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0 2021年12月7日 星期二

香港9日内3宗接种科兴疫苗死亡个案 有市民对中国制疫苗没信心


香港食肆员工、学校教职员、公共交通从业员等7大优先群组3月10日开始接种德国制复必泰疫苗,荔枝角公园体育馆接种疫苗中心门外,有排队接种疫苗的人龙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政府在欠缺第三期临床数据下,2月中批准中国制科兴疫苗紧急使用,更抢先成为第一款在香港接种的新冠肺炎疫苗。由3月初开始,香港9日内录得3宗接种科兴疫苗后死亡个案,另有3宗个案需要送入深切治疗部留医,情况危殆。

不过,港府疫苗专家委员会多次重申,死者都有长期病患,认为死因与接种疫苗没有直接关系,不愿意叫停接种科兴疫苗,甚至继续扩大接种群组。

有长者表示,因毒奶粉等问题对中国制疫苗没信心,选择接种德国制BioNTech(复必泰)疫苗。另有学者表示,中国企图借香港打开疫苗外交的局面,批评港府甘愿作“马前卒”。

香港政府疫苗专家委员会2月中表示,虽然中国制科兴疫苗未有第三期测试数据刊登在国际医学期刊,不符合香港政府早前自行订立的新冠肺炎疫苗使用标凖,但是外地的测试显示科兴疫苗的效能在18岁以上的群体,介乎大约50%至91%,认为效益大过风险,因此建议港府批准使用。

港府延后两天公布首宗死亡个案

香港政府2月18日宣布,批准科兴疫苗在香港紧急使用,成为继德国制BioNTech(复必泰)疫苗之后,第二款获批紧急使用的新冠肺炎疫苗,但是首批100万剂科兴疫曲率先在2月19日下午由北京运抵香港,成为第一款在香港接种的新冠肺疫苗。

63岁的特首林郑月娥2月22日联同多名司局长率先接种科兴疫苗,比5个优先群组市民的疫苗接种计划首日2月26日提早4日。

至3月初有香港传媒揭发,一名63岁男子2月26日接种科兴疫苗,两日后出现急性呼吸困难,2月28日凌晨自行前往伊利沙伯医院急症室求医,至当日早上6时离世。

港府卫生署没有即时公布这宗接种疫苗后死亡个案,两日后由传媒率先揭发,卫生署官员才紧急召开记者会交待,表示死者患有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症、并怀疑有缺血性心脏病,认为死因有待调查。疫苗专家委员会审视该死亡个案后,初步一致认为事件与疫苗接种没有直接关系。

9天内录得3宗接种科兴疫苗后死亡个案

截止星期一(3月8日),短短9天内香港共录得3宗接种科兴疫苗后死亡个案,第二名死者是55岁女子,3月2日接种科兴疫苗,初步死因是急性心肌梗塞,死者有长期病患,包括高血压及高血脂等;第3名死者是71岁老翁,上星期三(3月3日)到私家诊所接种科兴疫苗,几日后死亡,是香港首宗在私家诊所接种疫苗后的死亡个案;另有3宗个案需要送入深切治疗部留医,情况危殆。

不过,港府疫苗专家委员会多次重申,死者都有长期病患,认为死因与接种疫苗没有直接关系,不愿意叫停接种科兴疫苗,甚至继续扩大接种群组,包括食肆员工、公共交通从业员、建筑工人、学校教职员等,星期三(3月10日)开始可以接种科兴及BioNTech(复必泰)疫苗,预计有130万人合资格。

港府抗疫专家、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3月7日率先到疫苗中心, 自行接种德国制BioNTech(复必泰)疫苗。 (香港医管局图片)
港府抗疫专家、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3月7日率先到疫苗中心, 自行接种德国制BioNTech(复必泰)疫苗。 (香港医管局图片)

袁国勇亲自接种复必泰疫苗

港府抗疫专家、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星期日(3月7日)率先到疫苗中心自行接种德国制BioNTech疫苗。袁国勇接受传媒访问表示,他年过60岁,不能参加香港大学研发疫苗的第一期临床研究,而且要接触病人,亦要视察疫情爆疫点,因此他选择疫苗要“猛一啲、副作用可能多一啲,但保护可能强一啲”的BioNTech疫苗。

有别于另外两名担任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前特首董建华及梁振英,前特首曾荫权是选择接种德国制BioNTech疫苗。

属于优先组别的香港市民星期三(3月10日)起可在7间由医院管理局营运的社区疫苗接种中心接种BioNTech疫苗,香港首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到中山纪念公园体育馆接种BioNTech疫苗,不过,他没回应传媒提问。

有长者表示,因毒奶粉等问题对中国制科兴疫苗没信心 (美国之音/汤惠芸)
有长者表示,因毒奶粉等问题对中国制科兴疫苗没信心 (美国之音/汤惠芸)

82岁香港市民对中国制疫苗没信心

82岁的香港市民李先生到荔枝角体育馆疫苗接种中心接种BioNTech疫苗,他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知道有些人接种中国制科兴疫苗后有不良反应,他又表示,会选择疫苗的生产国家,因为毒奶粉等问题,心理上对中国制疫苗没有信心。

记者问:“觉得德国来的(疫苗)会安全些﹖”

李先生说:“应该是的、以我来讲就是了。”

记者问:“为什么会比较不信任(中国)大陆货(疫苗)呢﹖”

李先生说:“不可能解释的,因为它(中国)奶粉都变了大头怪婴,无得讲的(不可能的)。”

科兴疫苗多负面新闻令市民没信心

24岁从事航运业的香港市民周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由于近中传媒不断报道接种中国制科兴疫苗后发现多宗死亡个案等负面消息,他选择接种德国制BioNTech(复必泰)疫苗,感觉会安全些。

