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4 2024年2月27日 星期二

报告:国安法下香港62工会被迫解散 劳资抗争以新方法持续


在英国成立的非牟利组织“香港劳权监察” (Hong Kong Labour Rights Monitor)发表报告(报告封面截图)
在英国成立的非牟利组织“香港劳权监察” (Hong Kong Labour Rights Monitor)发表报告(报告封面截图)

一个成立在海外的香港劳工权益团体指,在港版国安法影响下,香港的工会正面临三大挑战,包括人才流失,行动掣肘及资金短缺。然而新模式的运动不时出现,已经引起关注。

在英国成立的非牟利组织“香港劳权监察” (Hong Kong Labour Rights Monitor)发表报告,指出在《香港国安法》之下,最少有62个工会被迫解散,一个工会被取缔,11名工会组织者被捕或被检控。香港劳权监察预期香港政府的施政只会进一步向商界倾斜,工人权益将遭受更严重的剥削,但工人自发的劳资抗争仍会以新的方式持续。

报告指出,香港两个大型工会 -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和香港职工会联盟(职工盟)的解散过程,清晰勾划出中共向独立工会运动施压的三步曲:先由官方媒体抹黑,其后香港执法机关配合,高调宣称这些工会有可能触犯《国安法》,最后派出代表北京的中间人以“约谈”等形式要胁,迫使工会组织解散。报告指,职工盟前总干事蒙兆达曾经在一个月内被中间人问话三次,最后一次会面时更提及会转介到香港警方国安处。

除此以外,于殖民地年代订立的法例和做法,在现时的香港重新被应用于工会身上。例如香港《刑事罪行条例》之下的煽动罪,在去年七月拘捕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五名成员,并拒绝给予保释。香港劳权监察指出,殖民地政府曾经引用《职工会条例》遏制中共控制的工会,但讽刺的是,现在同一条法例被用作打压香港的独立工会,例如是香港记者协会。

工会运动面临三大挑战

蒙兆达现时是香港劳权监察总干事,他对美国之音说,解散潮是一个“海啸式冲击”。

他说:“相较于2019至2020年的话,两年加起来也只有七个工会解散。所以在2021年经历这样翻天覆地的转变,有这么大量的工会被迫解散,必然是和政治高压的环境有密切关系,基于政治威吓底下走上了解散的绝路。”

报告指出,在现时政治及法律风险下,香港工会正面临三大挑战,包括人才流失,行动掣肘及资金短缺。职工盟解散后,不少工会失去了办事处、组织干事的支援以至是一个聚脚点,令招募会员更加困难。

有些工会没有人愿意担任理事,被迫停止运作。有些工会担心危险也会谨慎行事。留任的组织者亦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许多工会组织者面对心理健康问题,例如职工盟前主席黄迺元自言患上创伤后遗症,症状有失眠、焦虑、暴饮暴食和自责。

报告亦指,香港政府修订了慈善机构的税务指南,纳入国家安全要求,加强对公众筹款活动的监管,情况导致工会难以筹募经费。同时,工会亦会避免与外国和国际组织推展合作项目。

香港劳权监察总干事蒙兆达在2022年六月中出席出席法国工人民主联盟的大会并发言演说 (蒙兆达脸书照片)
香港劳权监察总干事蒙兆达在2022年六月中出席出席法国工人民主联盟的大会并发言演说 (蒙兆达脸书照片)

“摸着石头过河”

目前身处英国的蒙兆达指,虽然半官方智库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曾经指出,如果小型团体不再从事所谓“反中乱港”活动,北京是可以接受,蒙兆达对此有相当疑问。

他问:“现在就算你不是在说政治的议题,只是批评防疫政策,亦都会被国安处拉去问话,甚至受到拘捕。红线不断飘移,有心的工运人士,或者仍然存在的工运组织只能在这些重重限制及困难底下摸着石头过河,在有限空间中寻找新的抵抗策略。”

香港劳权监察的报告指出,即使在新政治环境下,工人反抗剥削的斗争并无停止。在2021年五月,三十多名生产可口可乐的太古汽水厂工人发动罢工,反对公司大幅减薪;去年12月,数十名建筑工人用货车堵塞柯士甸站附近一个地盘的出入口,抗议承建商拖欠薪金。

Foodpanda 送货员于 2021 年 11 月 13 日在香港举行罢工,要求削减送货费 (路透社照片)
Foodpanda 送货员于 2021 年 11 月 13 日在香港举行罢工,要求削减送货费 (路透社照片)

