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14 2024年4月25日 星期四

人权观察:香港47名议员及社运人士面临不公审判


资料照片:香港街头竖起画有香港民主派活动人士头像的横幅。(2021年7月1日)
资料照片:香港街头竖起画有香港民主派活动人士头像的横幅。(2021年7月1日)

香港在经历2019年持续数月的“反送中”抗议运动后,北京当局在2020年仓促上马国安法。批评人士指,香港国安法的实施使“一国两制”名存实亡,香港过去大规模游行场面不复存在,民间团体和新闻媒体纷纷解散。泛民主派议员曾经是香港立法会中一支重要的制衡力量,如今前泛民主派议员和社运人士纷纷受到国安法检控,同时国安法还限制媒体报道案件的细节,随着近期媒体报道禁令解除后,一批涉及国安法的案件细节才逐渐被公众知晓。

2020年7月,47名前议员及社运人士参与了一场非官方民意调查,旨在协调泛民主派内部产生候选人以参加同年9月的立法会换届选举。泛民主派期望以此方式夺取超过半数议席,从而制衡政府并施压北京当局推进普选进程。这47人均受到国安法指控,在媒体禁令解除后,媒体披露其中29名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被告有意认罪,以获得减刑,通常认罪可缩短三分之一刑期。

媒体报道指,五名被告被指控为“组织者”,最高可面临无期徒刑重判,这五人分别为法律学者戴耀廷、前立法会议员区诺轩、前区议员赵家贤、钟锦麟和社运人士吴政亨。人权观察组织指,该案全案拘捕及审理程序在许多方面均有违国际正当程序标准。

控方提出139页的案情撮要,重点集中在这47名被告的书面和口头发言,筹款和选举协调等工作,他们被指控“瘫痪港府运作”。

人权观察中国部高级研究员王松莲表示,“香港迄今最大的国安法案件虽以法律语言为包装,实际上是中国政府无情扼杀香港民主运动的手段之一……和平社运活动竟面临终身监禁的真实威胁,显见北京公然蔑视民主政治程序与法治。”

香港国安法生效以后,至少有一百多人受到违反国安法的指控,其中大部分人遭到长期扣押,不得保释。自2020年6月底香港当局配合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国安法案件的审理就笼罩着神秘的面纱。涉及国安法的案件由行政长官指定法官审理,不设陪审团。

根据香港国安法规定,若公开审判可能“泄漏国家秘密”,可以对被告人进行秘密审判。当局以涉密为由禁止媒体报道,致使公众无法了解此类案件的审理过程是否遵守了公平和透明的司法原则。

香港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等人去年9月因拒绝国安处要求,不愿提供组织内部资料而被捕。当局指控他们违反了“港版国安法”,涉嫌“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邹幸彤向法庭申请放宽交付审判程序报道限制,但遭到裁判法官罗德泉的拒绝。邹幸彤因此向高等法院提出申请复核,今年8月初香港高等法院推翻了媒体不得报道国安法案件的裁决,更多关于国安法案件的细节逐渐公之于众。

在美国、香港等适用普通法的国家和地区,普遍存在陪审团制度。香港律政司司长林定国指示该案不设陪审团。陪审员由年满21岁但未满65岁的香港居民出任,可参与刑事案件及部分民事案件的审讯,并就案件进行评议和裁决。

此外,香港国安法拒绝让被告人获得保释的权利,除非法官由充足理由相信嫌疑人不会继续实施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本案47名被告人遭到警方监控后大多遭到长期关押,时间超过一年,人权观察组织指香港国安法不论罪行轻重性质一律不许保释,有违普通法无罪推定和准许保释的原则。人权观察组织表示,一名曾代理此案的香港大律师表示忧虑,指长期羁押可能令被告“减少动力抗辩”而宁愿尽快认罪。

目前欧盟、英国和澳大利亚对本案表达了关切,此外亦有人权制裁机制。香港国安法在2020年自生成到制定生效仅用了41天,该法案管辖范围扩大至全球,还允许香港人被送往中国法院审理。

近期,一批移居海外的香港人在海外筹备“香港议会”,香港保安局发表声明指三名筹备骨干袁弓夷、何良懋及梁颂恆违反国安法,并发起通缉。袁弓夷曾被中共视为爱国商人,反送中示威爆发后,袁弓夷公开为示威者发声,并呼吁国际社会制裁香港官员。近期,袁弓夷的儿媳、香港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容海恩登报声明“脱离爷媳关系”。袁弓夷则回应对容海恩在国安法下求生存表示理解,并指家庭破裂为文革中常有之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