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7 2020年9月18日 星期五

香港各界回应中国人大决定立法会议员延任一年 泛民议员去留未定


香港22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8月12日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中国人大决定现届立法会将延任”不少于一年”,是白纸黑字与《基本法》第69条”每届任期四年”的规定相违背。 (美国之音汤/惠芸摄)

针对原定9月初举行的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被押后一年,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星期二全票通过一项决定,让全体现届立法会议员延任至少一年,直至下届立法会任期开始为止。

对于是否接受延任一年,非建制派未有共识。22名民主派议员发声明表示,所谓立法会“真空年”是港府自制的宪制漏洞,人大的决定亦违反《基本法》,但未决定下一步行动。

本土派持续要求民主派议员总辞,全面杯葛“临时立法会”。有评论员分析,北京按政治需要“拉一派、打一派”,分化不同光谱的泛民。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借新冠肺炎疫情严峻,7月31日宣布引用《紧急法》押后原定9月6日举行的立法会选举一年,并将如何处理立法会一年“真空期”的问题,交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处理。

人大宣布现届立法会延任不少于一年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经过4日会议之后,星期二(8月11日)下午全票通过《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第6届立法会继续履行职责的决定》表示,今年9月30日之后,香港第6届立法会继续履行职责,不少于1年,直至下届第7届立法会任期开始为止。第7届立法会依法产生之后,任期仍然是4年。

中国全国人大的决定容许现届所有立法会议员延任一年,包括7月底被选举主任取消参选资格的4名议员,公民党的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以及会计界的杨继昌。

梁君彦指议员毋须再宣誓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表示,欢迎中国人大常委会的安排,他呼吁不同政治光谱的议员未来一年理性沟通,放下政治纷争。

梁君彦表示,中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现届立法会继续运作不少于一年,情况等同新一个立法年度,等于由立法会会期第二年去到第三年。他又表示,根据香港法例,立法会议员在任期第一年才需要宣誓,因此延任的议员毋须再宣誓。

梁君彦表示,新的立法年度会期将于10月中召开首次会议,而根据《议事规则》,除了常设委员会不需要重选正副主席,其他委员会一如既往每年重选主席。

民主派议员是否接受延任一年未有共识

对于是否接受延任一年,非建制派未有共识。22名民主派议员星期二(8月11日)发表联合声明,重申反对反对押后立法会选举,所谓“真空年”是港府自制的宪制漏洞,提请人大决定是毫无必要,架空了两制下的特区宪制、自治程序及香港本地法律机制。

声明表示,人大的决定列明现届议会将延任“不少于一年”,是白纸黑字与《基本法》第69条“每届任期四年”的规定相违背,接近450万香港选民的恒常选举权被褫夺,第5年的议会也不复有民意授权。

声明表示,人大的决定彻底改变了香港4年一届的议会更替机制,先例一开,《基本法》下的宪制安排将失去确定性及法律约束,民主派认为,主政者如果一再盲目笃信权力,将摧毁仅余的民主自由,断送几代香港人的未来。

声明表示,民主派会从不同渠道了解民意,详细研究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本土派吁总辞杯葛“临立会”

特首林郑月娥7月底正式宣布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本土派已经不断发声,呼吁民主派议员杯葛未来一年的“临时立法会”。

本土派的邹家成星期二再在社交网站Facebook帖文表示,民主派应跳出“中共剧本”,他认为杯葛临立会是的仅余机会,再次呼吁全体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一同杯葛“不义的临立会”。

邹家成表示,即使杨岳桥等4名民主派议员能够留任,亦不代表中共让步,他认为极权不过是需要忠诚的反对派,“伪造”临立会的正当性,民主派就更不能“依照中共剧本走”。

邹家成认为,反抗阵营应把握机会杯葛“临立会”,探索新体制的可能,否则民主派议员要说服香港人,“原班人马”下如何在国安法、紧急法以及中国人大释法下争取破局机会,不能单以“有反对声音比没有好”为理由敷衍了事。

涂谨申指泛民去留众说纷纭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星期二早上接受电台访问表示,泛民议员对于是否接受延任一年,仍要在人大宣布结果后坐下来一齐讨论。他表示,如果泛民决定总辞,议会内将完全没有反对声音,他形容到时立法会“可以做更加多坏事”。

涂谨申质疑,未来一年的议会有否正当性,因为届时的立法会会议并非正常的议会程序。他又表示,问及社会意见对于泛民去留“众说纷纭”,但是他认为,要求泛民全部议员留任的意见占多数。

黄之锋指港人继续寻求反抗之道

美国《约约时报》星期三刊出7月底被当局取消立法会选举参选资格的黄之锋评论文章。黄之锋在文章表示,中国禠夺了12名民主派人士的参选权以及押后立法会选举后,下一个新目标就是新闻媒体。

黄之锋表示,港版国安法生效后,香港警察现在只允许“受信任的媒体”采访,香港入境事务处甚至增设了“特别部门”审查外国传媒签证,再加上星期一《苹果日报》被搜查以及黎智英被拘捕,可见对香港法治至关重要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正受到攻击。

