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4 2022年1月18日 星期二

多名香港民主党成员个人身份支持非建制候选人 学者指对选情毫无影响


资料照片:一名行人走过香港立法会选举的广告(2021年12月1日)

距离新选制下的首次香港立法会选举只有倒数6日,多名“非建制”候选人早前向民主党寻求支持,民主党中委会上星期一决定,只批准前区议员李洪波以个人身份,支持独立候选人刘卓裕。不过,近日民主党资深党员李华明及副主席梁翊婷不按中委会决定,以个人身份为两名“非建制”候选人狄志远及潘焯鸿站台,党主席罗健熙对此表示遗憾。有学者分析,新选制强调“爱国者治港”,能够通过“政治筛选”的候选人,代表性及认受性都相当有限,估计民主党成员以个人身份支持某些“非建制”候选人,对选情毫无影响,事件亦突显民主党领导层的弱势。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今年3月底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后,首次立法会选举即将在下星期日12月19日举行,还有倒数6日,市面上随处可见港府呼吁选民投票的大型广告,候选人的选举造势活动亦愈来愈频密。

参与立法会新界西南地区直选的非建制派候选人刘卓裕(右一)与获得民主党批准以个人名义支持他的李洪波(中)12月8日共同派宣单呼吁市民支持。 (美国之音汤惠芸)
参与立法会新界西南地区直选的非建制派候选人刘卓裕(右一)与获得民主党批准以个人名义支持他的李洪波(中)12月8日共同派宣单呼吁市民支持。 (美国之音汤惠芸)

民主党李华明个人名义支持狄志远

多名“非建制”候选人包括新界西南的刘卓裕、新界东南的蔡明禧、新界东北的前民主党成员黄成智、港岛东的潘焯鸿,以及参选社福界功能组别的前民主党成员狄志远,11月中旬向今年没有派出任何党员参选的民主党寻求支持,该党上星期一(12月6日)晚召开特别中委会会议,处理有关申请。

民主党主席罗健熙会后发新闻稿表示,该党在是次立法会选举,决定不会以党的名义支持任何候选人,但批准前区议员李洪波在新界西南选区,以个人名义支持刘卓裕。

不过,“参选派”的民主党资深党员李华明上星期六(12月11日),不按照中委会的决定,以社工及社福界选民的身份,公开为狄志远站台。

李华明接受传媒访问表示,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并且有心理准备会被党处分,但不会主动退党。李华明又表示,不接受中委会否决他以个人名义支持狄志远的理由。

李华明说:“否决我用个人名义支持狄志远,那些理由我是不能接受,因为你(民主党)用了6条问题,我看过了很详细,差不多好像考人家,将民主党的政纲差不多可以说搬了去人家那里,即是人家如果不同意你,你有很大的理由不支持,但是狄志远答那些问题,我看到是基本上没办法去否决他的,应该他与民主党那个思路很接近的,到最后不是因为人家填那份问卷、填那个政纲,是因为狄志远提名了谁人,跟谁人走在一起拍下照或者是拍档,就针对那些人,这样就觉得是不对,令到狄志远就不能得到我的支持,我觉得这些是我不能接受。”

梁翊婷称“行街”经过潘焯鸿造势场合

另一名民主党“参选派”、早前被当局取消资格,5年内不得参与选举的前观塘区议员兼民主党副主席梁翊婷,星期日(12月12日)声称是“逛街经过”港岛东候选人潘焯鸿的造势活动场合,与潘焯鸿握手合照。

梁翊婷早前已经在未经民主党批准下,以个人身分签支持同意书予潘焯鸿,引起党内领导层不满。

针对民主党资深党员李华明及副主席梁翊婷不按民主党中委会决定,以个人身份为两名”非建制”候选人狄志远及潘焯鸿站台,党主席罗健熙表示遗憾,并表示党员的纪律事宜均会按党内既定机制处理 (美国之音汤惠芸)
针对民主党资深党员李华明及副主席梁翊婷不按民主党中委会决定,以个人身份为两名”非建制”候选人狄志远及潘焯鸿站台,党主席罗健熙表示遗憾,并表示党员的纪律事宜均会按党内既定机制处理 (美国之音汤惠芸)

针对李华明及梁翊婷不按民主党中委会决定,以个人身份为两名“非建制”候选人狄志远及潘焯鸿站台,党主席罗健熙星期日晚发新闻稿回应传媒查询时表示遗憾,并表示党员的纪律事宜均会按党内既定机制处理。

至于涉及副主席梁翊婷的个案,罗健熙表示,中委会早前已向梁翊婷查询支持潘焯鸿同意书的事宜,未有任何回覆。罗健熙又表示,梁翊婷的行为及言论,已令党员严重质疑她的诚信,中委会将严肃跟进。

