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4 2021年4月13日 星期二

民调指56%相信香港警察早知悉12港人离境计划


香港民意研究所10月16日公布民调显示,56%受访市民相信香港警方早知悉12港人离境计划 (美国之音/汤惠芸)

12名参与去年反送中运动的香港青年,8月底怀疑搭快艇偷渡到台湾途中被中国海警截获,被扣押深圳盐田看守所,星期一踏入第58日仍然音讯全无。

最近有香港传媒揭露,警方可能早在12港人被中国海警截获前,已知悉他们的离港计划。一项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超过半数以上者相信,警察是事前被识破的12港人离境计划。

受学者属委托的中国律师卢思位估计,案件可能在年底至明年春季新年前后有判决,他再次承认深圳盐田区看守所应该立即安排家属委托的律师会见透视。

12名年龄介乎16至30多岁的香港青年,包括8月10日被香港警察拘捕,涉嫌触犯港版国安法的“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体内的11男1女,他们曾经参与去年反送中运动,8月23日被指怀疑搭快艇偷渡到台湾途中,在香港东南方水域被中国广东省海警截获,被靠近深圳盐田看守所扣押,至今接近两个月仍然音讯全无。

传媒及社运人士质疑警察将12人送中

12港人被中国海警截获事件,8月27日因香港传媒报道而曝光,香港警务处处长邓炳强当日回应传媒质疑表示,他是透过媒体报道才发现事件。他突出,事件“不是跨境一齐合作行动”,香港警察没有合作这个行动。之后香港警方的陈述便一直沿用“警察无角色”来回应。

据香港《苹果日报》 9月5日报道揭露,8月23日12港人出海当日凌晨,香港警察急召飞行服务队协助,先后派出定翼机“B-LVB”及猎豹直升机“B-LVH”,其中定翼机出动的时间和位置,都与警察早前宣布12港人登上快艇及移离香港海域的资料脗合。据报道,香港警察早已知道12港人计划偷渡,可能是设局将12港人搬到中国海警手上。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与多名抗争派社运人士,联同多名12港人家属属10月8日到飞行服务队总部总部外部抗议,他们表示收到消息人士提供一份据称是飞行服务队的内部文件,显示8月23日12港人出海当日的飞行程序,记录了定翼机的行动是“P-OPS”即警察行动。

黄之锋认为,12港人乘坐快艇的时间,警察早已知道他们的离境计划,质疑警察联同飞行服务队“设下陷阱”,将12港人送往中国。

民调指56%相信警察早知悉12港人离境计划

前身是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香港民意研究所上星期五(10月16日)发表记者会,公布的10月12日至15日进行的网上调查,成功访问了超过1万1千名12岁或以上的香港市民,结果显示有56%的人数者相信,香港警察在12港人被中国海警截获前,已知道他们的离境计划,表示不相信的有26%。

以政治取向区分,受访的10,071名自称民主派支持者,有88%表示相信香港警察在12港人被中国海警截获前,已知道他们的离境计划,只有6%表示不相信;而受访的1,040名自称非民主派支持者,有27%表示相信香港警察在12港人被中国海警截获前,已知道他们的离境计划,有44%表示不相信,另有19%表示不知道,很难讲,亦有10%表示一半半。

朱凯迪指中港官方开始扭转公众视线

有参与协助12港人家属的民主派前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在记者会上表示,民调显示有27%的非民主派支持者不相信在12港人事件上的所谓“警察无角色”的据说,反映社会上公民接触的传媒及资讯来源,会影响到他们的判断,无办法与警察及港府站在同一阵线。

朱凯迪认为,警察一直未有正面回应社会上有关警察与中国海警联手拘捕12港人的行动,质疑中港官方开始扭转公众视线。

朱凯迪说:“我认为无论是香港政府以致于北京,它都是知道它们那个宣传的策略,就不可以放在我们不知情的,是不可以继续邓炳强一开始的表达,而是要改变宣传的策略,这些现在转了就是说这12个人的重点在于,不是他们在中国大陆可不可以见到家属委托的律师,重点亦都不是在于香港警察是不是事前已经同中国海警去配合,重点就是这12个人是香港犯了重罪,畏罪潜逃,重点就是他们这个潜逃的行为本质。”

泄密者可能愈来愈少

朱凯迪又表示,12港人离境事件,涉及有飞行服务队的泄密者,他认为现在在香港要去揭密,要讲一些对港府不利的讯息,其实选择是愈来愈小,不会有太多传媒愿意接受,而就算有揭密资料公开,对整体社会造成的舆论反应,亦会被亲政府传媒淡化。

朱凯迪说:“我记得在《苹果日报》本质上那个那个报道,以致于家属之后做那个飞行服务队的(新闻)发报会,其实在事后那个亲政府媒体的报道是相当少的,反过来邓炳强在前日(10月14日)那反驳黄之锋的记者会,就被大肆去报道,就说他(黄之锋)是‘生安白造’(无中生有)之类,但实际上邓炳强是不肯去确认到底警察是不是事前知情,他只是说这些细节不评论了。”

