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7 2021年3月9日 星期二

港府批准中国制科兴疫苗紧急使用 民主党批仓卒通过打击市民信心


2009年8月24日技术员在科兴公司实验室工作。

香港政府星期四批准中国制科兴疫苗紧急使用,成为继BioNTech疫苗后,第二款获批紧急使用的新冠肺炎疫苗,但是100万剂科兴疫苗率先在星期五运抵香港,成为第一款在香港接种的疫苗。

特首林郑月娥最快下星期一联同多名司局长率先接种科兴疫苗。民主党批评,科兴疫苗至今仍未有完整第三期临床报告,亦未获得世卫批准,但港府已经批准在香港使用,打击市民对接种疫苗的信心。

民主党质疑,当局为科兴疫苗度身订造使用标准,相关铺排疑似是令到中国制疫苗可以首先在香港使用,令接种疫苗成为“爱国”的表现。

香港政府疫苗专家委员会近日一致同意,建议港府引入中国制科兴新冠肺炎疫苗。专家表示,虽然科兴疫苗未有第三期测试数据刊登在国际医学期刊,不符香港政府早前自行订立的标凖,但是外地的测试显示科兴的疫苗效能在18岁以上的群体,介乎约50%至91%,认为效益大过风险,因此建议港府批准使用。

中国制科兴疫苗成为第一款香港接种疫苗

香港政府星期四(2月18日)宣布,批准科兴疫苗在香港紧急使用,100万剂星期五(2月19日)下午由北京运抵香港。

港府公布接种计划,5个优先群组包括医护人员、60岁或以上长者、院舍员工等,预计约有240万人下星期二(2月23日)起可以网上预约,最快下星期五(2月26日)可接种科兴疫苗。

特首林郑月娥星期四在社交网站帖文表示,她会“打”(接种疫苗)的将会是星期五抵港,在(中国)内地研发和生产的科兴“灭活技术”新冠疫苗,多家香港传媒报道,林郑月娥最快下星期一(2月22日)联同多名司局长率先接种科兴疫苗,比5个优先群组提早4日。

美国国会议员权威仓库卒通过使用中国制科兴疫苗,打击市民植入信心。(美国之音/汤惠芸)
美国国会议员权威仓库卒通过使用中国制科兴疫苗,打击市民植入信心。(美国之音/汤惠芸)

民主党批仓卒通过科兴疫苗打击市民信心

由于港府疫苗专家委员会建议引入科兴疫苗的准则,不符香港政府早前自行订立的标准,引起争议。

民主党星期三(2月17日)召开记者会,该党医疗卫生政策副发言人袁海文批评,科兴疫苗至今仍未有完整第三期临床报告,亦未获得世卫批准,但港府已经批准在香港使用,这样仓卒通过将会打击市民对接种疫苗的信心。

质疑接种疫苗成为“爱国”表现

身兼深水埗区议员的袁海文表示,疫苗以致香港整体防疫抗疫的政策,最重要是得到市民的信心,尤其是政府提供的资讯必须开诚布公,他批评港府目前的做法只能得到亲北京阵营的“爱国者同心抗疫”。

袁海文说:“很遗憾就是我们见到在区议会、譬如民主党我同邹颖恒议员在深水埗(区议会)提出,接种疫苗的安排,想了解一下不同的数据、在社区检测的接种疫苗的一些安排,但是民政署就DQ(取消)了,说我们的文件不符合区议会条例。但是更加讽刺是什么呢,民建联有另一份文件就是说支持全民强制检测,加上它们有一堆措施,就是譬如叫国家(中国)、希望要求国家(中国)就是可以给香港一些疫苗,这份文件就很‘离奇’地获批。所以令人很质疑究竟现在是讲同心抗疫,还是‘爱国者同心抗疫’﹖我觉得这是一个市民或者政府是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袁海文表示,港府疫苗专家审批科兴疫苗没有跟从既有的机制及准则,他质疑当局为科兴疫苗度身订造使用标准,相关铺排疑似是令到中国制疫苗可以首先在香港使用,令接种疫苗成为“爱国”的表现。

袁海文说:“当有一些(疫苗)已经获批了:BioNTech,突然间就要变更机制,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明显好像‘度(量)身订造’,为它(科兴疫苗)而设,而这一种做法我相信一般市民、我想绝大部份只会是影响了信心,而不会是说‘正啊’(很好)你来了我更加要打,即是当然会是有一些突别有'爱国情怀'那些可能会这样,但是我想有很多都会觉得,如果真的‘有料到’(真材实料)的,为什么要怕经一个正常程序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就是,其实世卫都还没批的,所以我想是有很多问号在这里。”

香港民主医疗卫生政策副主席袁海文(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民主医疗卫生政策副主席袁海文(美国之音/汤惠芸)

民调指不足4成人愿意即时接种疫苗

多间大学团队,包括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行政学系、树仁大学辅导及心理学系、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与香港复康会,1月22至28日在网上进行民意调查,访问2,733名18岁或以上香港市民,当中921人是长期病患者。

