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1 2021年4月13日 星期二

香港民主思路一国两制指数再创新低 国际关系紧张预期评分趋势下滑


香港2021年2月公布财政预算,示威者指政治过度干预下民生受打击

由香港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担任召集人的智库民主思路,星期一公布每年一次的一国两制指数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新一轮的指数是5.48分,是指数自2017年以来的新低。

指数亦显示,国际社会对一国两制的评价持续下降,预期国际形势持续紧张,包括美国制裁中港官员,以及北京修改香港选举制度,都会令国际对香港的民主指数,以及一国两制持续给予负面评级。

由香港前立法会议员、现任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担任召集人的智库民主思路,从2017年香港主权移交20年之际,发表第一份一国两制指数报告,一方面透过民意调查,反映香港市民对一国两制9个范畴的评分,以及国际社会对一国两制的评价,有关报告每半年发表一次。

一国两制指数再创新低

民主思路星期一(3月22日)召开记者会,公布新一轮一国两制指数,其中民意调查委托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在去年12月22日至今年1月13日期间,以电话调查访问了1,002名香港市民,对一国两制的评分为3.37分;较上次2020年6月的3.39分轻微下跌0.02分。

国际社会对一国两制的评价为7.59分,两者合计的一国两制平均分为5.48分,较去年轻微下跌0.2%,创2017年编制指数以来的新低纪录。

在民意调查方面,一国两制的9个范畴中,独立司法权以及言论自由的评分有较大跌幅,分别下跌0.16分及0.12分。

负责一国两制指数研究的民主思路联席召集人(研究)潘学智表示,立法会选举延期一年以及《港区国安法》实施后的大规模拘捕民主派人士,在不少人眼中是对反对声音的压迫。

预期国际形势紧张评分趋势下滑

潘学智表示,一国两制指数的国际评价取自美国卡托研究所,以及加拿大菲沙研究所编制的经济自由指数及个人自由指数以及经济学人智库编制的民主指数,由2019年估算的7.74分跌至2020年估算的7.59分,下跌0.15分。他认为值得关注的是,国际智库在整合全球评分时,数据一般比较滞后,而香港的法治、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趋于负面,加上国际形势持续紧张,预料香港在国际社会的评价将进一步下跌。

民主思路联席召集人(研究)潘学智 (美国之音/汤惠芸 )
民主思路联席召集人(研究)潘学智 (美国之音/汤惠芸 )

潘学智说:“有国际评分的部份,相信国际的标准会认为特别在民主指数方面,下降是可以预期的,亦都可能因为国际的形势,包括美国最近又再制裁了多些中港官员,这里也与香港另外一件,就是香港那个疫症处理,我们打疫苗似乎又不是很追得上其他地方的状态,可能这里令到我们经济方面,开关那些措施会有阻滞的,这个可能经济自由会下降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选举改制那里,正如我刚刚都提过一次,就是国际上的民主指数可能会负面评级的。”

香港出现代沟及政治鸿沟

调查亦针对近期香港政治争议事件对一国两制的影响,问及去年6月北京订立《港区国安法》对一国两制的影响,结果显示62.3%的受访者认为有负面影响,比上次2020年6月的调查上升接近1个百分点,认为有正面影响的受访者有17.3%,比上次的调查上升5个百分点。

潘学智表示,调查亦反映香港出现代沟及政治鸿沟,尤其18-29岁的年青人以及非建制派支持者,对实施《港区国安法》认为对一国两制有负面影响的受访者超过77%,因此一些措施可能是北京认为会带来香港社会的稳定,但是年青人的看法有所不同。

潘学智说:“我们确实看见刚才讲到有些稳定因素,是北京的一些措施可能会带来的,但是我们同时亦都见到年轻人面对这些措施,即是不同的人反应都不同,即是年轻人面对这些措施有一种激进的情绪的观感反应出来,这个是香港总体那个格局,可能制度上会在(北京)中央眼中是安全了,但是年轻人那个反应可能会有落差。”