去年11月,大约300名生活百货平台Foodpanda速递员起发起为期两日的罢工,使到Foodpanda平台陷入瘫痪。蒙兆达指,罢工并非由工会发动,而是由少数南亚裔速递员透过网上群组组织,慢慢发起成接近1,000人的群组。在工会及劳工团体成员组成的关注组协助下,公司承诺改善他们的薪酬和工作条件。

蒙兆达说:“这类透过社交媒体的非正规的联结模式有助于他们规避政权的监控,以及管理层的报复行为。”

报告亦提及到艺术家程展纬的行动,他曾经应征港铁一个承办商的外判清洁工职位,在最繁忙的公共交通枢纽之一的大围站工作。一个月后,他在社交媒体分享了自己的工作经历,并与两个清洁工会举行记者会,揭露港铁外判清洁工人恶劣的工作环境。

蒙兆达说:“程展纬作为一个艺术家,他用一种艺术方式的介入去引起大家对于在港铁当清洁工那种经常遇到的剥削及不合理待遇,的而且确是引来了很大的关注。这类的社区连结式是艺术形式的介入,我相信是这个政治高压的环境下,是一些有心的劳工团体或是关注劳工权益的人士用一种灵活多变的方式去寻求空间及另类出路去继续从事工运,或是为受到剥削的劳工发声。”

“小型工业行动效果有限”

时事评论员黄伟国表示,李家超得票率超过99%与全票分别不大, 他不认为北京故意安排12名选委投不支持及白票,结果反映北京施压下,建制派团结只是假像。 (美国之音/汤惠芸)
时事评论员黄伟国表示,李家超得票率超过99%与全票分别不大, 他不认为北京故意安排12名选委投不支持及白票,结果反映北京施压下,建制派团结只是假像。 (美国之音/汤惠芸)

前香港工党成员、政治学者黄伟国对美国之音说,在《香港国安法》下,用类似的做法去争取劳工权益是少数可行的做法。

他说:“但是因为这些做法是很事件性的,以及可能这些所谓改善相关的福利,或是一些待遇,都是很暂时性的,甚至这些所谓‘搞事’或‘滋事’的人,之后也可能被解雇,或是被列入黑名单,不能再在这些行业中找工作。所以单靠这些个别事件,一些很小规模的工业行动去改善整体的劳工情况,我想基本上效果是很有限。”

黄伟国是前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助理教授,曾经是浸大教职员工会主席。同样身处英国的黄伟国说,以往香港独立工会透过会员福利项目,有稳健的财政,但在新政治环境下,即使工会仍然运作,处理财政会十分小心。

他说:“很大程度上,第一他们财政会处于比较紧绌的位置,第二方面也很难发展,不论是地区还是行业方面,去进一步吸纳更多工人参与工会活动。”

黄伟国亦指,即使香港有罢工活动,主流媒体也会小心报道,以免触犯《香港国安法》。

在英国继续香港工人运动

香港劳权监察总干事蒙兆达出席出席法国工人民主联盟的大会并发言演说 (蒙兆达脸书照片)
香港劳权监察总干事蒙兆达出席出席法国工人民主联盟的大会并发言演说 (蒙兆达脸书照片)

六月中,香港劳权监察总干事蒙兆达获邀前往法国出席当地最大总工会法国工人民主联盟(Confédération française démocratique du travail )的大会,以国际嘉宾身份发言,讲述香港自主工运的状况。他说,演说完毕后,全场听众反应热烈并且站立鼓掌。

蒙兆达说,即使他在英国成立组织,不在香港活动,中国官媒《大公报》和《文汇报》都继续被点名批评。他说,有听过身处英国的香港活跃份子怀疑被跟纵和被威吓,他自己暂时未有遇到,但有小心警剔。

对于中国官媒批评他勾结外国势力,蒙兆达反驳说,在全球一体化下,与外国工会运动联系,是监察跨国资本的必要渠道。

他说:“绝对没有理由将工运一路以来国际团结的精神抹黑为成勾结外国势力。我们立足在英国,会尽量善用我们现在享有的自由、表达空间,尝试去连结外国不同的工运团体和组织,以至联合国的人权组织及国际劳工组织的层面,去监察(香港)特区政府在违反劳工公约、国际公约的情况,也希望透过这份报告,引发更大的回响,和对于特区政府这些压制劳工权利的行为作出指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