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55 2020年3月29日 星期日

香港和平占中发起人之一陈健民刑满出狱 无悔付出代价争取民主


香港和平占中三名发起人朱耀明(右起)、陈健民及戴耀廷。(摄影:美国之音 汤惠芸)

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了九个多月后,2014年和平占中发起人之一陈健民刑满出狱,声言无悔当初为争取民主付出代价。他深信现在香港人更应明白当年占中运动组织者为何要公民抗命。尽管理解目前年轻人激烈抗争,但陈健民始终对有年青人牺牲感到难过。

经历327日牢狱生涯的陈健民,星期六(3月14日)早上面带笑容离开服刑的西贡壁屋监狱。他向监狱外迎接他的过百名支持者挥手,并且高呼2014年雨伞运动的口号:“我要真普选”。

陈健民出狱称无后悔为争民主付代价

与陈健民同案、因雨伞运动被控“公众妨扰”等罪名的另外两名和平占中发起人戴耀廷、朱耀明;立法会议员陈淑庄、邵家臻;前学联常委张秀贤、钟耀华;社民连主席黄浩铭、民主党前主席李永达,以及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等民主派人士都有到监狱外迎接陈健民出狱。

陈健民太太手持鲜花及生日蛋糕,为星期一(3月9日)在狱中渡过61岁生日的陈健民补祝生日,支持者亦为他献唱生日歌。

陈健民在监狱外会见传媒表示,很开心可以重获自由,看见众多支持者迎接出狱,为此感到激动。他强调,无悔为争取民主付出代价。

陈健民说:“我入狱都差不多11个月了,监房的日子当然是艰难的,但是我完全没有后悔、没有一刻后悔。”

他形容,刑满的感觉好像完成“毅行者”(香港攀山越野马拉松赛事) 一样,身体虽然疲倦,但心灵更加充实,他感谢狱中职员及囚友对他非常友善。

港人经历反送中应更明白公民抗命

陈健民相信,经历反送中运动之后,香港人更应明白当年他们为何要用公民抗命争取民主。

陈健民说:“其实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我们只是希望有一个制度,使当权者真正谦卑,我们的政府是向我们的市民负责,而且我是相信只有民主才能够去到捍卫我们的自由,以及我们的法治。希望各位市民继续努力下去。”

由于在狱中缺乏资讯,只能接触主流传媒,所以他难以具体评论超过9个月的反送中运动。但他理解年轻人以激进方式抗争,对有年青人牺牲性命感到难过。

陈健民说:“我是非常之难过的,特别我自己是一个教师,所以可以说很久都无办法对这件事释怀。我亦都见到有些年青人可能会有一些很激烈的行为,但我很相信他们都是被政府迫出来的,因为很简单你看看我们个社会都有共识,要政府做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我入来(坐牢)这个(反送中)运动就开始,到我牢也坐完了,都看不到政府有任何诚意可能会成立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去还真相一个公道,所以你想想市民怎可能会不愤怒呢?”

将与被捕抗争者分享狱中心得

陈健民表示,他出狱后可与被捕抗争者分享狱中心得,让年青人提早有入狱的心理准备。

陈健民说:“最主要怎样可以将一些负面的事情变回正面,我这些日子其实都可以过得很平静,都是需要有些心法的,......如果将来真的不幸要入狱的话,都是过得有意义些。”

针对反送中运动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陈健民认为,每个人可能都赋予不同的意义,有些人可能觉得想光复到以前的香港,回复之前珍视法治、自由等核心价值的香港。

陈健民说:“有些人可能就说我要革命,推翻政府,有些人可能就是说我想回去以前香港里面我们珍视的一些核心价值,觉得香港已经沦落了,有些东西已经不见了,我想光复回去,即是想回去以前我们珍视的法治、自由,所以我想不同人有赋予不同的意义给它。”

称普通法尊重公民抗命坚持上诉

陈健民表示,“占中九子”案的上诉仍在安排中,他强调上诉对他个人没有太大影响,因为他已经服刑完毕,但是他们认为在控罪上有不合适的地方,为了将来不想有一个不良的案例,仍然觉得有必要上诉。

邵家臻指陈健民入狱为港人受苦

与陈健民同案、因“公众妨扰”等罪名被判入狱8个月的立法会议员邵家臻表示,牢狱生涯对陈健民的冲击不大,他仍然充满能量、坦然面对,觉得坐牢是2013年开始的和平占中运动的一部分,他希望为香港人受苦。

邵家臻说:“他最近讲的讲法就是当我们一齐去做一个占中,都不能够撼动这个政权的时候,能够最后再做的就是为香港人受苦,为香港受苦。”

邵家臻表示,“占中九子”案的上诉原本排期在今年2月24至26日审理,受武汉肺炎疫情影响,上诉案需要改期,可能半年后即是8月底至9月才有机会再开庭审理。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