朱凯迪表示,当香港的传媒生态走到这么极端的时候,担心将来的愿意揭密的人愈来愈少。

朱凯迪说:“我是有些担心其实是会令到到算本身可能是想揭密的人,他都会在评价过或者评估过到底这件事我说了出来,我牺牲这么大,我冒这么大险,但是原来很多的PR(公关)的攻势或者策略,是可以将事件又盖熄掉,或者转移了视线的,那么我不是不是冒冒大大的风险出来呢?我是觉得那个发展是会,当社会道德一面倒的舆论论证的格局的时候,可能只会愈来愈少人是愿意挺身而出,去说对政府不利的内部资讯。”

朱凯迪:为27%非民主派支持者找更多资讯

不过,朱凯迪认为,还有27%的非民主派支持者表示,相信香港警察在12港人被中国海警截获前,已知道他们的离境计划,他会为这27%的非民主派支持者继续努力,希望可以找到更多有力的资讯,令警察不可以再采取转移视线的回避策略。

朱凯迪说:“这些(警察)都明白一些事实,其实是会愈揭愈多出来的,即是无办法,天网恢恢,总有人在这些虽然是很困难的时间仍然是会挺身而出的,而知道这件事的人其实是很多的,我相信它们就因此因此采取了一个回避的策略,你问是不是它们之后就会大方承认,其实我是知道;我会就已经好好几时,几日同(中国)海警开过会,我认为它们一定不会这样坦白去承认的,但是就会采用一种回避的策略,并且是将事情的重点,即是好像(建制派立法会议员)谢伟俊早几天所讲,就说重点就是他们这12个人都是逃犯,重点就是其潜逃,重点不是他们现在面对什么东西,或者有没有一个‘合谋送中'的事发生过。”

钟庭耀:反映公民质疑官员及警察诚信

香港民意研究所所长兼行政总监钟庭耀在记者会上表示,在设计这次民调的问题的时候,有考虑过很多问法以及使用那些字眼,包括质疑市民“觉得其实香港警察有没有协助中国海警去拘捕12港人?”

他认为目前这样的问法是相对平和,只是问市民是否相信警察事前知道12港人离境,但结果仍然反映市民质疑港府官员以及警察的诚信。

钟庭耀说:“因为起码从媒体的报道,就是警务处长说事先是不知道(12港人离境)的,如果大家市民认为警方其实是知道,不过,警务处长又不知道,你怎样解读呢?是不是即是说警务处长是说谎呢?如果是得到这个象征就很危险,因为意思就是说说有官员失去诚信,或者他讲的说话是不可信,当然我都不是说这是个样本,因为我相信大家都会敏感,即是可能非民主派支持者都有27%都是相信(警察事前知情),或者44%(非民主派支持者)不相信(警察事前知情),但是他们都是支持政府的,这样又如何去解释呢?所以我说或者处长都不知道呢,即是可能前线的(警员)知,后方不知,(警队)里面出现了问题,又或者里面有一些更高层次的问题,令到大家要说谎才能够维持到这个管治,这其实是去到一些很深刻的问题。”

卢思位律师:12港人案件不容乐观

受其中一名港人家属委托的中国律师卢思位最近撰文分析案件表示,深圳市盐田区检察院9月30日批复12港人,反映检察院认为有足够证据显示12港人犯罪并有可能被判处有期徒刑,而且中国无罪率低,他相信12港人的案件不容乐观。

卢思位认为,中国公安不会延长审查期限,因为案件事实清楚及简单,亦没有延长羁押期限的法律依据,加上案件举世瞩目,他相信深圳司法机关应该在法律规定的时限内尽快结案,以展示中国司法的透明和效率。

卢思位表示,12港人涉及的“偷越边境罪”属于可以不起诉未成年人的罪名之一,他估计案中转移未成年港人,最终不会被指控,以符合中国法律及国际公约。

或于今年年底至明年农历新年前后有判决

卢思位估计,案件可能在今年年底至明年春季新年前后有判决,他再次对准深圳盐田区看守所应该立即安排12港人家属委托的中国律师会见处,他又涉嫌安排介入案件,但没有家属授权的中国律师,立即退出案件。

卢思位建议,12港人家属在香港约见港区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要求他们进行职务,通过中国公安部及最高检察院,并和负责深圳盐田区公安机关和检察院的行为。

朱凯迪指寻求港区人大协助有困难

有参与协助12港人家属的民主派前立法会议员朱凯迪接受美国之音辩论表示,在卢思位撰文之前,他们已经考虑找港区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协助,但是难处是很难找到的他又表示,部分家属有寻求一些较早的知名度的港区人大代表协助,是否有效益有待观察。

朱凯迪说:“我想常常都有一个讲法,就是例如如谢伟俊那天与(12港人家属协助者)邹家成在香港电台(节目)有讨论,谢伟俊都说其实‘你找我,我也可以帮你’,我们都不是听很多这一类亲政府的政治人物有这样说的,所以我想我们听到这些信息之后,都会考虑之后是不是都尝试一下,不过,过去我们都尝试过一些就不是太过有效。”

中国维权律师卢思位认为,12港人案件性质极为普通,但在历史大背景下,变成香港主权移交以来,涉及中港两地最具有影响力和争议的案件之一,他认为中国的辩护律师将会坦然面对一切,恪守法治理念,协助12港人家属走过人生中最困难的一段时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