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8 2024年6月22日 星期六

香港国安法成为新闻专业学生的挑战


资料照片:2021年9月19日,香港一名抗议者站在模拟监狱铁窗后面,手里拿着根据《国家安全法》受审的民主派人士的照片。(法新社照片)
资料照片:2021年9月19日,香港一名抗议者站在模拟监狱铁窗后面,手里拿着根据《国家安全法》受审的民主派人士的照片。(法新社照片)

从关于国家安全的必修课到对香港新法律是否可以讨论的不确定性,新闻专业的学生和媒体教授正在艰难的环境中摸索。

一些新闻专业的学生表示,2020年通过的《国家安全法》在课堂辩论和讨论时就像“房间里的大象”。

中国政府表示,在2019年反政府抗议活动之后,中国出台了这项法律给香港带来稳定。该法将分裂、恐怖主义和与外国势力勾结定为刑事罪,并可处以重刑。

根据该法案的规定,已经有100多名抗议者、记者和立法会议员被拘押。

香港保安局去年曾对美国之音表示,香港政府坚定地致力于保障新闻自由。

但记者们表示,新法的范围模棱两可,很难找到愿意在记录在案前提下说话的人。一些学生和媒体教授也看到了类似的效果--甚至在课堂上也是如此。

触犯法律的风险使得学生和一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教授要求匿名。

其中一名在香港大学就读的学生说,国安法在一些新闻课上造成了空白。

“在课堂上,当老师走上讲台时,似乎仍然像是正常的教室,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但是谁都不愿意去触碰显而易见的难题,”这位学生说。

“它像是一种挥之不去的紧张空气,我们想问,‘我们能做这吗?我们能做那吗?’但是却没有人会去问,没有人会回答它。所以,永远不会有人问。”

香港有几所大学都设有媒体研究,但数据显示,近年来新闻专业的学生人数有所下降。

根据《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的分析,联合招生系统的数据显示,四所公立大学的媒体学生人数都有所下降。

该报2021 年 10 月的报道发现,香港大学新闻学院在 2021 年有 865 名申请入学者,低于 2016 年的 1726 名。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学院2021年有1541名申请者,低于2016年的2071名。

截至 2022 年,学生必须通过关于《香港基本法》和《国家安全法》的国家安全课程必修课。

香港教育局发言人对美国之音说,特区政府“非常重视维护学术自由和机构自治”。

该发言人通过电子邮件说:“这些具体而明确的保障措施没有发生任何形式的改变,并且仍然完全有效。因此,选择研究主题是教育机构和学者自己的事情。”

发言人补充说,“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是无可争辩的责任”,香港特别行政区“也不例外”。

该电子邮件补充说,“在适当尊重机构自治的情况下,教育局“与机构就促进国家安全教育的相关问题保持密切沟通”。

一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学生说,媒体环境的变化虽然不出意外,但仍然令人失望。

这位来自中国大陆20岁出头的人说,即使是学生记者也很难为完成作业而获得记录在案的消息来源。

“我们被要求就某些政府发展项目去采访一些人,这其实并不敏感,但人们在接受采访时非常犹豫自己是否要给出全名,”这名学生说。

媒体教授说,他们不得不改变一些课程或教学方法,以将国家安全法包括进去。

负责香港大学本科课程直至2021年的杰弗里·蒂默曼斯(Jeffrey Timmermans)表示,虽然该大学没有改变其课程方式,但“我们不得不从根本上重新设计我们的媒体法课程。”

“当时它是全新的东西,内容令人惊讶,它比我们新闻系中的任何人想象的都要激进得多,”蒂默曼斯说。蒂默曼斯目前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沃尔特克朗凯特新闻与大众传播学院(Walter Cronkite School of 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任教。

尽管如此,蒂默曼斯说,作为新闻专业的教师,他们决定继续做他们以前所做的事情。

另一位教授媒体法的讲师说,教师们在处理这个问题时非常谨慎。

“我们确实提出了其他司法管辖区在国家安全法方面的立场,但提出警告说,我们并不是说其他地方有基本的逻辑缺陷可供比较,但向学生展示人们所接受的国家安全问题,因为人们所处的不同地方而异。”

但是,这位教授说,他们试图像对待任何其他科目一样来对待国安法。

“我们必须向他们明确说明,我们不是告诉他们成为倡导者或者去违法......他们需要了解强大的差异是什么。我必须让他们得出自己的结论,”这位讲师补充说。

不过,这位人在香港的讲师说,这个话题几乎是一个没有讨论的话题。

“学生那边是振聋发聩的沉默。在那门课里,我们没有问题。全是茫然的脸。”
.
即使讲师创建了一个在线文档,以便学生可以匿名提问,但是也没有人去碰它。

香港大学新闻与媒体研究主任基思·里奇伯格(Keith Richburg)表示,他所在学校的课程没有任何改变。

里奇伯格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在教授如何成为一名记者的具体细节,而这些都没有推动恐怖主义、分裂或与外国势力勾结的领域,我们离这个目标还很远。”

这位记者也是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的主席,他说他没有看到该校的申请人数下降。“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了相反的情况,我们已经看到越来越多的学生认识到新闻业的重要性,”里奇伯格对美国之音说。

然而,他说,其中一个担忧是,新闻系的学生记者在报道时是否会足够小心。

“如果学生们要做关于逃离香港的活动家或类似的事情的报道,我会告诉他们要绝对地小心,你是在做事实报道。你不应显得是在宣传或倡导任何让你陷入困境的立场,你没有站在某一边,你只是在做报道。”

一位与美国之音交谈的学生提出了如何走这条线的担忧。

当被问及报道香港的问题时,这名学生说:“我宁愿一点也不做这方面的报道。我只会在非常广泛的基础上去做......我几乎没有做过任何关于香港的政治报道,但你脑海中仍然一直有这样的念头。“当局会不会明天或五年后来找我麻烦?”

评论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解放军战略核潜艇为何在台湾海峡上浮 ?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2:59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从胡赵命运到今日“习天下”,中共是个什么样的党?美国之音《纵深视角》节目专访前中央党校教授蔡霞。美东时间6月22日上午9点播出,敬请收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