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6 2021年5月19日 星期三

香港民调指62%反对警方修改传媒定义 自由身记者谈国安法自我审查


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新闻系前助理教授杜耀明 (美国之音/汤惠芸)

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港版国安法实施超过3个月,香港警方9月底突然宣布修改《警察通例》下有关传媒代表的定义,不再认可香港记者协会以及摄影记者协会发出的记者证,引起各界关注香港新闻自由进一步被收窄。

一项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62%受访者反对警方修改传媒定义,学者分析调查反映市民对相关政策的不满,担心限制网媒及自由身记者的采访空间。

有自由身记者表示,国安法实施后有自我审查,会避开一些所谓的“红线”,对新闻工作前景感到悲观。

香港警方9月22日向四个传媒公会发出信件,在未有咨询业界的情况下修改《警察通例》下“传媒代表”定义,将香港摄影记者协会以及香港记者协会从“传媒代表”名单中剔除,不再承认两个工会发出的记者证,只承认在香港政府新闻处新闻发布系统登记的本地传媒以及国际认可及知名的非本地传媒。

多个传媒工会反对修改警察通例

被香港警方“认可”的传媒日后在采访街头运动的时候,可以在警方封锁线以内的范围进行采访工作,其他不被认可的传媒,包括网媒、自由身记者及学生传媒的记者,在封锁线内进行采访工作,可能会被视为违反新冠肺炎疫情下,限制公众聚集的“限聚令”,或者参与非法集结,甚至可能被控告参与“暴动”等严重罪名。

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港版国安法实施超过3个月,加上警方单方面修改《警察通例》下的“传媒代表“定义,引起各界关注香港新闻自由进一步被收窄。

香港记者协会、香港摄影记者协会、独立评论人协会等8大传媒工会代表,9月底召开联合记者会抗议警方强行修改“传媒代表”定义,不排除提出司法覆核,透过法律途径处理今次事件。

民调指62%反对警方修改传媒代表定义

前身是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香港民意研究所,星期二(10月6日)召开记者会,公布一项在9月30日下午5时至10月5日下午3时,以电邮接触群组成员,并于网上完成调查,成功访问11,423名12岁以上的市民,有关他们对警方修改传媒代表定义的民意调查结果。

调查结果显示,62%受访者反对警方修改“传媒代表”定义,其中有58%的受访者表明“很反对”,另有36%的受访者表示支持。以政治立场区分,9,629名自称“民主派”支持者当中,有97%反对警方的做法;而952名自称“非民主派”支持者当中,有65%表示支持、31%表示反对。

学者指市民担心记者取得资讯有困难

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新闻系前助理教授杜耀明在记者会上表示,调查反映市民对相关政策的不满,他引用其他有关新闻自由的调查,市民担心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

杜耀明说:“我们引用其他的调查,有关对新闻自由觉得有担心的原因在哪里呢﹖实际了解有三大原因之一,其中就是说体会到记者在取得所需的资讯的时候有困难,以及欠缺法律的保障,这其实正正就是现在这个问题,所以问题是记者本身、或者新闻界本身对于这件事情本身,因为没有太多文宣,全部都是事实来的。”

杜耀明表示,相关政策在9月22日才实施,时间尚短,当中只是经历过上星期四(10月1日)的公众活动,他相信事件有机会继续发酵,市民的不满可能会提高,而且传媒从业员的不满比一般市民会更高。

警方与传媒关系可能雪上加霜

杜耀明又表示,过去一年多反送中运动,记者采访的亲身经历反映,警方“认可”的传媒不等如免去问题,他预期警方与传媒的关系可能雪上加霜。

杜耀明说:“再加上过去一年多以来,那些(记者)的亲身经验,或者由今年一月到现在你看看记协有多少个投诉,以及它发了多少个声明,知道那个严重性是怎样,即使当你是真真正正的记者,就用真真正正的警察的方法去对付你,不等如认可了你是记者的资格,就免去了其他的问题,所以变成这个情况只不过在原有很恶劣的警察及记者关系上,雪上加霜而已,所以这个对于未来的,如果警方来讲,不应该乐观,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压服得到那些不满。”

忧其他政府部门效发警方对新闻界做法

杜耀明回应美国之音提问,有关港版国安法实施3个月后,加上警方单方面修改《警察通例》下“传媒代表”定义,对香港新闻自由的冲击,他认为警方的做法是用“硬攻”,担心港府其他部门会效发警方对新闻界的做法。

杜耀明说:“就是‘硬攻'吧,即是国安法是摆明有几条红线在那里,即是不重覆了,即是那些颠覆、勾结外国势力、恐怖主义那四条红线,这些同时它还有一些就算没有国安法,警方过去一年对付记者,假如能够它可以继续这样坚持下去,难保整个特区政府就变成模仿警方对记者、对新闻界这个做法,即是它(警方)变成主流,直至现在这个新的政策连特区政府的新闻处都不敢背书的。”

杜耀明表示,如果其他政府部门仿效警方的做法,以单方面的方式定义传媒与记者的资格,他担心会限制网媒及自由身记者的采访空间。

杜耀明说:“这个就很大程度限制了譬如网媒的发展,那些自由身记者的空间完全是可以随时将它扼杀,亦都同时是限制了两个记者协会它们本身应有的专业、作为一个专业团体应有的权力,就是首先鉴定了那些人是记者、那些人不是记者,这个是夺去它们权力的做法,当它夺去别人权力的时候,那个权力就更加不平均,跟着之后它怎样都可以,我说你是记者,你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的了,这个变成长远来讲,大家都不希望这个政治的权力,可以取替一切的专业权力,有些很尊敬的专栏作家讲,除了记者之外,这个政策再推下去,其他专业都一律遭到践踏的时候,谁是律师、谁不是律师都是我(当局)说的,谁是会计师谁不是,这个是很令人担心的事。”

