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7 2021年12月2日 星期四

港府剔除支联会公司注册等同即时取缔 法庭指相关国安案法律地位存疑


已故香港支联会创会主席司徒华的剪纸

有32年历史的香港支联会,早前被警方国安处指控为“外国代理人”,并以国安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支联会以及支联会前主席李卓人、两名前副主席何俊仁及邹幸彤。 9月底支联会透过特别会员大会,大比数通过解散议案,进入清盘程序。

不过,港府星期二晚宣布,下令公司注册处将支联会从公司登记册中剔除。前支联会清盘人蔡耀昌表示,港府的做法等同即时将支联会取缔,支联会涉及的国安法刑事案件,有如是未审先判。

支联会及3名前正副主席涉及的国安法案件星期四再提讯,法官表示,被告之一的支联会被当局从公司登记册中剔除,法律地位存疑,形容有如被告人突然离世,认为控方应该厘清相关法律问题。

有32年历史、争取平反六四等五大纲领的全球最大型六四烛光悼念集会主办单位──香港支联会,8月底被警方国安处指控为“外国代理人”,时任副主席邹幸彤及4名常委拒绝应国安处要求,提交过去8年的会议纪录等资料,被警方拘捕,控以“没有遵从通知规定提供资料罪”

支联会自动清盘期间港府剔除公司注册

9月初,警方以国安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支联会以及支联会前主席李卓人、两名前副主席何俊仁及邹幸彤。

面对国安法下的政治形势,支联会今年7月将常委由14人减至7人,至8月支联会常委会通过解散程序,交付9月25日的特别会员大会表决,出席的45个团体代表,最终以41票赞成、4票反对、零票弃权,大比数通过解散支联会的议案,支联会正式进入清盘程序。

不过,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星期二(10月26日)晚宣布,命令公司注册处将支联会从公司登记册中剔除。

李家超指支联会纲领意图颠覆国家政权

香港政务司司长李家超星期三(10月27日) 在立法会见记者表示,行政会议和行政长官的决定,星期二刊宪即时生效,“支联会即告解散”。李家超又指控支联会一直宣扬支持的五大纲领,包括结束一党专政等,根据警务处和保安局的建议,以及考虑支联会的申述,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决定,认为结束一党专政的含意,等于推翻中国宪法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意图是颠覆国家政权。

有记者问及支联会3名前正副主席被控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港府的决定会否影响案件,是否未审先判﹖

李家超回应表示,取消支联会公司登记和刑事起诉是两件事,法庭有规则处理案件,他认为“绝对不受其他因素影响”,他又表示,港府立场鲜明,任何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行动或活动,特区政府都有责任制止或防范。

蔡耀昌指应留待法庭裁决 忧未审先判

对于下令公司注册处将支联会从公司登记册中剔除,支联会前秘书及清盘人蔡耀昌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当局对支联会作出有关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指控,都是非常严重的指控,他质疑相关的指控可能影响支联会涉及的国安法刑事案件,他认为政府无必要采取行动变相关取缔支联会,应该留待法庭裁决。

蔡耀昌说:“政府已经是做了一个决定,将这个(支联会)变成一个刑事案件(的被告),理应是对于怎样去理解支联会的纲领。过去的行动是否涉及到危害国家安全,应该是让一个更有权威的法院,透过一个公开以及严谨的审讯的程序,是去作出一个的辩论以及决定,我们看不到在现在这个时候,行政会议是有一个合理的理由以及必要性,是用一个行政的手段,是去将支联会剔除在公司注册,等于变相取缔支联会,我是觉得应该是要交给一个更加权威的司法机关,透过公开的程序是去审理。”

前支联会秘书及清盘人蔡耀昌表示,港府下令公司注册处剔除支联会公司注册,等于即时取缔支联会,担心支联会涉及的国安法案件,有如未审先判 (美国之音/汤惠芸)
前支联会秘书及清盘人蔡耀昌表示,港府下令公司注册处剔除支联会公司注册,等于即时取缔支联会,担心支联会涉及的国安法案件,有如未审先判 (美国之音/汤惠芸)

