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8 2020年9月24日 星期四

香港反送中6/9大游行一周年 数以万计市民中环流水式游行


香港反送中运动6-9百万人大游行一周年,数以万计市民响应网上号召,在中环参与“流水式“游行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反送中运动6-9百万人大游行一周年,在武汉肺炎疫情“限聚令”仍然生效之下,民间人权阵线星期二未有发起纪念活动。但有网民号召傍晚在中环进行“流水式”游行,有数以万计市民响应,一度占据马路游行。

防暴警察严密布防并多次发喷胡椒喷雾及胡椒球弹驱散,结果有53人被拘捕。在中国全国人大宣布制订港版国安法的阴霾下,大批游行人士高举“香港独立”的旗帜并高呼口号。

参与游行的中学生表示,过去一年有很多难忘的经历,有很多人怀疑被自杀,她认为香港独立才会有出路。

参与中环流水式游行人士高举反送中运动”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手势 (美国之音/汤惠芸)
参与中环流水式游行人士高举反送中运动”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手势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反送中运动星期二(6月9日)踏入一周年,去年今日民间人权阵线发起反送中大游行,要求港府撤回俗称“送中条例”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引发超过100万人在炎炎夏日上街游行,揭开至今一年仍未结束的反送中运动序幕。

今年在武汉肺炎疫情下,香港政府实施公众地方不可以超过8人聚集的 “限聚令”仍然生效之下,民间人权阵线星期二未有发起纪念活动。

岑子杰:抗争运动仍然是一个现在式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在记者会上表示,6月9日反送中100万人游行一周年,但是“限聚令”仍然生效,都难以举办游行等公众集会,民阵亦不打算“纪念”反送中运动,因为这个运动仍然是一个现在式。

岑子杰说:“我们没有能力去纪念,因为反送中运动是延续到今日仍然未停止,这场运动仍然是一个现在式,未成为一个过去式,只是这场运动我们愈行变得愈艰难。香港人奋力反抗之后,共产党的打压变得愈来愈严厉。”

岑子杰表示,反送中运动的五大诉求,最初是来自去年6月15日在金钟太古广场外挂上标语的梁凌杰,当日他挂的标语写上“全面撤回送中、我们不是暴动、释放学生伤者、林郑下台、Help Hong Kong”。

参与中环流水式游行人士占据马路,高举雨伞,导致交通受阻,但是没有捣路及冲击警方,游行过程大致和平 (美国之音/汤惠芸)
参与中环流水式游行人士占据马路,高举雨伞,导致交通受阻,但是没有捣路及冲击警方,游行过程大致和平 (美国之音/汤惠芸)

岑子杰说:“在这场运动里面,我们香港人说的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五大诉求是要求撤回送中恶法、撤销暴动定性、释放所有被捕人士、追究黑警责任(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立即双普选。我曾经都觉得、可以自我感觉良好地觉得,我们都成功撤回了'送中条例',但是林郑撤回‘送中条例',接着下来的就是另一条有机会令到我们香港人被送中的国安法。”

梁凌杰身穿黄色黄衣在太古广场外墙挂标语期间,失足从高处堕下,不幸身亡,成为反送中运动首位牺牲性命的人士。岑子杰呼吁香港人不要忘记这场运动的“第一条命”。民阵将会在下星期一(6月15日)梁凌杰的死忌当天,穿上黑衣并系上白丝带到太古广场外梁凌杰堕楼地点献花。

网民透过手机通讯程式进行 “流水式”游行

有网民透过手机通讯程式及网上讨论区,发起“6-9香港人抗争一周年港岛区大游行”,在傍晚5点半下班时间开始,透过手机通讯程号召市民到中环遮打花园集合,因应警方布防的位置进行“流水式”游行。

傍晚7时左右,响应游行的市民亮起手机的灯光,从遮打花园及皇后像广场一带向西游行,估计有数以万计的市民响应,大批游行人士占据马路,令交通受阻。

在中国全国人大会议5月底宣布制订港版国安法的阴霾下,大批游行人士仍然高举 “香港独立”的旗帜并高呼“香港独立、唯一出路”等口号。亦有游行人士唱出反送中运动最流行的《愿荣光归香港》。

学生:今天不出来“下次还有机会吗?”

