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4 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香港各界回应再有10名区议员宣誓后被取消资格 民主党指红线不清晰


香港政府9月24日举行第二场区议员宣誓仪式(香港政府新闻处图片)

香港民主党部份区议员在宣誓后被当局取消资格,使该党剩下的区议员人数少于20人。党主席罗健熙形容情况严重。有评论员分析,北京已经不在乎立法会选举是否“清一色”只有建制派参与,预期未来香港政治可能会走向“朝鲜化”。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今年3月底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后,香港立法会今年5月随即通过修改有关公职人员宣誓的条例,将2019年11月底透过选民一人一票直选产生的452名民选区议员,纳入必须宣誓效忠的行列,相关条文5月21日刊宪,当日生效。

10名九龙区议员被指宣誓无效被取消資格

有关区议员宣誓的修例通过接近4个月后,香港政府9月10日才正式开始,分批安排区议员宣誓,期间怀疑多次透过传媒“放风”(放出风声),7月中下旬会安排区议员宣誓,如果被界定不符合宣誓效忠要求,将会被DQ(取消资格),而且会被追讨去年1月上任起所有薪酬及津贴,估计每人涉及超过100万港元(约13万美元)。

据多家香港传媒统计,9月10日首批区议员宣誓前,有超过200名非建制派区议员主动辞职。

55名九龙区议员9月24日完成宣誓后,香港政府上星期三(9月29日)宣布,其中10名区议员被裁定宣誓无效,即时取消资格,包括担任区议员30年的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涂谨申,以及被认为是支持参选立法会的民主党副主席梁翊婷、参与去年民主派立法会35+初选、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准保释的深水埗区议员、大律师刘伟聪等人亦被时取消资格。

连同首批宣誓的港岛区议员,截止星期一(10月4日)共有17名区议员被裁定宣誓无效,丧失资格(被DQ)。

被取消資格区议员不认同当局指控

其中一名被时取消资格的油尖旺区议员朱江玮表示,他被指控于今2020年1月及3月在社交网站上帖文展示“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 (光时)旗帜的照片,质疑他推广港独讯息,要求解释。他已回信不认同当局指控。

朱江玮说:“街坊送给我的时候,究竟那个意思是怎样呢﹖其实有一宗案件上面,法庭的法官都认同,就是当时这8个字、‘光时’,就它代表的意思每个人都可能不同的。”

在去年7月国安法正式实施之后,已经有居民跟他说展示“光时”旗帜可能违反国安法,他已经即时删除相关社交网站帖文,并且将“光时”旗帜收起。

质疑当局已经有取消資格名单

朱江玮表示,政府指控他的涉嫌不支持拥护《基本法》的行为,发生在国安法生效之前,他认为相关指控不合理,他形容宣誓是“多余”,但亦无奈要接受相关的结果,质疑当局已经有取消资格的名单。

朱江玮说:“所以我就觉得宣誓其实不是一件很必要的事,即是有点‘多余’,但是没办法了,现在政府它是要推行,亦都已经本地立法了,但是它(政府)在回覆我那个宣誓的过程里面,其实我就看得出,它好像那些问题及(是否)想知道我的答案,其实好像不是很重要,而它心目中好像已经有(DQ)名单了。”

朱江玮质疑港府借宣誓打击区议会的异见势力,今后他打算开设“黄店”或社企,提供平台凝聚民意,但仍要视乎当局是否追讨2020年1月上任以来的所有薪酬及津贴。

忧宣誓扩大到各阶层导致人人自危

朱江玮批评,港府为宣誓而将区议员过去的言行无限追溯、上纲,包括相关法例立法之前,是相当荒谬。他预见将来不同社会阶层都可能要宣誓,包括医护、教师等,监誓的权力亦会下放,香港将会人人自危,严重破坏社会稳定,可能比区议员被DQ更重要。

朱江玮说:“这些人家‘打份工’(做工作)而已,我们就是民意代表,这个是有政治上的职能,我们反映民意,你(当局)说不通的、这个民意是‘港独’,我真的觉得你起码要有一个公开的辩论。”

多名民主党“参选派”区议员被取消資格

新选制下的首次立法会选举将于12月19日举行,新选制会否令参选人变成“清一色”、民主派最大政党民主党是否参选,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民主党9月26日召开会员大会,讨论12月立法会选举事宜,不过,大会并没有就是否派人参选进行表决,最终授权由中委会制订甄选机制,党员有意参选可以主动报名。

民主党召开会员大会3日后,被外界认为是参选派的两名九龙区议员梁翊婷及曾自鸣被当局正式取消资格,连同早前被取消资格的港岛东区区议员苏逸恒,民主党参选派区议员最少有3人已经被取消资格。

民主党预料宣誓后只剩不足20名区议员

民主党主席罗健熙星期日(10月3日)接受NOW新闻问时表示,估计全部区议员完成宣誓后,该党可能只剩下不够20名区议员,情况比想像中严重。而区议员被取消资格后5年内不得再参选,对民主党参选立法会亦会有影响。

罗健熙指出,这次区议宣誓的红线不清晰,令人难以摸索,对新制度下“爱国者”的定义要重新认识。

罗健熙说:“现在我们去面对一个新的政治环境、新的一个对于‘爱国者’的定义的时间,其实我想我们都还在摸索究竟是些什么﹖究竟例如我们那些区议员,大家都是同一个党,有些过到(宣誓)有些过不到,其实我们都还在看究竟实际上除了之前讲那几条、传出来那几条红线之外,有没有其他东西是可能牵涉在内呢?”

评论员指香港政治或朝鲜化

时事评论员黄伟国分析,这次北京已不在乎立法会选举是否“清一色”,未来香港的政治可能会走向“朝鲜化”。

罗健熙表示区议员宣誓的红线不清晰 (美国之音/汤惠芸)
罗健熙表示区议员宣誓的红线不清晰 (美国之音/汤惠芸)

黄伟国说:“但是如果你香港整个政治制度已经没有一个竞争性,全部都是 ‘近亲繁殖’、私相授受、委任、或者甚至是靠关系、靠背景来上(位)的话,你在一个这样的政治环境,其实等如‘北韩化’的一个香港的话,我想它们(民主派)唯一的价值,可能是地下化。”

16名新界区议员宣誓存疑需提交资料

黄伟国分析北不在乎立法会选举是否“清一色” (美国之音/汤惠芸)
黄伟国分析北不在乎立法会选举是否“清一色”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政府星期一(10月4日)下午举行第3场区议员宣誓仪式,涉及50多名新界区议员,当中多名区议员与去年民主派立法会35+初选有关,包括沙田区议会主席李志宏、沙田区议会副主席黄学礼、沙田区议员卢德明、黄浩锋、石威廉,以及民主党的吴定霖,西贡区议员柯耀林更是初选47人案的被告之一。在宣誓前夕,至少两名沙田区议员宣布辞职。

北区区议员侯志强(红色领带者)10月4日下午到北角社区会堂参与宣誓仪式 (美国之音/汤惠芸)
北区区议员侯志强(红色领带者)10月4日下午到北角社区会堂参与宣誓仪式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政府星期一晚上7时公布,当中16名新界区议员宣誓的有效性存有疑问,李志宏、石威廉、柯耀林、吴定霖、黄学礼等,已向有关区议员发信要求提供额外资料,以决定其宣誓是否有效。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