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0 2019年12月6日 星期五

步入衰退的香港经济对港人民主抗争有何影响


香港民众在合唱“荣耀归于香港”的反送中歌曲。(2019年9月21日)

继香港财政司长陈茂波10月28日表示香港经济进入技术性衰退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29日再次警告说,2019年香港经济可能全年出现负增长。她表示,港府将会推出必要措施“撑企业、保就业”,但这只是治标,而“止暴治乱”才是治本。然而分析人士认为,持续了5个多月的反政府抗议只是加剧了香港经济面临的困境,而经济状况的恶化并没有改变港人继续走上街头争取民主、自由的决心。

林郑月娥在行政会议前的媒体见面会上说,港府星期四(10月31日)将公布第三季度经济数据,如果经济增长继续为负,那么连同第二季度的负增长,香港将进入技术性衰退。所谓“技术性衰退”是指经济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负增长。林郑月娥还表示,按目前的评估,香港经济2019年可能出现全年负增长,达不到0-0.1%的正增长目标。香港上一次出现全年经济负增长还是在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当时,香港GPD下降2.7%。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一天前表示, 香港经济近期受到全方位打击。10月18日公布的数字显示,香港消费和旅游相关行业的失业率在7至9月期间进一步上升,其中餐饮服务业的失业率大幅上升至6%,为六年来新高。在贸易方面,香港第三季度出口同比下滑7%以上,为十年来最大下滑幅度。

旅游业是香港经济的主要动力之一,它给香港带来几十万就业机会。但在8月份,抵达香港国际机场的旅客人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40%。大陆游客下降数量更甚。在中国“十一黄金周”期间,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人数下降了55%。2018年,大陆游客占全部6500万访港人次的四分之三。零售额也出现了大幅下滑。8月份零售额的降幅为23%,是有记录以来的最大降幅。

香港政府把目前的经济困境归咎于持续了近5个月的反政府抗议活动。但香港资深媒体人、前《亚洲财经》杂志总编辑纪硕鸣对美国之音说,香港经济在修订《逃犯条例》所引发的“反送中运动”前就已经呈现颓势。

“实际上今年第一季度它的经济增长基本上就是大概0.5-0.6%。上半年的经济增长基本上就是零了。所以香港的经济在2019年一开始就在做调整。这和修例引起的风波是没有关系的。”他说。

纪硕鸣表示,香港经济表现不佳的另一个主要因素是受中国经济的影响。他说,中国经济增速持续放缓,再加上美中贸易战的影响,这使得香港经济进入一个调整期,但毫无疑问,“反送中运动”使香港经济雪上加霜。

到目前为止,香港经济的另外两大支柱,即国际金融和房地产基本还没有受到冲击。这凸显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尚且稳固,尽管五个月来反政府示威活动不断升级,且常有暴力发生。

《金融时报》的报道说,香港的上市活动在过去两个月加快了步伐,IPO募资总额接近100亿美元,超过纽约证交所和纳斯达克,包括百威英博亚太部门的50亿美元IPO、中国运动服装集团滔搏国际的11亿美元IPO,以及物流企业ESR Cayman的16亿美元IPO。但受香港动荡局势的影响,备受瞩目的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价值100-150亿美元的IPO被推迟。

分析指出,如果香港动荡局势持续下去,或者进一步恶化,这势必会对香港的国际金融产业构成影响。“这才是香港真正担忧的,”纪硕鸣说,“因为社会不稳定、动乱会让资金外流,要求来上市的企业可能会推迟,像本来9月份阿里巴巴要上市的。这样的话,外资进来的就会少,这对香港是很致命的。因为国际金融是香港(经济)一个大的重要支柱。”

令人担忧的是,这种情况可能正在发生。高盛(Goldman Sachs)近期的一份报告说,今年6到8月,有30-40亿美元的投资从香港转移到了它在亚太地区的主要竞争对手新加坡。但报告没有把香港投资的流失与反政府抗议活动联系起来。

但到目前为止,香港的主流民意并没有因为经济状况的恶化而出现变化。“大家都看到民意没有逆转,” 纪硕鸣说,“这么大一个暴乱,又是烧、又是砸,这样的一个情况也没让民意出现一个很大的反感。转而支持政府的情况没有出现。”

香港工会联合会秘书长李卓人对《纽约时报》表示,大多数港人会把一切困难归咎于政府,而不是抗议者。他们认为,更大的威胁是失去自由和独立的司法。

评论 (116)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