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8 2021年12月8日 星期三

港府首次突袭封锁油麻地强检发现一宗确诊 议员批成效低如军管式行动


港府1月26日晚首次在油麻地实施"突袭式"封区禁足强制新冠肺炎病毒检测, 有受影响居民当晚在封锁区内接受病毒检测。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政府继上星期六凌晨史无前例在九龙闹市油麻地佐敦部分社区,首次实施封区“禁足令”,强制指定区域内7千多名居民48小时内进行新冠肺炎病毒检测,星期二晚为避免“走漏风声”,首次实施无预警的突袭式封区强检行动,封锁油麻地几幢大厦约11小时,要求居民禁足并接受强制病毒检测。

港府表示,三百多名居民接受病毒检测,找到一宗确诊个案。有受影响市民批评封区强检成效低及扰民。有区议员表示,这次突袭式围封有如军管式行动,批评是一场扰民的“政治秀”。

香港政府上星期六(1月23日)凌晨4时宣布,将九龙闹市油麻地佐敦部分社区划为“指定区域”,史无前例实施“禁足令”,强制指定区域内约1万居民在48小时内完成新冠肺炎病毒检测,目标是达到“小区清零”,是抗疫一年以来最严厉的措施。

港府首次在油麻地突袭封区禁足强检

佐敦一带的受限区域封锁接近48小时后,星期一(1月25日)凌晨3时半左右正式全面解封,港府宣布封锁区内超过7千人接受病毒检测,发现13宗确诊个案,阳性比率为0.17%。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二(1月26日)早上会见传媒表示,围封佐敦受限区域的强制检测行动成功,不过,她认为,为免封区前“泄漏风声”,令部分居民提前离开封锁区,下次相关行动要保密、缩小范围至一条街或几幢相连楼宇,以及压缩居民不能离开住所的时间,她表示,期望做到“突袭式”封区。

香港政府在油麻地以“突袭”封锁的方式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香港政府在油麻地以“突袭”封锁的方式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就在林郑月娥会见记者后约9小时,港府突然在星期二晚7时宣布,引用防疫条例第599J章作出限制及检测宣告,即时封锁油麻地碧街及东安街一带,封锁区内3幢住宅大厦的居民受影响,即时被“禁足”不能够离开封锁区,并要接受强制新冠肺炎病毒检测。

油麻地碧街突袭封锁区内的居民排队接受强制新冠肺炎病毒检测,港府公布封区11小时,约有330名居民接受检测,找到一宗确诊个案,阳性比率0.3%。 (美国之音/汤惠芸)
油麻地碧街突袭封锁区内的居民排队接受强制新冠肺炎病毒检测,港府公布封区11小时,约有330名居民接受检测,找到一宗确诊个案,阳性比率0.3%。 (美国之音/汤惠芸)

区议员批封区如实施军管是扰民政治秀

民主党油尖旺区议员曾自鸣星期二晚到现场了解首次“突袭式”封区禁足强检行动,并提醒受影响居民接受强制病毒检测。

曾自鸣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这次被突袭式封区的3幢大厦当日并没有发现确诊个案,而且该区居民近日已经接受过强制病毒检测,他不明白为何当局要封锁这几幢大厦。

民主党油尖旺区议员曾自鸣表示,港府在油麻地及佐敦实施封区禁足强制检测,有如军管式行动,他批评是扰民的 “政治秀”。 (美国之音/汤惠芸)
民主党油尖旺区议员曾自鸣表示,港府在油麻地及佐敦实施封区禁足强制检测,有如军管式行动,他批评是扰民的 “政治秀”。 (美国之音/汤惠芸)

记者问及早前有专家表示,当局首次实施封区禁足令之前,其实油麻地、佐敦、深水埗等地区已经有多幢大厦居民被要求接受强制病毒检测,而市民亦相当配合,愿意即时接受检测的比率高达9成,专家质疑,除非当局认为区内居民大部份不愿意合作,否则没有必要实施这类封锁禁足、限制市民人身自由的检测方式。