学者指反映民主党领导层的弱势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前助理教授、时事评论员黄伟国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民主党对于一些不守党内决定的党员,没有即时的处分或者惩罚,事件反映民主党今年首次没有派党员参与立法会选举,令部份党员觉得“失去存在感”,透过支持“非建制”候选人去“刷存在感”,同时亦突显民主党领导层的弱势。

时事评论员黄伟国表示,新选制下的首次立法会选举强调”爱国者治港”,能够通过资格审查委员会”政治筛选”的候选人,代表性及认受性都相当有限,他估计民主党成员以个人身份支持某些”非建制”候选人,对选情毫无影响 (美国之音汤惠芸)
时事评论员黄伟国表示,新选制下的首次立法会选举强调”爱国者治港”,能够通过资格审查委员会”政治筛选”的候选人,代表性及认受性都相当有限,他估计民主党成员以个人身份支持某些”非建制”候选人,对选情毫无影响 (美国之音汤惠芸)

黄伟国说:“根本一开始其实可能对于(民主)党主席(罗健熙),可能觉得他没有权威,或者可能觉得它‘无料到’(没能力),又或者他没参选,所以做出一些其实可能对党一些这么挑衅性的一些做法,我亦都很相信李华明与梁翊婷出来所谓‘助选’,是根本不会对这些‘非建制派’候选人的选情有任何帮助,而反而更加突出了民主党内部本身,面对现在这样的政治局势的时候,对于某一些破坏党团结,或者甚至是跟现在对于一个不民主,或者是一个违反基本一个选举原则的一个选举,但是有党员用一个即是‘个人名义’,所谓‘支持’某些所谓‘非建制’候选人的这一种没能力处理的做法。”

李洪波指刘卓裕理念与民主党相近

民主党中委会唯一批准前区议员李洪波以个人名义,支持新界西南的独立民主派候选人刘卓裕,他们上星期三(12月8日)首次共同参与宣传活动。

李洪波回应美国之音提问表示,据他所知民主党内部对于批准党员以个人身份支持非建制候选人,存在相当大的分歧,因为民主党的支持者在这个议题上有很大的分歧,党中央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批准党员支持党外人士,一定会引起很大争议。

李洪波表示,他支持刘卓裕的个案相对比较简单,因为他是按足程序去申请,他又认为刘卓裕的理念与民主党相近。

民主党成员 李洪波 认为,无论在怎样艰难的时刻,都应该争取一个发声的平台,去讲香港人要讲的说话 (美国之音汤惠芸)
民主党成员 李洪波 认为,无论在怎样艰难的时刻,都应该争取一个发声的平台,去讲香港人要讲的说话 (美国之音汤惠芸)

李洪波说:“我就可能相对简单一些,因为我其实就真的按足程序去做,如果中委不批准,我就亦都真的尊重党那个决定的,我不会因为中委不批准,我就可能会退党,或者是我照支持、照签名,你就交给纪律委员会去投诉我吧,我就不打算这样,我是按足程序去做,以及刘卓裕他(填写)我们(民主)党的问卷,当中那个内容其实是同党那个基本的想法就应该是差不多的,不会有太大分歧,所以在一个理念上面是即是接近的情况底下,又按足那个程序去做的情况底下,所以党就即是会批准我以个人名义去支持刘卓裕。”

争取发声平台讲香港人要讲的说话

李洪波表示,他是民主党内的“主选派”,他认为无论在怎样艰难的时刻,都应该争取有一个发声的平台,去讲香港人要讲的说话。

李洪波说:“我想我在(民主)党内是属于‘主选派’,如果你这样讲就即是我觉得无论在、即是我的信念从头到尾到很简单而已,就是无论在一个怎样艰难的时刻,如果你是视自己为香港人的政党,或者是香港人一个政治人物,你怎样艰难的时刻都好,你也要争取有一个平台去讲香港人要讲的说话,这个平台你是一定要争取到,除非你抓了我‘无计’(没办法),你都不用讲,抓了我或者是‘封哂嘴’,我一讲话、我在街(上)一派东西就抓我,又说我不知什么罪。”

李洪波又表示,国安法的阴影下香港公民社会“已经散得七七八八”,他认为更需要议会的平台去发声。

李洪波说:“国安法那个引伸是可以很大的引伸的,你现在整个公民社会都‘散得七七八八’了,你问我就更加需要有一个议会的平台,去讲你可以讲的东西,我们要一些是‘敢讲嘢(话)’的人。”

刘卓裕指不会越过国安法红线

刘卓裕回应美国之音提问表示,争取民主党批准李洪波以个人名义支持他的时候,花了很多时间去填民主党给他的一份问卷,当中包括是否支持有关中国国家安全的《基本法》23条立法,以及争取落实普选等议题。

刘卓裕说:“即是会不会’条红线过咗(了)’,譬如是会犯国安法的东西。”

记者问:“例如是些什么问题呢﹖”

刘卓裕说:“让我现在看一看。”

李洪波说:“(基本法)23条你立不立法呀﹖”