团队最近公布调查结果显示,只有不足4成,即是39.4%的受访者愿意即时接种香港政府批准的疫苗,并有4成受访者期望成为最后一成接种疫苗的人,反映受访者普遍对疫苗未有太大信心。

民主党指市民不信任政府

袁海文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多项民调显示,愿意接种新冠肺炎疫苗的香港市民不足4成,他认为是对港府没有信心的表现,他认为港府如果采取威迫利诱或者强迫市民接种,例如接种疫苗才可以进入某些场所,只会适得其反。

袁海文说:“最核心就一定是政府这两年的表现、那些行为令到市民,我想是很不信任这个是很重要,而即使你见到全球很多地方都是行一些很快的(疫苗审批)机制,有些地方是会比较接受、有些地方不接受,不接受我相信例如是香港正正亦都是对政府那种的诚信、那个处理是不是有信任,香港很明显整体市民对政府的信任都是低的。”

对于林郑月娥联同一众高官率先接种科兴疫苗,能否加强市民接种疫苗的信心,袁海文表示,世界各国的领导层都有带头接种疫苗,作为一种政治讯息,他认为能否真正得到市民的信心,取决于疫苗的成效及数据,而民调显示4成受访者期望成为最后一成接种疫苗的人,反映很多市民采取观望态度。

袁海文说:“特别是现在譬如科兴或者是阿斯利康,其实60岁或者65岁以上那些数据都是不够的,所以我想在那个有效度、安全性,都未有确实数据去指明这堆群组、即是60岁以上可以有效,恐怕很多人的信心、很多人都会‘看定一点’,你刚刚是否引述说有40%的人都是想等到最后一批(接种疫苗),那些人很简单就不是反对打疫苗、那种反疫苗人士,而是真的想‘看定一点’,即是想稳妥一点,看多一点不同的数据,包括是香港以致全球各地,接种之后的情况,副作用、效率如何,才作出决定,我想这些是很正常的。”

民主党建议港府争取民心

记者问及如果首批100万剂的中国制科兴疫苗,如果没有得到香港市民踊跃接种的反应,会带来什么影响,袁海文认为,未能达到群体免疫,对香港经济复苏等方面都会带来不利影响,港府应该尽快做多些争取民心的工作。

袁海文说:“打疫苗就是想提高那个群体免疫,如果(市民)没信心对那种(疫苗)都好,如果做不到那个群体免疫,其实经济都很难很好的复苏,所以如果政府真的想做到群体免疫的效果,以及多些人接种(疫苗),我觉得那种争取民心的工作,令到市民是有信任以致是起码先对疫苗有信任,我想这些是重要,即是不要用那种强迫式(的政策)。”

时事评论员黄伟国(美国之音/汤惠芸)
时事评论员黄伟国(美国之音/汤惠芸)

学者指”政治秀”不能够说服香港市民

时事评论员、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前助理教授黄伟国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林郑月娥等一众高官及亲建制人士接种科兴疫苗的时候,可能会以电视直播彰显他们的“爱国情怀”,他认为这样的“政治秀”不能够说服香港市民。

黄伟国说:“港共政权或者港共支持者的角度,当然如果能够电视直播她(林郑月娥)打这个科兴疫苗的,这样才能够真真正正彰显到它们真的爱国,当然爱国的意思不是说真的实际上做了那些事情会加分,只不过就是做‘政治秀’而已。但是我想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你打了疫苗,即是疫苗本身无论是医学方面、或者甚至是专业要求方面,都不能够达到一个合理标准,只有五成多能够可以防止或者叫做预防那个武汉肺炎。”

黄伟国表示,日前港府疫苗专家委员会成员会见记者,同意建议港府引入中国制科兴新冠肺炎疫苗,但是发言人却多次回避记者提问,不愿意回应自己是否会接种科兴疫苗,他认为这样的表现令市民对专家委员会的意见存疑。

黄伟国说:“又或者是你会见到前一两日,即是相关(疫苗专家)委员会的发言人、都是医生,问他打不打(科兴疫苗)的时候,都是闪烁其词,问多一句就说‘政治化’,问多句又说这是‘自己的事’不需要同你讲。即是说他都不会打了,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市民会觉得如果我打了疫苗,根本对于预防那个武汉肺炎没帮助的。你就看看我们纳税人的钱如何继续浪费,又或者看看最终有几多人打(科兴疫苗)。 ”

民调指市民最重视疫苗有效率

香港多家大学团队最近公布的民意调查分析显示,受访者最重视疫苗有效率,其次为产生严重不良反应的机会。如果疫苗有效率只有50%,或产生严重不良反应机会为未知数,受访者接种意欲大减。

另外,如果可以免费打针,并有医疗保险,则可提高接种意欲,不过,如果政府额外提供经济诱因,反而会降低接种意欲,因为受访者或会对疫苗存疑。

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教授吴兆文表示,香港政府需要多透露疫苗资讯,除了整体有效率,亦要交代轻症及重症保护率、疫苗副作用等,以减低市民的疑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