曾自鸣回应表示,他观察油麻地及佐敦两次封区禁足的实施情况,他认为当局有如实施军管式的行动,批评是一场扰民的“政治秀”。

港府1月26日晚首次在油麻地碧街及东安街一带实施”突袭式”封区禁足强制检测,警方在现场看守,不让封锁区内的居民离开。 (美国之音/汤惠芸)
港府1月26日晚首次在油麻地碧街及东安街一带实施”突袭式”封区禁足强制检测,警方在现场看守,不让封锁区内的居民离开。 (美国之音/汤惠芸)

曾自鸣说:“我看到今天(1月26日)以及在佐敦(封区)的时候,其实它(当局)是有一个军管式的画面出来。刚刚上去(封锁区)大厦的第一批人,不是协助检测的工作人员,而是它们的摄制队,整套保护装备,跟着有摄制队,然后我不知道今日会不会有各区的指挥官又过来打气、挥手那样,完全是一个‘政治秀’来的,即是我觉得‘政治秀’你要做没问题,你就找些临时演员去做吧,不要找街坊(居民)来搞。谁人将政治去搞香港市民呢﹖现在很明显的。”

批评封区禁足强检成本效益低

曾自鸣表示,以上次佐敦油麻地封区强检,动用政府多个部门超过3千人力,超过7千名市民接受强制检测,只是找到13宗确诊个案,他估计每宗确诊个案最少要花超过2百万港元(接近26万美元)的公帑,他批评成本效益偏低。

曾自鸣说:“我没有记错的话,如果我初步计算,之前佐敦(封锁区)它(当局)找到那13宗(确诊)个案,每一宗未计食物,光是计几个部门、当它假设时薪约150元(港币,约20美元),它是大约花了200多万去找一个人,究竟值不值(得)﹖我想公众都有考虑,即是它之前可以派5千元(港币,约645美元)去利诱那些确诊个案去自己'举手'(自首),为什么什么都不做呢﹖”

曾自鸣表示,香港人抗疫一年,但是港府一直没有善用公帑,拒绝“全民派钱”,之前的防疫抗疫基金大部份是派给大财团以及业主,一般市民未能受惠,他批评港府的防疫政策是欺压市民。

曾自鸣说:“即是香港人抗疫了一年了,我们要的全民‘派糖’派钱),要一些直接的金钱支援,而不是将那些钱,拿了我的身份证(资料)卖给一间公司,跟着公司都赚不到,就直接交到地产那里交租,不是这样,即是要齐心抗疫需要市民是要相信政府去做一些事情,而政府在做的事情,现在是完全在欺压市民,不是叫市民去帮手(忙)。”

民主党油尖旺区议员李伟峰表示,港府1月26日晚在油麻地实施突袭式封区禁足强检,吓怕部份居民,令他们不敢回家,他质疑封区强检作用不大。 (美国之音/汤惠芸)
民主党油尖旺区议员李伟峰表示,港府1月26日晚在油麻地实施突袭式封区禁足强检,吓怕部份居民,令他们不敢回家,他质疑封区强检作用不大。 (美国之音/汤惠芸)

区议员质疑封区强检吓怕居民作用不大

民主党油尖旺区议员李伟峰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港府在星期二晚7时突袭式封锁油麻地碧街3幢住宅大厦,他认为选择在下班时间实施封区禁足行动,吓怕部份居民,令他们不敢回家,他质疑封锁社区的作用不大。

李伟峰说:“现在你见到的情况就是一些街坊(居民)可能都未完全放工(下班),你(当局)要他(们)回来,可能他来到见到你(封区)搞到这样,还不走吗﹖即是那个(封区强检)的意义何在呢﹖这个是一个问题来的,当然你可以说我之后会抓他,好了,如果用你们、用政府的想法就是说,你抓回他的时候,其实病毒已经扩散了,如果真的有事的话,问题就是永远他们的想法上是有一点状况,即是究竟他怎样去拿捏呢﹖我想这个它们真的要想一想。”

多名穿着全套保护衣的工作人员指示油麻地突袭封锁区内的居民接受强制病毒检测。 (美国之音/汤惠芸)
多名穿着全套保护衣的工作人员指示油麻地突袭封锁区内的居民接受强制病毒检测。 (美国之音/汤惠芸)