蔡耀昌忧虑港府的做法有如未审先判,尤其支联会9月底已经透过特别会员大会表决,进入清盘程序,实质上支联会已经停止运作,不能够再进行任何工作及举办任何活动,他认为港府无必要用行政强制措施去解散支联会。

记者问:“是否担心是一个所谓的未审先判呢﹖现在特首会同行政会议的这个决定(剔除支联会公司注册)﹖”

蔡耀昌说:“这个当然是令人有(这)个担心,以及有这样(未审先判)的联想,尤其是本身已经是有一个的刑事案件在这里的时候,其实这么严重的指称,是需要有更严谨的处理。”

支联会资产由破产管理署处理

蔡耀昌表示,港府以行政措施剔除支联会公司注册,等同将支联会即时解散,9月底支联会透过特别会员大会通过的自动解散,以及进入清盘程序已经失去法律效力,变相支联会的所有资产要有破产管理署处理。

蔡耀昌说:“(这个宣布)等同即时解散(支联会),那个法律的后果就是原有会员大会,透过民主程序通过的解散程序,以及委任有关的清盘人,这个做法已经没有任何的作用了,因为根据法例,当行政会议做了这个决定之后,即是支联会解散之后那个清盘,就是会自动交由给破产管理署署长,这个行政部门去代为处理清盘,即是亦都意味着原有一个组织,透过自己内部的程序,以及决定去处理自己的解散及资产,这个的自主权力现在都是被官方就是去取缔以及取代了,当然对原有的清盘人亦都是等如现在是已经没有任何的法律权力,再做任何事情了。”

法官指支联会涉国安法案件法律地位存疑

支联会、支联会前主席李卓人、前副主席何俊仁及邹幸彤被控《港区国安法》的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星期四(10月28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再提讯。

署理总裁判官、国安法指定法官罗德泉关注案中的第一被告“支联会”的法律地位。法官表示,港府日前将支联会自公司登记册中剔除,加上支联会已经自动解散,形容情况相当罕见,有如被告人突然离世,认为控方应该厘清支联会法律地位以及是否仍然继续控告支联会等相关法律问题。

蔡耀昌在法庭上形容,港府的命令导致支联会“突然死亡”,他希望厘清破产管理署长作为公职人员,能否代表支联会面对刑事审讯,加上支联会被迫解散,又继续被控告,如何保障支联会的相关法律权益?

法官罗德泉表示,破产管理署长有权处理支联会的财产安排,但刑事审讯似乎是另一回事,至于蔡耀昌能否代表支联会仍是未知之数,下令控方将蔡耀昌列为“关注人士”,知会他有关案件的后续安排。

蔡耀昌质疑控方应否继续控告支联会

蔡耀昌散庭后接受传媒访问表示,港府下令公司注册处将支联会从公司登记册中剔除后,支联会的法律地位即时被改变,是否能够继续成为被告亦有疑问,连控方在庭上都不能够即时解答。

蔡耀昌说:“这个突发的情况(剔除支联会公司注册),就令到支联会现在的法律地位已经是改变了,是正式解散,所以到底在现在接下来的法庭的聆讯上面,支联会作为一个的被告,它还可不可以继续是被告呢﹖以及那个(出庭)代表是怎样去处理呢﹖这个我想都是在今日的法庭里面,连控方都未能够作出一个回答,所以就是需要将有关支联会作为这个案件的被告的情况,是需要押后是作出处理。”

对于日后是否会代表支联会出庭就有关国安法的指控应讯,以及会否担心要负上相关国安法的法律责任,蔡耀昌表示,他过去在支联会组织的身份,将来有任何后果都不会回避。

蔡耀昌说:“我自己过去在支联会的组织的身份,都是相当清晰以及都是一个事实来的,即是将来有些什么情况,我想都是必须根据法律,以及经过相关的程序是去处理,我想过去我们做了的事情,那个担当的位置,这个是一个事实,亦都是我一生人的行事的一部份,这些的情况我想是有什么后果,当然都不会回避的。”

