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0 2020年9月18日 星期五

香港大专联校反国安法论坛 港大学生保留六四抗争传统


香港市民吴小姐身穿自己设计写上“人民不会忘记”的衣服参与六四31周年维园烛光集会,她表示今年的烛光是特别的,象征香港人不会被专政任意宰割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反送中运动即将届满一周年,针对中国人大常委会制订“港版国安法”,香港6间大专院校学生会最近举办联校论坛,回顾去年反送中运动的抗争,并探讨“港版国安法”实施后对未来社运的影响。

多位与会嘉宾都认为,今年首次“无大台”的维园六四烛光晚会,反映香港年青人无惧国安法打压,高呼“香港独立”的声量甚至比“建设民主中国”更大,建立香港人的主体意识。而香港大学学生会另有举行洗刷国殇之柱以及重漆太古桥活动,延续六四抗争精神。

香港大学学生会联同岭南大学、教育大学、东华学院学生会以及浸会大学、中文大学学生会临时行政委员会,上星期五在香港大学举行题为“恶法将至、烽火再起”的联校论坛,探讨反送中运动一周年对香港未来的启示,以及在港版国安法实施后,对香港社会运动的影响。

香港大专联校论坛向极权说不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 (美國之音/湯惠芸)

法律界立法会议员吴霭仪、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等嘉宾应邀出席,约100名大专学生参与,论坛举行期间不时高呼“民族自强、香港独立“等港独口号。

香港大学生会会长叶芷琳在论坛开始前,带领多间大专院校代表发表联合宣言表示,警方去年重兵包围中大及理大两间大学,酿成人道灾难,近日北京又以“港版国安法”企图消灭异见声音,包括容许中国国安机构在香港设立部门监控港人;又试图令香港人不敢再寻求国际社会协助。

宣言并表示,学界相信香港人仍会勇敢向极权说不,今年6月4日香港人已经展示了毋惧强权的一面,烛光在各区开花悼念六四惨剧31周年,学界未来将会与香港人奋战到底。

港人抗争发挥主体意识

吴霭仪在论坛发言表示,今年六四维园烛光集会30年来首次被警方禁止,反而成为一个不一样的六四烛光集会,没有行礼如仪的仪式,香港人自动将抗争的方式与八九民运连结起来,将烛光晚会变成香港人的活动,发挥香港人的主体意识。

吴霭仪说:“因为香港人自动将维园的六四烛光变成另一样东西,将香港的抗争活动同89民运那些学生的抗争运动精神连结起来,将这个烛光晚会变成一个香港人的活动。你不觉得伟大吗﹖我觉得是很伟大的,而且不是事先去开几个研讨会,大家商量过,有什么出路,找几个德高望重的教授来指导,教我们怎么做,不是的,你自动就会去做。”

吴霭仪又表示,香港未来的社会运动必须保持国际能见度,让外国了解香港人的灵活性、韧度、坚持以及团结,彰显个人主体意识。不过,吴霭仪认为,港独并非绝大多数香港人的想法,她认为要分阶段让国际知道香港人想要什么。

国安法没正当性只有阻吓性

和平占中发起人戴耀廷 (美国之音/汤惠芸)
和平占中发起人戴耀廷 (美国之音/汤惠芸)

戴耀廷在论坛发言表示,港版国安法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立法过程完全绕过香港本地立法机关,明显违反《基本法》及《中英联合声明》,他认为立法完全没有正当性,只是想带出阻吓性,在每个香港人心的内制造恐惧。

戴耀廷说:“你如果犯了(港版国安法)就会被拘捕、被控告,判得愈重、审得愈严的,刚刚吴霭仪讲到的,可能未必在香港审,可能在大陆审,我们更害怕的是,可能不是香港的警察,而是(中国)国家安全部的人去抓、去拘捕、去审讯这样。即是这样的一条法律,它能够产生的就是一种恐惧,它能够做到的就是制造一种恐惧在每一个人的心里面。”

戴耀廷表示,港版国安法制造的恐惧不会令香港人失去抗争的勇气,亦不可能平息街头以致议会的抗争,甚至可能适得其反。他认为将来只要让国际社会看到香港人在港版国安法下,人权及自治的承诺受到严重威胁,国际社会就会考虑进一步的制裁行动。