潘学智表示,国际社会看到香港目前的状况,对一国两制的评价已经出现负面的评分,尤其北京修改香港选举制度,预期将会令到香港的民主指数进一步下跌。

潘学智说:“(北京)中央那些政制上的改革,在外国的眼中相信是会有一个负面的评分来的,因为直接牵涉到这个选民的数目的反映,在议会里面减少,似乎这个是改制的方向。”

汤家骅不看好国际社会对一国两制评价

汤家骅表示,不可以低估目前西方国家围攻中国,在香港社会特别是年青一辈带来的、特别是情绪上的影响,他坦言不看好国际社会对香港一国两制的评价,他又认为观感不代表一切。

汤家骅说:“打开报纸看所有的西方国家、西方传媒都在猛烈去抨击,甚至抹黑中国的时候,其实香港都很难独善其身,所以在这方面我们都是不看好未来的前景,我觉得始终中西的矛盾在香港社会里,有某程度的反应是一件必然的事,是无可避免的。”

汤家骅又表示,中国国家安全是不是与香港人的自由以及民主发展势不两立,或者有你无我,并不是这样的。他归咎这些观感是解说不足,认为北京及香港政府都需要加强解释。

香港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 (美国之音/汤惠芸 )
香港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 (美国之音/汤惠芸 )

汤家骅说:“因为在一国两制之下,其实你无可能会有一个错觉,是会认为我们只要需要关注高度自治以及民主发展,但是置国家安全于不理,我想这个说法是无可能可以成立的,所以大家要明白目前的争拗其实很大的成份,是因为怎样找到国家安全以及港人自治、以及发展民主之间,找到一个合适平衡,香港人还未是完全找到这个平衡。”

陈家洛指香港是中国崛起的示范单位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香港在国际社会当中仍然占相当显眼的位置,他认为是国际社会对中国崛起的一个示范单位,担心香港在中国全面管治之下发生的事情,将来在国际上他朝君体也相同。

陈家洛说:“所以国际社会为什么关心香港,不只是因为香港是一只旗子这么简单,而是将心比己他朝君体也相同的心态很强,即是原来是这样的,原来你(北京)一国两制的承诺、民主化的承诺,那些东西全部是可以推倒重来的,即是重新定义的,现在我们讲的不只是香港特色的民主发展,还有中国式的民主,那个野心大到是要颠覆国际社会里面,一些基本的价值观及判断。”

担心香港出现热和平现象

陈家洛表示,国际社会正关注中国的威胁,因此催生围堵中国的现象,他担心继续发展下去会出现当年美苏之间冷战时代的全方位角力,甚至在香港发生一种热和平的现象,他又担心将来国际社会将会出现更多的制裁行动,以及反制的回应,如果不能够回归理性,只会一直走下坡。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 (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家洛说:“倒过来想,不是冷战而是热和平,是不会动真枪,或者真的拿飞弹互射,但是世界各地不同的地方,这种的磨擦是会制造很多高能量的踫撞、拗撬(争拗)、冲突,所到之处其实很多无辜的、很冤枉的地方都会是受到波及的,我想我们香港身处其中应该第一身的感受了,我们是不是可以有一个选择,我们是不是真的可以选择,就很视乎我们可不可以走回去一个属于港人治港的一个框架里面,去思考我们的现在及未来,如果我们没有的,是被吸纳到大湾区、甚至乎吸纳到(北京)中央所谓战略层次去看中美关系,而看香港作为一只旗子的话,我们这方面一定是无运行(没出路),而国际社会都会相应地视乎这个是一个小战场之一。”

虽然民主思路的一国两制指数下跌至2007年以来的新低,不过,仍然有接近60%的受访者认为,2047年后应该延续一国两制,民主思路建议,香港政府内部应设立处理一国两制问题的委员会,并成立半官方智库组织向国际社会解说一国两制的运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