政府不可能筛选监察政府的记者资格

对于有建制派议员建议港府应该对记者实施统一的发牌制度,杜耀明表示,特首林郑月娥都不敢说这个做法,他形容建制派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是充当“开路先锋”测试舆论的反应。他认为新闻界不可能接受这个做法,尤其政府应该受到传媒第四权的监察,有利益冲突,不可能筛选什么人有资格监察政府。

杜耀明说:“这个认证的制度,其实是代表官方是要垄断那个所谓发牌的权利。但它凭什么呢﹖它凭它对于新闻专业的理解吗﹖它凭它权力的位置吗﹖不可能的,因为它有利益冲突,作为一个官员、作为一个政府架构,它是要受到第四权、即是新闻界的监察的,它有什么理由是可以挑选监察它的人呢﹖有些人都说,是不是想那些毒犯有权去决定谁是缉毒的专员呢﹖不可能的,即是我不是说这个政府是毒犯,意思就是说你受监察的人,不可以、不可能是去挑选那些人监察你的,如果可以的话,是不是警方、是(警务处处长)邓炳强去挑选谁人做廉政专员呢﹖这是不可能的。”

自由身记者指警方10-1对传媒态度宽松

香港自由身记者郑美姿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警方单方面修改《警察通例》下的“传媒代表”定义之后,有62%的民意反对相关政策,她认为数字都能够反映市民的看法。

郑美姿表示,10月1日是修改通例后的首次公众活动,她曾经到铜锣湾采访,期间被警察拉封锁线包围,她出示记协记者证后获警员放行,她形容当日警方对传媒的态度相当宽松。不过,可能由于当天有很多记者在场,网媒、学生记者成为采访对象,警方在当天的态度未必能够作为标准。

郑美姿说:“10月1日那次其实是的确很宽松的,它(警方)甚至没有很认真来查阅我的记协记者证,看一看后就放我们出去(封锁线)。当然我觉得一次不能作准,因为刚刚修改通例的第一次现场的活动,我相信它可能会是比较宽松,而且因为现场有很多记者都是、即是今次的状态是很多记者采访一些记者,一些记者采访一些所谓用记协记者证,或者一些学生媒体的记者,所以比较多镜头拍摄着,我想它们的做法也比较寛松。”

国安法实施后有自我审查

郑美姿表示,作为自由身记者,有时会做采访及写专栏,她坦言国安法实施后有自我审查,会避开一些所谓的“红线”,而警方修改传媒代表定义后,自由身记者到示威现场采访压力及风险都会更大。

郑美姿说:“因为我平常作为一个自由身记者,我有时候会做采访,有时可能写专栏,所以其实我自己、我觉得我都有所谓的审查的,我有作出,即是有一些摆明很敏感,即是所谓红线的东西,其实我都会避开、的确会‘轻手'一些,所以其实会有出现‘噤声'的效应,就算你今次所说的‘重新定义'什么是记者,其实它都是想、都会让很多人,即是可能自由身记者(到现场采访)风险大了,无论你是采访还是写字上面,其实都一定有一种审查出现了。”

郑美姿表示,《基本法》赋予市民有自由采访的权利,她认为记者的身份不应该由警察来定义,只要是合法的方式去采访,她认为无论是自由身记者、学生记者,都应该继续享有采访的权利。不过,国安法实施之后,某些用字或者题材会有自我审查。

郑美姿说:“我一向采访的题材都不是很敏感,不过有时用的字眼,的确知道现在收得这么紧,即是譬如你快必(谭得志)可能讲了不知多少句它们(当局)觉得有问题的东西,都有入罪又不能保释,即是这样的状态底下,有些东西你就真的会所谓审查一下,或者避开不写,这个是真的存在,我自己都有这样发生中。”

对新闻工作前景感到悲观

郑美姿坦言,作为自由身记者对新闻工作前景感到悲观,甚至作为一个香港人前景都很悲观。

郑美姿说:“作为自由身记者前景很悲观的,我再更早时已经开始觉得悲观了,所以我又觉得自由身记者以及记者那种悲观的状况是很相似,其实不是说自由身更加悲观,至于甚至乎你再说远些,一个记者对前景的悲观,以及你现在在香港作为一个老师,作为一个医生,很多专业其实大家都很悲观,甚至乎作为一个香港人自己都很悲观,因为一个社会那种法治的倒退,那种走一坡,其实最后受害的是社会上每一个人、每一个职业。”

郑美姿认为,前景只能用“见步行步”来形容,因为突然会修改警察通例,官方的红线又可能突然收窄。

郑美姿说:“没有打算,现在作为一个香港人很难打算得太远。是的,现在那一步真的只有一步,完全不知明天会怎样。”

记协调查98%反对订立港版国安法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5月底公布制订港版国安法,主要针对四类行为,包括颠覆中国国家政权、分裂中国、恐怖活动,以及外部势力干预,完全绕过香港本地立法程序,6月30日深夜透过《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引入香港实施,引起香港各界以致国际社会高度关注,认为一国两制已经明存实亡。

香港记者协会6月中进行一项网上问卷方式,向535名正式会员发出问卷,收集他们对国安法立法的意见,最终收回150份有效问卷。调查结果显示,87%受访者认为,港版国安法将会严重影响新闻自由,只有1名受访者认为不会影响新闻自由;92%受访者担心立法后人身安全受威胁。

调查也显示,98%受访者反对订立港版国安法,认为新闻自由将会雪上加霜,传媒自我审查情况将会更趋恶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