刘卓裕说:“是啊,那些。我有条Line(界线)的,我条Line(界线)都是因为我自己在记者会都有讲过的,23条立不立法就是因为有很多急缓的、缓急之分的,《基本法》都有提过我们即是有普选,缓急之分的话是不是普选先行呢﹖这个普选这件事情是我自己,其实为什么我会参(选),因为在两年前即是参选区议会的时候,我自己的理念一样,就是我见到在机场那里,见到有些‘后生’(年青)的青年人奋不顾身去派传单给一些游客,我觉得我自己后生(年青)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帮过社会去争取民主,搞到现在是要这样的情况之下,而这个理念是我去到现在这一刻,都还是很坚守这件事情。”

黄伟国指民主党个人支持对选情毫无影响

时事评论员黄伟国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新选制下的首次立法会选举强调“爱国者治港”,能够获得包括人大政协等选委提名,并且通过资格审查委员会的“政治筛选”的候选人,代表性及认受性都相当有限,他估计民主党成员以个人身份支持某些“非建制”候选人,对选情毫无影响。

黄伟国说:“个人名义本身的支持,相对起(民主)党的支持,它的影响力其实已经细(小)了很多,第二件事情也都要看那个候选人本身那个背景,因为你始终这个‘爱国者治港’的选举,第一要有一个政治审查,或者政治筛选,如果你看看刘(卓裕)先生那个提名那班人,都是一些可能人大政协,或者是一些中资背景的人,基本上那个选举制度已经是‘三无’,是 ‘无代表性’、‘无认受性’,以及都是 ‘无能量’的,所以你都会见到为什么香港(民意研究所)的民调里面,会见到肯出来投票的受访者的数目,是不断下降。”

距离新选制下首次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还有倒数6日,港岛区一幢住宅大厦的垃圾桶内,居民丢弃不少选举宣传单张 (美国之音汤惠芸)
距离新选制下首次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还有倒数6日,港岛区一幢住宅大厦的垃圾桶内,居民丢弃不少选举宣传单张 (美国之音汤惠芸)

林郑对投票率高低自相矛盾

今届立法会选举警方预告将会动员过万警力维持票站秩序,并首次引入反恐概念,声称要预防 “孤狼式”针对投票站的恐怖袭击,而特首林郑月娥对于今次选举的投票率高低的解读,多次出现自相矛盾的说法。

林郑月娥上星期二(12月7日)出席行政会议前会见记者表示,这次立法会选举是“完善”选举制度后首场大型选举,她强调这次不止是一场选举、选一位议员,而是选民表达支持“完善”选举制度,是投下香港未来信心一票,她再次呼吁所有登记选民投票。

事隔一日,中国官方传媒《环球时报》上星期三(12月8日)刊登林郑月娥的专访,被问到是否担心立法会选举的投票率过低,她回应表示,立法会选举的投票率“高低不代表什么”,她引述有说法认为,如果政府工作做得好、公信力高,民众无强烈诉求选择议员监督政府,投票率反而降低。

或涉港府官员内部斗争

黄伟国分析,种种前所未见的现象反映,今次立法会选举的投票率高低,可能是明年3月特首选举参选人争取表现的指标,可能亦有港府官员的内部斗争。

黄伟国说:“有一点都很矛盾的,就是譬如在(立法会)选举里面,一方面就说要 ‘为港为己要投票’,但是另一方面你又见到可能(保安局局长)邓炳强,你见到一些相关的国安单位,去进行一些反恐演习,说票站可能会有‘孤狼式’袭击,是不是代表投票是会很危险呢﹖投票(的)票站是不安全呢﹖所以即是这些互相矛盾的信息,都可能是反映出特区政府内部那种不同派系权力斗争,亦都是令到整个选举的观感是倾向负面的。

立法会选举地区直选的投票站,都设在选民步行范围之内的学校或者社区会堂等设施,但今届立法会选举投票日,各类公共交通包括巴士、地铁、电车、渡轮破天荒提供免费服务,黄伟国认为,可能是要掩饰投票率低的社会气氛。

黄伟国说:“相信林郑月娥都很清楚今次(立法会)选举的投票率是非常之低的了,而今次用所谓免费公共交通工具,目的并不是鼓励选民出来投票,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透过官方拍摄一些市民 ‘出(逛)街’热闹的情况,是误导(北京)中央、误导(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是说市民很积极参与今次的选举、参与去投票,用这些‘移花接木’、一些假新闻式的一个片段,去尝试混淆视听,甚至说服所谓中共高层,就是说今次选举市民是积极参与。”

立法会地区直选港岛东参选人除了潘焯鸿,还有工联会的吴秋北、新民党的廖添诚以及民建联的梁熙。新界西南的参选人除了刘卓裕,还有民建联的陈恒镔以及工联会的陈颖欣。社会福利界参选人除了狄志远,还有民建联的朱丽玲以及没有表明政治联系的朱湛溪。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