方检控不公甚至怀疑有政治目的,企图制造白色恐怖的不满。

Sam说:“星火除了法律支援之外,我想其实他们都会提供很多物资、资助、支援给整个运动。我想它除了想断绝这7千万之外,之后或者想类似白色恐怖的作用,用一个涉嫌(洗黑钱)的罪名去拘捕时候,其实完全无根据,希望透过这样去散播一个白色恐怖。”

Sam表示,他曾经捐助类似星火同盟的抗争者支援基金,他坦言不怕警方这种白色恐怖,会继续支持声援抗争者的基金。不过,他评估警方也在调整策略,重点打击支援抗争者的后勤组织。

影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Sam认为,警方这次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冻结星火同盟的银行户口,影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Sam说:“我想其他国家最直接的观感,绝对会是警察现在有一个涉嫌的罪行就可以冻结你户口的所有资金,对于衡量风险来说,自然风险是高了,因为你随时、不知几时就会你的资金被人冻结了,对于以前一直我们可以自由流动的金融体系,一定会有影响,因为其实相比起那些非自由流动的国家,我们香港其实有个优势在于我们完全没有任何的管制,外汇管制或者资金管制,自然在这个情况下会有一些负面的影响。”

金融从业员支持”揽炒”

另一位从事金融业的张小姐表示,星火同盟的户口可以在这样缺乏实质证据的情况下被警方冻结,她认为香港整个金融经济体系都会被破坏,背后有政治目的,亦是香港愈来愈中国化的趋势。

张小姐表示,以往曾经捐助星火同盟之类的支援抗争者基金,她估计星火同盟只是一个开始,当局之后可能会清算其他支援抗争者的组织,她坦言不怕被清算,而她支持反送中运动以及抗争者,是基于良心还有维护香港自由的核心价值。

张小姐还表示,警方的做法可能会激化抗争者,在接下来的周末以及圣诞节假期,可能会有较激烈的示威行动,瘫痪假日的消费。不过,张小姐说,不怕抗争者”揽炒”(同归于尽)的抗争行动,因为香港的经济崩溃的话,对中国都会有影响,所以她支持“揽炒”。

张小姐说:“从来都没有怕过,我们决定揽炒的时候,不是已经计算好了吗﹖都是那样啊,你没有牛扒吃、吃牛丸不会死的,香港人是不会死的。”

文职人员坚持争取五大诉求

从事文职工作的杜先生表示,警方在资料以及透明度不足的情况下,冻结星火同盟的户口以及作出拘捕行动,会令到一些外资以及他自己都感到害怕,打击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杜先生认为,香港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该要继续觉醒,他仍然会坚持反送中运动的五大诉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他认为每一个香港人都应该坚持自己的信念,在不同的岗位去发挥。

杜先生说:“觉得香港人要继续去醒觉,因为其实你会发现有大部份的人都是未醒觉的,即是我每日都见到有很多人在办公室里面生气,在办公室里面害怕,但是他们不肯站出来。这样其实正正是我们需要克服的事情,究竟你是一个在强权底下的社会里面、你应该要作出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或者你应该要怎样去行动呢﹖我觉得这个是需要大家去想的。”

学生组织呼吁国际关注

星火同盟被警方指控涉嫌洗黑钱被冻结接近1千万美元的户口在汇丰银行,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发言人张昆阳在社交网站帖文表示,收到美国国会的消息指,国会已经有人留意到汇丰早前取消星火同盟的户口,以及警察冻结星火同盟接近1万美元资产。

张昆阳认为,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资本一定是自由流动,今日可以巧立名目冻结星火,明日一定可以控制外资。“全球经济利益就会因为中国的政治命令而随时受损”,故此希望港人将事件变成国际新闻,并举行集会唤起国际关注。

学者忧政治干预打击香港国际地位

香港政治学者黄伟国星期五在一个记者会上表示,美国国会正在处理有关特朗普总统的弹劾议案,他估计对香港的关注会减少,不过,他认为星火同盟事件背后怀疑有政治干预,对香港最大的打击是法治以及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对未来香港一些国际评级都可能有负面影响。