对于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香港立法会的任期延长“不少于一年”,黄之锋认为,这个“临立会”的任期没有限制,意味可以无限延长,未来或无需要再有选举,他形容目前香港的情况与台湾在1940年代末期至1990年代初的专权时期差不多。

不过,黄之锋表示,香港人面对这个最黑暗的审查与镇压新时代,星期二(8月11日)买下了超过50万份《苹果日报》,甚至免费派发给路人,亦有不少人大举购买壹传媒的股票,令股价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上涨了1,200%(由最低位的每股0.075港元,升到最高位1.96港元)。

黄之锋相信,香港人会一直以创意方式表现团结,回应中方打压,他认为,香港人将继续寻求反抗之道,不论反抗方法的大小。

刘锐绍指民主派未必能全部延任

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现时未能确定中国人大的决定就是肯定让全体民主派议员都可以延任一年,表面上北京是不想刺激矛盾,但其实北京是将权力交给特首林郑月娥,由现在至10月1日立法会新一届会期开始之前,各界都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美国之音/汤惠芸)

刘锐绍说:“它(人大)现在没有讲它(泛民议员)可以连任或者延任下去,它(人大)说将权力交给林郑月娥,由现在到10月1日大家都不知会发生什么事的,到时如果林郑又在香港用各种的理由,又去不让它们(泛民议员)延任,这样同样是空欢喜一场。”

北京暂避锋芒免激化国际关注

刘锐绍表示,7月底DQ(取消)4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参选资格时,未发生警方大规模搜查壹传媒大楼的“苹果事件”,北京看到近一两日国际反应之大,有如6月底刚宣布实施港版国安法时的激烈,有新的冲击出现,如果再在4名被DQ的民主派能否延任的问题上大造文章,可能会再激化国际关注,因此采取暂避锋芒的策略。

刘锐绍说:“如果它(北京)现在再在立法会议员4位不可以延任这个问题上造文章,这样就会更加引起外国的连珠炮发。所以从战略上来讲,即是建制派都在说的,就是‘好,避一避眼前的锋芒,用时间来买空间',现在中美双方你可以看到,中国对美国仍然是以一种退让的方法的。”

刘锐绍又表示,北京按政治需要“拉一派、打一派”,分化不同光谱的泛民,他认为外界不应责怪泛民。

刘锐绍说:“现在整体那个力量对比,因为官方手头上是很多资源的,它有权力、它有专政机器的压力,它有宣传机器那种力量等等,未来的确是有些困难,但是如果就责怪泛民说没有团结,或者没有方法去回应等,这样会进一步中了北京的招数的,所以我觉得眼前是困难的,正因为这样的时候,是更加多要做一件事情,就是私下内部的讨论。”

学者指港人对议会式民主参与产生无力感

理工大学应用及社会科学系讲师邹崇铭表示,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的消息,过去两星期未有激起香港人太大的反弹,他认为,可能是反映香港人对建制或者议会式的参与产生很大的无力感。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讲师邹崇铭(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讲师邹崇铭(美国之音/汤惠芸)

邹崇铭说:“其实香港市民对这个所谓建制,或者建制内这种参与,特别是议会式的民主,可能是已经没有太大期望,或者甚至觉得香港人是很难再倚靠议会去做到些什么,是一种相当无力感,或者对议会那种失望,这个当然同一个月之前的(民主派)初选是呈现了一个很大的落差的,因为初选有超过60万人去参与,但是究竟香港这个议会道路还有没有得走下去,或者对香港社会来讲,这些不同的架构,包括区议会以及立法会,究竟是不是还可以去反映到香港人的声音呢﹖我觉得似乎、起码看到这一个多星期以来的反应,我是会比较悲观的,即是香港人这种所谓建制内的参与。”

郑松泰初步决定留任

本身并无参与民主派会议的热血公民立法会议员郑松泰星期三接受电台访问表示,初步决定留任,但要视乎民主派最终决定,不排除会再有调整。

郑松泰表示,他是以第六届立法会选举的结果接受留任,他又表示议员延任时毋须再宣誓,早前被取消参选资格的亦未有被褫夺议员资格,他认为今次中国人大的决定似乎无明显政治上的操作。对于泛民议员应选择续任还是“总辞”,郑松泰认为,只讨论未来一年安排并无意思,如果民主派决定不续任,应反思未来是否继续参与香港不民主的选举制度,包括区议会及立法会选举。

林郑月娥会见多个建制派政党

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三陆续会见多个建制派政党,感谢他们理解和支持政府押后立法会选举,多个建制派政党提出未来一年要处理立法会选举安排。

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表示,要设立长者关爱队、电子派票、点票等,她表示,现时香港社会暴露出很多深层次矛盾,认为政府很多事情无法回避,但暂时都应以防疫抗疫及重启经济优先。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表示,可以安排协助选举工作的3万多名公务员,在选举前预先投票等。

对于民主派议员可能会杯葛未来一年的议会,李慧琼表示,希望对方不要盲目杯葛,否则社会大众都会看到是政治操作,她又表示,有信心今年立法会内务委会的主席选举不会再被拖延,不希望反对派议员继续盲目拖垮议会运作。

叶刘淑仪表示,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是民选议员应该为市民服务,完全看不到杯葛的理据。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