居民不满围封安排批扰民

这次突袭式封区禁足强制检测,围封约11小时后星期三(1月27日)早上约6时正式解封,居民持有阴性病毒检测手机短讯及手带,可以离开封锁区。

有受影响居民接受传媒访问表示,不满港府围封的安排,认为是扰民。

一名油麻地居民对美国之音记者说:“我饮完茶去大坑东球场做运动,走数个圈。疫症没错是天灾横祸,全球都有,但做这些小动作是扰民。”

1月26日晚油麻地封锁区内需要接受突袭式强制检测的居民,领取政府派发的食物等物资。 (美国之音/汤惠芸)
1月26日晚油麻地封锁区内需要接受突袭式强制检测的居民,领取政府派发的食物等物资。 (美国之音/汤惠芸)

林郑指下一目标是逐步达致“清零”

港府星期一宣布油麻地碧街封区强检11小时,期间约有330名居民接受病毒检测,发现1宗确诊个案。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社交网站帖文表示,不要少看任何一个感染的源头,行动也需要让“受限区域”内的居民安心。林郑月娥又表示,整个行动只用了11小时,感谢居民的合作,亦要为约380名来自民政事务总署、油尖旺民政处、深水埗民政处和警务处的同事“点赞”。

林郑月娥表示,这次行动采用了抗原和核酸的“双轨检测”,以加快识别感染者并送入医院进行隔离。她说政府下一个目标是如何用好抗疫工具,走在社区出现感染之前,并逐步达致“清零”。

属于民主党的油尖旺区议会议员李伟峰星期三(1月27日)在电台节目表示,估算封锁区域住了约500至600人,但昨晚有90多户无人应门,只有330名居民接受检测,即仅约半数人做了检测,估计部份居民可能外出工作未返或夜班工作,亦有居民担心家中子女无人照顾。他对晚上突袭封区检测感到无奈,导致当地居民晚上不能好睡,星期三又要继续上班。

进入港府大楼办事处必须使用手机程式

香港政府星期二公布,考虑到社会和经济运作需要,由星期四(1月28日)开始,政府部门除了会继续提供紧急和必须的公共服务外,也将会恢复部份基本公共服务。市民要进入政府大楼或办事处,必须使用手机“安心出行”程式扫描现场的二维码(QR code)报到,才可以进入政府大楼或办事处。

公民党秘书长梁嘉善表示,港府推出安心出行手机应用程式超过两个月,市民对于私隐保障有疑虑,亦不希望被当局透过手机应用程式追縱行纵,她认为港府应该全面封关,源头堵截病毒源头。 (美国之音/汤惠芸)
公民党秘书长梁嘉善表示,港府推出安心出行手机应用程式超过两个月,市民对于私隐保障有疑虑,亦不希望被当局透过手机应用程式追縱行纵,她认为港府应该全面封关,源头堵截病毒源头。 (美国之音/汤惠芸)

本身是大律师的公民党秘书长梁嘉善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港府推出安心出行应用程式至今,市民对于手机资料及私隐的保障有疑虑,亦不希望私隐及个人行踪被追縱,她认为港府应该全面封关从源头堵截病毒输入,而不是做一些零零碎碎不够全面的政策。

梁嘉善说:“‘安心出行’其实它推出到今天,大家对于它的资料怎样去存放,或者在什么时候用,其实我想大家一样是很存疑的。更大的问题是,譬如它(政府)说局部开放使用‘安心出行’,其实从来都不到源头堵截(病毒)的话,一些带病的人就算他使用了‘安心出行’之后,一样可以带着病毒离开的。所以问题就不是去做这些锁锁碎碎、零零碎碎的,治标不治本的措施,而是应该由源头、由封关开始,去堵截这个(病毒扩散)问题。我们见到四波的疫情其实都是由外地输入的,其实为什么不直接封关?这样就解决到了。”

香港政府去年11月16日推出“安心出行”手机流动应用程式,创新及科技局长薛永恒1月初在立法会回应议会质询时表示,“安心出行”应用程式的最新下载数字超过43万,他认为数字不令人满意。对于会否强制市民使用程式,薛永恒表示,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