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4 2021年12月9日 星期四

香港立法会内委会16次会议仍未选出主席 郭荣铿吁政治协商解困局


香港公民党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表示,解决内会主席选举困局,要靠议员集体智慧,包括外国经验的政治协商等方式。 (美国之音/汤惠芸)

北京港澳办星期二(4月21日)再次发稿,批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郭荣铿主持内务委员会主席选举,超过半年仍未选出正副主席是“恶意拉布”,涉嫌公职人员行为失当。

有传闻指星期五(4月24日)的内务委员会特别会议,可能是DQ(取消)郭荣铿议席的“死线”。不过,郭荣铿及民主派表明不会让步,经过第16次会议仍未选出主席。建制派表示,可能会对郭荣铿提不信任动议,郭荣铿则表示,解决内会困局要靠议员集体智慧,包括外国经验的政治协商等方式。

北京港澳办及驻港机构中联办上星期一(4月13日)开始,多次发新闻稿强烈谴责主持立法会内务委员会的法律界议员郭荣铿及部份反对派议员滥用权力,瘫痪议会运作,形容是“政治揽炒”,涉嫌违反立法会议员宣誓誓言,可能构成公职人员行为失当。

郭荣铿估计 “DQ”已写在墙上

港澳办星期二(4月21日)更罕有地连发三稿,其中一稿点名谴责郭荣铿等人在立法会内委会“恶意拉布”,企图瘫痪立法会,冲击宪法及其秩序,涉嫌公职人员行为失当。

郭荣铿星期二回应表示,最近两星期发生的事令香港人看清楚,北京要采取全面管治、将一国两制彻底打破,会DQ他(取消议员资格)已经是“写在墙上”。郭荣铿强调,如果为香港人争取民主自由、捍卫法治而被DQ,“是他本人一生光荣,绝无遗憾”,他又呼吁港人“千万不要放弃”。

经过港澳办再次严厉批评,有传闻指星期五(4月24日)的立法会内务委员会特别会议,可能是DQ(取消)郭荣铿议席的“死线。” 郭荣铿在会前重申,他仍然会按议事规则主持内会,解开死结并非由北京出手。

郭荣铿所属的公民党在内会开会前透过Facebook预先声明,“中共越打压,我哋越顽强,唔会退”(中共越打压,我们越顽强,不会后退)。声明也表示,郭荣铿会继续按《议事规则》主持会议。

建制派投抗议票

为时只有半小时的立法会内务委员会特别会议,星期五(4月24日)下午两点半开始,只有一项议程就是选举主席,会议讨论多名民主派议员去年11月提出的无约束力议案,并且就公民党立法会议员谭文豪提出的议案作出表决。

多名建制派立法会议员批评郭荣铿未有依照《议事规则》及内务守则主持内会主席选举,借处理议员提出的临时动议,拖延选举程序。建制派议员廖长江发言表示,不赞成郭荣铿有权力主持动议表决,但是建制派仍然会投“抗议票”阻止民主派继续拉布。

廖长江说:“主席、主持,跟据这个记录、for the record,我想提出我是代表建制派是声明,我们不承认你有权(主持动议表决),不过,这是一个Protests Vote(抗议票)。”

郭荣铿回答说“明白”,廖长江要求记录在案。

谭文豪讽“见掣派”应询问中联办

谭文豪发言表示,建制派议员如果不知道自已应不应该投票,应该向中联办查询。

谭文豪说:“既然你有这么大考虑,或者你不知怎样投(票)的时候,打个电话给中联办,问一问应该怎样投,会不会不投就被人DQ(取消资格),可能会的啊,要‘埋单’的,还有‘唔好见到个掣(键)就走去㩒掣(按键)支持',虽然你们叫‘见掣派'(‘建制派'的粤语谐音),‘见到个掣就㩒掣'(看到键就按键),但是都要有一点自己的个人思考想一想,不投不要紧,不过,等一下要不要同中联办交待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最后内会表决由公民党谭文豪提出的无约束力议案,要求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出席内会会议,回应议员提问,建制派议员亦有参与投票,议案最后以29票赞成、39票反对下被否决。

李慧琼表明不退选内会主席

经过星期五第16次内会会议仍未选出正副主席,多名建制派议员会后表示,可能会对郭荣铿提出不信任动议,亦会要求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做一啲动作” (做一些事情) ,虽然未有即时行动阻止郭荣铿继续主持内会,但会继续寻求相关的法律意见,再拟定方案,务求尽快解决内会困局。

建制派唯一的内会主席参选人、竞逐连任的民建联主席李慧琼在内会开始前会见记者,表明不会退出内会主席选举,由她代替郭荣铿主持重启内会主席选举程序,她认为要求她退选是不公议,亦表明不会让另一个阵营的候选人有可能当选内会主席,以达到政治目的。

李慧琼说:“退选其实有几个层次去看的,第一其实我们一定要致力维护公平、公正的选举,任何人用任何的手法、手段去逼使另一个候选人去退选,其实这个是不公义的,亦都是可能违法,所以我是不会考虑退选的。另一个层次就是,其实政治大家都知道在议会里面有两个阵营,除了我自己参选我亦都得到我的支持朋友是支持我参选,如果我谬然退选的话,是有可能令到另一个阵营就当选内务委员会主席,达致他们的政治目的,这样我的支持者未必接受,另外议会可能未必是很畅顺地运作下去。”

郭荣铿指解决困局靠议员集体智慧

郭荣铿会后会见传媒表示,今日的会议畅顺,议员按《议事规则》的发言权提出意见,他呼吁要以文明、有规有矩的方法处理议会的问题,他强调议会并非要“靠吓”(依靠恐吓)、DQ、控告去解决问题,他重申“DQ郭荣铿,不能解决问题”。

郭荣铿强调,内会主席不是必然要由某些人担任,要解决内会的困局要靠议员的集体智慧,包括外国经验的政治协商等方式。

郭荣铿说:“如果你看看外国的一些例子,有时都是会出现这些情况(议会困局),而去解决这个问题,我看到外国有很多例子都是要靠这个政治协商、讨论去解决这个问题,而你针对我一个人郭荣铿是很容易,我亦都不介意,但是你针对我是解决不到现况的。”

内会困局持续逾半年前所未有

香港立法会内务委员会是其中一个最大的委员会,除了立法会主席所有议员都是当然委员,内务委员会主席及副主席的选举方式与立法会主席选举相若,内会主席是立法会当然代理主席,在立法会主席无法执行职务或缺席会议时代行其职务。

2019至2020年立法会会期去年10月复会,当时香港社会的反送中运动抗争仍然持续不断,内会先后召开多次会议,但因建制派和民主派就规程问题争拗不断,历经多次会议未能选出主席和副主席。

民主派当时表明,拖延选举有两大目的,其中之一是要让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疲于奔命,另一目的是作为一种政治表态,反映议会与社会正进行的抗争并非平行时空,亦是要拖延中国《国歌法》等法案的表决。

本年度立法会会期将于7月中结束,目前剩下两个半月左右的会期,内会超过半年仍未选出主席,是前所未有的困局。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