黄伟国说:“因为原来你可以因为一个政治的理由,将一个政府觉得要赶尽杀绝的组织,将它的资金断绝,未来譬如外国的投资者、美国或者一些被中共针对的一些外国公司,是不是特区政府都可以用怀疑它们洗黑钱,说它支助一些恐怖组织为理由,冻结它的户口呢﹖我想这个带出来一个很负面的信息,反而是令到香港作为一个金融中心、遵守法治那个位置、声誉进一步受到损害,我也恐怕会不会对于未来香港在一些评级里面都会有一个负面影响。”

义务律师指应组织星火2.0

协助被捕抗争者的义务律师黄国桐表示,警方以洗黑钱指控星火同盟,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他认为警方只是以涉嫌洗黑钱的罪名才能申请冻结星火同盟的户口,他认为是以政治手法打击不同意见的人士。

至于其他声援抗争者的组织,例如6-12人道基金会不会成为警方接下来打击的目标,黄国桐认为,香港人不应该放弃要继续抗争。

黄国桐说:“我现在在想我们应该组织星火2.0,然后不要放弃,继续抗争。”

义务大律师指法律支援影响不大

另一位协助被捕抗争者的义务大律师张文锋表示,警方针对星火同盟的做法是企图制造寒蝉效应,污名化支援抗争者的组织。不过,他认为,警方的打压愈来愈不合理,事件反而会激起更多香港市民声援抗争者,甚至可能会激化勇武抗争者的情绪。

张文锋说:“其实本来看到(勇武抗争)已经平静了,偏偏警方要做很多行动要激化一些人出来,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都不知道警方为什么会有一个这样的决定。”

张文锋表示,警方申请冻结星火同盟约1千万美元的银行户口之后,对部份抗争者可能造成影响,因为有部份抗争者靠星火同盟取得经济支援,不过,法律支援的影响不大。

张文锋表示,他10月份加入抗争者义务律师的行列,主要是看到太多影片,对警方处理抗争者及市民的手法感到愤怒。他表示,有时候通宵达旦到警察局协助被捕抗争者保释等,都是免费的义助,很多义务律师都不是为了钱。

张文锋说:“其实我们一直都是免费做这些事情,因为其实很多人觉得有一些什么基金,其实最主要去警局那一部份其实是没有钱的,任何的基金都不会给这些钱出来,而最辛苦是要三更半夜去警局,这些最急、最忙、最辛苦的工作,但是我们一向有做都不介意的。”

香港金融业职工总会发声明谴责

香港金融业职工总会星期五发声明,引述警方以大量现金存入作为怀疑星火同盟涉洗黑钱的理据,但是星火同盟作为一个大型筹款平台,素以为抗争者提供人道援助闻名,每日有大量现金流动实属正常。

声明表示,”洗黑钱”的法律定义是将从犯罪途径所得的资产伪装成合法收入,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包括将犯罪得益存放至金融体系内,然后转换为另一种形式,并创造多层复杂的金融交易以隐藏该犯罪得益,例如以现金换成支票、贵重金属及股票等,经过不同的掩饰后,将”清洗”过的财产整合,再如合法财产般融入经济体系。

声明认为,警方并未能提供具体证据证明星火与洗黑钱活动有任何关连,质疑警方在未有充足调查下,高调公开事件是误导公众,意图令星火冠以不法组织之名,更希望以此恫吓市民停止支援抗争者。

声明又表示,担心先例一开,日后任何异见者或组织,都有可能被冠上”洗黑钱”罪名,更要面临其资产被冻结的风险,使人身及财产安全失去真正保障,严重打击外资对香港经济自由度的信心,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更受到重大威胁,香港金融业职工总会对事件予以强烈谴责。

星火同盟指被捕4人已保释

星火同盟星期五下午约4时许在facebook专页发帖文表示,被捕的4名人士早在星期四晚7时左右,全部获保释离开警署,感谢各方关心。星火同盟强调,该平台的被捕支援工作从没受到影响,承诺会继续全力支援因抗争而被拘捕的人士。

据香港传媒报道,星火同盟于2016年成立,当时主要协助同年2月初发生的旺角冲突被捕者,运作至今,现时协助反送中运动当中的有需要人士,包括提供被捕支援热线。按星火同盟的社交网站介绍,他们提供的抗争支援包括被捕者保释、法律咨询、紧急医疗资助、探访及援助在囚者以及他们的家属等。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