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0 2019年12月7日 星期六

香港民主派阵营寄望于在地方选举中大有斩获


香港民主派阵营寄望于在地方选举中大有斩获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18 0:00

香港民主派阵营寄望于在地方选举中大有斩获

过去5个多月来,香港数百万人在各区游行示威,要求进行民主改革。香港将在11月24日举行区议会一般选举,届时港人将有机会以有限的方式用选票表达他们的政见。

如果选举如期举行,香港人将从18个选区选举超过400名区议会议员。在愈演愈烈的反政府抗议浪潮下,这次选举是公众舆论的一个重要晴雨表。

地方性的议会议员实际上并没有多么大的权力,但是在香港现有的制度下,对香港未来如何选举产生更有影响力的立法会和特首来说,这次选举可能会有一些重大影响。

民主派阵营的很多人担心,政府出于对选举暴力的各种担心,可能会推迟或取消投票。几个星期来,几名拥护民主的政治人物受到攻击,包括日前在一个商店外冲突中被咬掉部分耳朵的东区区议会太古城选区议员赵家贤。亲北京的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拉票期间被一名送花的男子刺伤。

一些亲北京的声音呼吁当局推迟选举,直到秩序恢复之后。中国共产党的机关报人民日报上星期发表社评,称只有在当局“果断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后,才能够举行“公平选举”。

选举是否会如期举行

但是在另一方面,香港各界纷纷要求政府如期举行区议会投票。他们警告说,推迟投票只能会导致更多的公众不满。前香港皇家警队刑事情报科总警司韦启贤说,“取消投票会是个大错。”

韦启贤现在是SVA风险咨询公司负责人。他承认,在投票期间,要把对立派系选民分开,是警方面临的一个挑战。不过,他说不能因此不举行选举。

韦启贤说:“尽管可能会出现险象,但是我认为,最好还是确保选举进行。因为,区议会选举是香港民主的最重要的基石。”

香港元朗选区的候选人张秀贤是一位亲民主派。他说,取消或者推迟投票可能会给“香港社会带来灾难”。元朗是个多元文化社区,以年轻的中产阶层人口为主。

张秀贤对美国之音说:“这将会摧毁人民用现有制度解决问题的能力。支持和平的、非暴力抗议的人可能会演变成支持暴力抗议。”

最近几个星期,香港的抗议已经升级,几个小的强硬派抗议者团体摧毁公共基础设施,破坏中国国家权力的象征,与警方发生冲突。抗议者坚称,这是对警察暴力和政府拒绝满足他们的要求做出的适当回应。

香港的抗议始于今年6月,当时针对的是目前已经被特区政府撤回的“逃犯条例”的修例。根据这个修例,香港人可以被引渡到大陆受审。大部分香港人认为,“逃犯条例”是对“一国两制”原则的最新侵蚀。

民调显示,尽管发生抗议者的暴力事件,但是这场民主运动依然得到广泛的公众支持。与此同时,亲北京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支持率跌至大约20%的最低记录。

选举是否公正?

林郑月娥承诺港府会尽力举办一场公平、公正和安全的选举。不过,即使这次选举如期举行,人们仍质疑选举是否会公正。

过去几年中,香港当局在投票前或投票后取消了10名候选人的资格。当局指责他们违反法律 ,宣扬独立或香港自决。

这次选举,唯一的一名被禁止参选的候选人是知名的学生活动人士黄之锋。当局指责黄之锋主张“自决”。黄之锋坚称,他不支持香港独立,仅仅主张香港在现有框架下民主自治。

活动人士和学者姚松炎说:“现有的制度非常不公平,但是我们仍然尽力告诉整个世界和香港政府,我们的确得到香港绝大多数人民的支持。”

2016年,姚松炎赢得立法会选举的胜利,但是因为在宣示中加入有关民主和其他改革的话被取消资格。他仍然认为,这次议会选举至关重要。

他说:“尽管这可能不会解决所有问题,(选举)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能让政府官员认识到,公众的意见他们必须要听。”

选民多 选择多

在抗议活动中,香港选举登记投票的人数剧增,尤其是年轻人。南华早报说,去年,近38万6千人已经登记投票 ,这是2003年来登记选民最多的一次。

报道说,选民登记人数的剧增 ,主要是18-35岁选民登记人数的增加,这可能会对亲民主派阵营有利。

这次选举中,选民的选择更多。过去的区议会选举中,曾有超过60名亲建制派的候选人未受到挑战就赢得胜选。但是今年的情况不会是这样,在几乎每个选区,亲建制派和亲民主派的候选人将有竞争。

香港当地媒体报道,这次区议会选举是亲民主派阵营候选人最多的一次。

选举重要性

区议会选举重要性的原因可能尚未立即显现出来,主要是部分因为香港复杂的、并不完全民主的选举制度。

一方面,地方区议会没有权力通过立法,主要是作为咨询机构,在修路或建立学校等决策问题上提出建议。

但重要的一点是,区议会也帮助选择更具影响力的香港立法机构“立法会”的成员,其中只有大约一半议员是直选的。

区议会议员在大约1200人组成的一个委员会中拥有117席。该委员会负责推选香港特首。

前香港立法会议员、知名的亲民主派阵营成员刘慧卿说,“这是件大事。”她说:“由于宪法上的联系,区议会的重要性比其看上去的权力要大得多。”

选民态度

在香港中环最近举行的一次拥护民主的集会上,很多抗议者说,他们计划投票,但是在选举是否会能产生真正的变化上,意见不一。

一位抗议者说,“我不感到兴奋,我认为,选举是我们表达看法的一个途径,但是我怀疑结果会很好。”

另外一位抗议者说,她希望通过投票传达一个信息。

她说:“政府需要倾听民意。他们做错很多事,因此我认为很多人会出来,在11月24日投票。”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