戴耀廷说:“在9月的立法会选举,所有人即是叫做反对政府的,或者民主派的朋友全部被DQ(取消资格),入不了闸(不能报名参选)或者入了闸(报名参选)之后被DQ,或者是赢了之后被DQ其实这都是一个可以产生我们的高度自治,我们所承诺的Self Govern(自治)是被剥夺的,这些我想是可以做的事情,会产生到更大的效用的。”

本土派:六四烛光集会香港民族诞生

本土派哲学组织“好青年荼毒室”成员猪文在论坛发言表示,经过今年的维园六四烛光集会,香港民族共同体终于被确立,终于出现一个“无大台”的六四集会,发挥反送中运动“不用等大台”、意见领䄂去指挥,大家衡量过风险就主动去做的抗争模式,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一套价值观,可以一边有人叫建设民主中国,一边有人叫香港独立的口号。

本土派时事评论员卢斯达发言表示,今年六四维园烛光集会系历史性一刻,没想过叫 “香港独立”的声音大过“建设民主中国”。他认为, “香港民族真的出世了”,港版国安法都无办法阻止香港人去维园高呼香港独立,甚至在全港各区开花悼念六四,证明了民心的变化,时代的变迁。卢斯达形容过去一年的反送中运动既悲且喜。

卢斯达说:“既悲,即是悲这一年以来以及继续发生的事情,悲自己之后不知有什么打算,但是亦有喜,因为见到香港民族真的‘出世了',‘真的出世了',即是经过了几年很艰难的舆论及行动实践之后,大家都无办法反对它已经出现了,国安法都没办法阻止大家去维园那里叫香港独立。”

港大学生延续六四抗争传统

香港大学学生会上星期四(6月4日)在校园内延续过去的传统,洗刷国殇之柱及重漆太古桥上 “冷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誓歼豺狼、民主星火不灭”的字句。

港大学生会外务副会长郑凯盈接受传媒访问表示,行动是要提醒同学中共政权的残酷不仁,大学校园作为言论自由的最后堡垒,必须守护六四屠城的真相。郑凯盈又表示,太古桥上的大字在去年10月反送中运动期间,多次被人蓄意破坏,她认为是试图恫吓学生追求民主自由的决心,毁坏港大学生参与社会运动的历史印记。她坦言今年在港版国安法的阴霾下,活动加深了一层意义。

郑凯盈说:“很希望之后我们都能够以这些悼念活动,不单只是以纪念六四为唯一的目标,亦是希望能够印证香港大学学生会的历史,亦是鼓励各位同学,去肩起他们作为社会栋梁的一个责任,能够继续为香港的前程去尽一分力。”

澳洲研究生指六四事件是转折点

来自澳洲的研究生Brenden参与洗刷国殇之柱及重漆太古桥活动,他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自学中国历史及发展史,认为六四事件是一个turning point(转折点),他担心今年可能是香港人最后一次公开悼念六四,但是他坦言忧虑港版国安法,只会参加校内的活动,不会参与遍地开花的悼念集会。

Brenden说:“其实很多西方的国家都觉得是可以接受中共这样对付自己的市民,不是市民、公民,而且可以继续贸易,为了利益无视这件事(六四),所以是一个关键的事件。”

港大学生纪念对抗极权里程碑

香港大学学生Oscar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洗刷国殇之柱及重漆太古桥活动是纪念当年港大学生对抗极权的里程碑。

Oscar说:“作为现在一个大学生,即是‘天然独'的一代,就算我们支持的是港独也好,我们都应该有责任去纪念这件事(六四),但就不是作为一个命运共同体的身份去纪念,而是可能是大家都纯粹是自由世界的一员,争取民主大家都是同路人那样,即是等如声援维吾尔人,或者可能西藏人一样。

Oscar表示,国殇之柱及太古桥上的20个大字都是港大学生对抗极权的象征,如果将来港版国安法实施之后,当局要求校方移除它们,香港大学学生应该捍卫它们。

国殇之柱由丹麦雕塑家高智活(Jens Galschiøt)制作,共有5座,其中最著名纪念六四屠城的一座,高约7米,在1997年完成,上面刻有多个身躯扭曲面容痛苦的人,象征血腥镇压的死伤者。

1997年6月4日,主权移交前最后一次维园烛光集会,国殇之柱在维园展出,然后由香港大学同学护送往校园,一度被警察在校门外拦阻,在数百名港大学生抗议下,顺利将国殇之柱摆放在黄克竞大楼平台上。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