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57 2019年12月8日 星期日

香港民主派大获全胜,北京会妥协将林郑解职吗?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2019年11月26日)

在11月24日的香港区议会选举中, 民主派以压倒性的胜利击败亲北京阵营,在全部452个议席当中拿下388个议席,超过85%。分析人士说,面对这样的结果,如果北京够理智的话,应该调整目前的策略,尽快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解职,否则抗议活动还将延长。

“反送中”领袖胜出,香港人用选票支持抗议

在这次区议会选举中,全港410多万选民中约有294多万登记选民投了票。高达71.2%的投票率创下历史记录,大大超过上一次2015年举行的区选举的投票率。当年的投票率为47.01%。

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果席位比例及投票率
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果席位比例及投票率


由于区议会是香港级别最低的民选政府机构之一,不具立法资格,香港人传统上对区议会选举并不十分感兴趣,但在经历了连续几个月的政治动荡后,这次选举具备了新的内涵。它被视为香港民众对近六个月的亲民主抗议活动支持度的风向标。

这次选举的另一个令人瞩目的现象是“反送中“运动中活跃的民主派、前学生领袖及首次参选的民主派素人全部胜出,其中包括曾经被打伤的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另外,得到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大力支持的林浩波也胜出,黄之锋之前被当局取消参选资格。

香港商人,前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星期一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视节目采访时说,这样的结果说明了几个含义:

“第一,这次区议会选举结果表明香港同胞对北京1967年以来的治港左的错误说不;对‘一国一制’的倾向说不;对林郑月娥政权的傲慢说不;也是对过去几个月警方滥用权力对青年学生及示威者滥捕及过度的武力说不。”

北京如果理智和明智,应该将林郑解职

分析人士认为,这样的选举结果对北京来说,是出于意料的。如果北京够理智的话,应该尽快将林郑解职。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孔诰烽(Ho-fung Hung)星期一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因为区议会选举通常是北京觉得最有把握的选举。我相信,在北京的内部,肯定会有要求改弦易撤的声音。他们的聪明的做法就是将林郑月娥解职,重新找个人,重新对话。”

孔诰烽说,另一个对北京来说比较容易、也可以改变局势的选项是设立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他认为,北京有很大的可能寻求做出妥协。

在以往的区议会选举中,亲北京的阵营一直拥有优势。上届区议会选举中,亲北京阵营占据431个席位中的327席,民主派只拥有124个议席。

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兼职教授、时政评论人林和立(Willy Wo-Lap Lam)在接受《时代》杂志采访时也说,这样的选举结果能导致的一个可能就是北京加速取代林郑的进程,因为她已经没有可信度了。

林和立还说,这样的选举结果可能也会鼓励抗议者要求他们的所有的五项诉求得到满足。

“反送中”抗议者在8月份曾提出五项诉求,第一, 彻底撤回逃犯条例;第二, 撤回612暴动定性;第三, 必不追究反送中抗争者;第四, 成立独立委员会,彻查警方滥权滥暴及元朗暴力事件;第五, 全面落实双真普选。目前只有第一项诉求得到了满足。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孔诰烽又说,鉴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行事风格,他也许不会这么做。

他说:“但是,这也很难说。习近平的风格是非常不能接受不同意见的。他们可能会继续一意孤行,无视这个(选举)结果,继续一意孤行。如果是这样的话,抗议还会继续延续,甚至升级。”

熟悉香港事务的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院院长曾锐生(Steve Tsang)星期一也告诉彭博通讯社,他觉得北京和香港的反应有可能是负面的。

他后来在给美国之音的电邮中解释说:“香港问题的症结在于习近平对香港实施的收紧控制政策。您认为谁会告诉习近平,首先是他的政策在香港造成了大麻烦,所以该政策需要更改吗?由于没有人敢告诉习近平真相,中央人民政府改变对香港政策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他接着写道:“至于林郑月娥,在过去六个月的混乱中,她没有表现出任何政治才能或勇气。混乱也是由于她试图迅速制定有争议的法案,但是却政治无能而引发的。她有什么基础获得政治智慧和勇气做正确的事情?政治解决的机会就摆在香港政府面前,但行政长官很可能会忽略它。”

中国外长王毅星期一的强硬回应是其中的一个迹象。赴日本访问的王毅就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果回应的时候说,无论发生什么事,香港都是中国的一部分,任何企图搞乱香港,或者破坏香港繁荣与稳定的图谋都是不会成功的。

香港建制派以及中国各主要官媒星期一也将亲北京阵营的惨败归咎为“外国势力的介入”。

林郑月娥星期一的回应是,特区政府尊重区议会选举结果。她说她留意到坊间有很多分析指出选举结果是反映市民对社会现状与深层次问题的不满,“特区政府一定会虚心聆听市民的意见,并认真反思。”

区议会选举有可能会影响未来的特首选举?

由于香港区议会只是地区层面的基层机关,区议员负责处理社区层面事务,比如公交车路线、垃圾收集等,一些人认为区议会选举的影响力并不大。

但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孔诰烽认为,这可能会影响到未来的特首选举。

他解释说,“特首选举委员会的1200个委员中有117个经由民选区议员相互选出而产生。这一次民主派在区议会选举中获得过半议席,他们对选举委员会的控制会增加。加上香港地方大佬们(local tycoons)也在委员会中占有不少的议席,如果地方大佬与泛民组建联盟,北京可能会失去对特首选举委员会的控制。北京现在要做的还需要修复与香港地方大佬的关系。”

根据基本法特首选举委员会的组成办法,香港行政长官由选举委员会负责选出。选举委员会由1200人组成,其中117人为港九(57人)和新界(60人)的区议员,由民选选出。

根据《行政长官选举条例》,要想参选行政长官,需要获得至少150名选举委员的签名。如果亲民主派能够获得港九和新界117个席位中的相当大一部分席位,那么,他们很有可能联合其他亲民主派的选举委员提名行政长官人选。

不过,也有人认为即便亲民主派在1200人的选举委员会拿到117个席位,也还不够多数,北京还是能掌控多数的。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