周先生说:“其实因为感觉会安全些,因为其实新闻不断出现说,科兴有几多人因为打了这完这个疫苗有很强烈的副作用,这样会对科兴没什么信心,所以才会选在香港没什么负面新闻的复必泰(疫苗)。”

周先生表示,袁国勇选择接种复必泰疫苗,亦会增加他对接种这款疫苗的信心。

周先生说:“都会的,其实袁国勇作为一个医学界的权威人士,他亦都需要不断巡视一些疫情比较严重的地区,可能那些权威人士去打的时候,他接种这一款(疫苗)亦都会大大增加我们对它的信心。”

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前助理教授钟剑华表示,北京当局希望抢先研发疫苗, 以洗脱中国将疫情扩散到全世界的嫌疑,又企图借香港打开疫苗外交的局面, 他批评港府甘愿作”马前卒” (美国之音/汤惠芸)
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前助理教授钟剑华表示,北京当局希望抢先研发疫苗, 以洗脱中国将疫情扩散到全世界的嫌疑,又企图借香港打开疫苗外交的局面, 他批评港府甘愿作”马前卒” (美国之音/汤惠芸)

学者批北京图以疫苗外交“洗底”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星期一(3月8日)在中国全国人大会议外长记者会上提及疫苗外交,他表示,中国将推出国际旅行健康证明电子文件,落实“健康码国际互认倡议”,协助人员往来。

针对外国有声音质疑中国疫苗外交,王毅表示,中方反对搞“疫苗民族主义”,不接受制造“免疫鸿沟”,并抵制任何把疫苗合作政治化的企图。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前助理教授钟剑华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北京当局希望抢先研发疫苗,以洗脱中国将疫情扩散到全世界的嫌疑。

钟剑华说:“北京当局想透过尽快研制到疫苗,抢先其他疫苗希望第一‘洗底’、洗脱它令到这个武汉肺炎向全球散播这个指责,一早已经露出马脚了,好了,它希望透过尽早研究疫苗出来的话,抢先其他地方希望‘洗到底’,但是这个就已经不成功了,已经被其他辉瑞那些抢了头,但是它现在仍然都在第三期报告都未有。想将这只药(科兴疫苗)透过各种方式,即是平价卖也好、送也好,给了所谓69个国家,这些国家基本上都是一些相对比较经济发展落后,或者社会发展水平比较低一些的国家,用这个方式希望去抵销国际社会,觉得中国要为这次这件事(疫情扩散)负责这个责任,以及希望借此重新建立中国较为正面的形象。”

忧利用香港打开疫苗外交局面

钟剑华表示,由于中国制科兴疫苗缺乏第三期临床数据等,未得到国际上发达国家的信心,他认为北京企图借香港打开疫苗外交的局面。

钟剑华说:“但是现在大家都知道,一个多月之前法国总统马克龙已经讲了,这只药(科兴疫苗)第三期报告都没有,就拿出来用的话,有危险会造成这个病毒更加快去变种,以及这个产生抗体,所以现在西方国家基本上都不会批这只药(使)用。现在在经济发展及社会发展水平较高地区里面,用这只药的似乎就只有香港,所以我想香港就变成一个很重要的基地,用香港这个相对于其他那69个国家,较为经济水平好、发展水平比较好、社会水平亦都比较好,如果这只药在香港能够打开局面的话,亦都帮这只药‘洗到底’,就算它没有第三期报告,但是现在的结果是真的不理想,死了3个人、有3个入了ICU(深切治疗室),另外有几个都病、入了医院,所以其实那个(事故)比例都不可以说低的。”

批港府死不认错做法丑陋

钟剑华形容,香港政府无视多宗接种科兴疫苗后死亡及严重反应个案,是“死鸡撑饭盖”(死不认错),甘愿作北京的“马前卒”,他又批评疫苗专家小组不负责任。

钟剑华说:“所以其实现在还‘死鸡撑饭盖’ (死不认错),我觉得相当之不负责任,或者说它(中国)如果意图用这个方法,令香港成为试验这只药(科兴疫苗)的第一个经济发达地区的话,我觉得经过这3个死亡(个案)、3个ICU(危殆个案)之后,再加上香港人有两三成人(预约接种科兴疫苗)失约,它这个盘算已经破产了,而它疫苗外交希望打开局面,这个构想事实上亦都不成功了。不过,现在就是特区政府亦都似乎不介意做这个‘马前卒’,继续‘死鸡撑饭盖’(死不认错),明知有问题都继续用,还要将优先注射(群组)扩大到7类,其实整个做法我觉得相当知不负责任,更加要谴责那些所谓(疫苗)专家小组那些成员,根本是出卖他们的专业。”

钟剑华表示,香港政府在欠缺第三期临床数据下,批准中国制科兴疫苗紧急使用,很多医学界以及防疫专家都认为是破坏专业规矩,而且科兴的使用说明都列明,60岁以上人士不适合接种,但是63岁的特首林郑月娥却率领多名高官,亲身接种科兴疫苗去鼓励市民接种,有评论怀疑这种做法是向中国内地“擦鞋讨好”,而9日内出现3宗接种科兴疫苗后死亡个案,疫苗专家小组仍然表示,与接种疫苗没有直接关系,钟剑华认为,整件事情相当丑陋。

香港政府星期二(3月9日)公布,截至星期一(3月8日)晚8时的24小时内,约9,900人打科兴疫苗,较星期日(3月7日)回升两成,但接种率只有72%,是港府上星期三(3月3日)开始公布相关数据以来最低。香港累计约103,800人打了第一剂疫苗,当中101,700人打科兴,2100人打BioNTech(复必泰)。换言之,首批5类优先群组的240万人,至今不足5%已接种疫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