近百名市民在法院外排队轮候旁听席,声援被控国安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前支联会正副主席李卓人、何俊仁及邹幸彤(美国之音/汤惠芸)
近百名市民在法院外排队轮候旁听席,声援被控国安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前支联会正副主席李卓人、何俊仁及邹幸彤(美国之音/汤惠芸)

旁听市民质疑法庭程序有如走过场

近百名市民到法庭旁听声援3名被告李卓人、何俊仁及邹幸彤。李卓人步入犯人栏时高呼“言论无罪、民主无罪”。旁听人士高呼3人名字,鼓励他们加油,并高呼香港人加油等口号。

香港市民Simon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审讯内容有部份不容许传媒报道,他希望亲身到法庭旁听,了解整个审讯内容。

Simon又表示,在法庭有判决前当局已经即时取缔支联会,认为有未审先判之嫌,法庭程序有如“走过场”。

记者问:“即是审讯都未开始之前,就已经下了一个这样的行政命令去取缔支联会,即是取消它的公司注册,是否觉得有点所谓未审先判的情况﹖”

Simon说:“这个是的,它们(港府)现在是用这个手法,其实它们审讯,我觉得只不过是一个‘过堂’(走过场)的形式,其实我觉得它已经有结论的了。”

市民到庭旁听支持邹幸彤

到法庭旁听的香港市民蔡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他过去一直支持支联会,最近在社交媒体看到多宗有关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的案件,认为邹幸彤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希望到法庭旁听支持她。

蔡先生说:“有些感触,个人不知为什么,觉得跟她(邹幸彤)有些感觉,觉得需要来法庭,她被人告我觉得不应该,一个今日这么正直的人,是不应该,即是很遗憾就是,李卓人也好、何俊仁也好,虽然香港人(认)识他们这么久,但是我都没有觉得需要来,就不知道为什么,邹幸彤我反而觉得,我觉得需要过来,特别或者今时今日Facebook你好容易找到多一些资料,或者你都会看到,就觉得有些感应,所以要过来(旁听声援)。”

法官应控方要求,将案件押后10星期,至明年1月10日再提讯,以待控方厘清法律问题,以及调查涉案约60箱文件、50支记忆棒及9部电子器材等材料,并且在下次提讯前向辩方提供调查进度。 3名被告李卓人、何俊仁及邹幸彤需要还柙候讯。

汤家骅指剔除支联会公司注册无关国安案

针对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日前命令公司注册处处长将支联会从公司登记册中剔除,行政会员成员汤家骅星期四(10月28日)出席活动后会见传媒表示,有组织地推动“打倒一党专政”,明显是颠覆中国国家政权的行为,以这个口号作为纲领,明显令人怀疑有关组织的存在是否危害中国国家安全。

汤家骅表示,港府有关决定并非针对一般市民或任何口号,他认为一般市民不需要太担心,港府引用这个法例只是针对社团和公司,而不是针对个人。他又表示,市民明年去悼念六四,他不觉得与特首及行政会议的决定有任何抵触。

汤家骅表示,港府所引用的条例与《港区国安法》无关,亦与支联会所牵涉的国安法刑事案件无关。他又表示,保安局考虑的是社团和公司的存在或运作,会否造成中国国家安全的忧虑。他强调相关条例是防范性条例,非惩罚性条例,不是因为某组织过往做了什么,政府要剔除、要惩罚,而是相关组织的存在和运作可能会危及中国国家安全,特首和行政会议可以把它剔除。

被问到港府取缔支联会的决定会否对法庭造成压力﹖汤家骅强调,法庭是依证据行事,政府官员的言论不会是证据,因此他相信法庭不会感到压力。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