有游行人士身穿印上英国国旗的T恤,高举香港独立旗帜 (美国之音/汤惠芸)
有游行人士身穿印上英国国旗的T恤,高举香港独立旗帜 (美国之音/汤惠芸)

参与游行的13岁中学一年级学生张同学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担心今次不出来游行,下次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希望捍卫一国两制及香港人的自由。

张同学说:“我们原本享有的自由,我们不可以无原无故被人收回,一国两制这些都是我们在97年之前已经签订了的东西,已经是我们拥有的东西,《基本法》我们不可以让它(北京)无原无故一句说‘国安法'、‘国歌法',立即就令到我们享有不到这些自由。”

张同学表示,去年11、12月左右才开始觉醒参与反送中运动游行示威,主要是不想香港变成一国一制,加上警方涉嫌滥用暴力、很多怀疑被自杀的个案,令她很心痛,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到她自己。

问及反送中运动一周年的感受,张同学表示,有很多完全想像不到的事情,她认为香港独立才会有出路。

张同学说:“这一年真的发生了很多我完全想不到的事情,我今年都只是中学一年级,我不知道要、即是有时我都会想,我不出来好像都可以的,因为我年纪这么小,但其实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一周年我们有很多人被自杀,好难忘,希望快些可以光复香港,香港独立才会有出路。”

防暴警察制服一名身穿黑衫、黑裤的女子,将她拘捕 (美国之音/汤惠芸)
防暴警察制服一名身穿黑衫、黑裤的女子,将她拘捕 (美国之音/汤惠芸)

参与游行的歌手阮民安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6月9日对香港人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北京、香港政府对香港人游行、集会等自由的打压也到了一个没办法容忍的地步,他仍然坚守初心走上街头,但是代价会愈来愈大。

阮民安:香港人面对极权完全没有退缩

对于中国全国人大会议宣布制订港版国安法后,仍然有这么多游行人士高呼香港独立口号,阮民安表示,反映香港人面对极权完全没有退缩,仍然有很多香港人坚守初心,也是向世界展示香港人的决心。

阮民安说:“现在大家说‘香港独立,唯一出路'是非常之响亮,其实是因为中共政权已经将我们香港人压到没办法再压,我们唯有这个才是唯一出路,除了这样好像真的没有办法可以改变到、可以再争取我们一些自由、民主,这个是我们的信念,也是我们向全球发出我们的声音,我们香港很有我们的信念、我们的想法,对抗这个中共的暴政、中共的极权我们是从不畏缩。”

游行人士展示反送中运动标语 (美国之音/汤惠芸)
游行人士展示反送中运动标语 (美国之音/汤惠芸)

70后市民:参与游行是表达对政府和警察的愤怒

70后从事高科技的香港市民何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参与游行是表达对北京、香港政府及警察的愤怒,他感到很多香港人都很抑压、很悲观。他认为今年6-9一周年大游行的人数减少,主要是被疫情影响,他都不敢带同小朋友上街。

何先生坦言,虽然“港版国安法”未公布细节,对香港人上街抗争仍会构成更大压力。

何先生说:“就算你怎样答应国安法只是‘影响很少撮人',但是执行那个是谁呢﹖(负责)拘捕的是谁﹖然后被捕的人去哪里(受)审﹖是不是好像以前去劳改营那样,审都不用审呢﹖没有人知道。”

何先生表示,在国安法的阴霾下仍然上街游行,是怕再不出来,不知道将来还可不可以出来,亦希望争取国际关注,让香港继续享有高度自治。

何先生说:“争取国际关注,更多人去抗拒中共的强权以及高压统治、剥削香港人的自由,导致香港没有了核心价值以及优点,我们想香港是回归之前的香港,很简单的。”

游行人士展示香港独立旗帜 (美国之音/汤惠芸)
游行人士展示香港独立旗帜 (美国之音/汤惠芸)

林郑月娥:“香港承受不起乱局”

防暴警察多次发射胡椒喷雾及胡椒球弹驱散游行人士,有记者及市民受伤。

警方星期三(6月10日)凌晨在面书(Facebook)帖文表示,截至凌晨警方在中环一带拘捕共53人,包括36男17女,涉嫌参与非法集结及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被捕人士当中包括身穿反光背心的义务急救员,以及元朗区议员杜嘉伦。

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二早上出席行政会议前会见记者,被问到会否为去年6月9日百万人反送中大游行后,宣布继续在立法会二读《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感到后悔,她回应表示,过去一年的困难大家有目共睹,每个人都要汲取教训,除了香港政府之外,立法会议员都应该汲取教训,就是“香港承受不起乱局”,因为疫情而引发全球大衰退,她希望回复社会让市民生活,她相信“这个是大家的共同愿望”。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