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8 2020年12月4日 星期五

四名香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被即时DQ 全体19名民主派宣布总辞


19名香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11月11日宣布集体总辞,对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有关褫夺4名民主派议员的决定,表达强烈抗议 (美国之音/汤惠芸)

中国官方新华社星期三中午发稿表示,人大常委会应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请求,审议有关香港立法会议员资格的决定,订明凡宣扬或支持“港独”等行为,可被即时取消(DQ)立法会议员资格。

港府随即宣布取消4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资格,全体19名民主派议员宣布集体总辞,作出强烈抗议,他们批评北京正式宣布一国两制死亡。这是香港议会史上首次有反对派议员集体总辞,有行政会议成员认为,总辞的民主派议员或不能重返议会。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7月底宣布,因应新冠肺炎疫情严峻,援引《紧急法》押后原定9月6日举行的立法会选举。其后,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香港立法会选举延后不少于一年,全体现任立法会议员可以过度,包括报名竞逐连任后被选举主任取消参选资格的4名现任民主派议员,包括公民党的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以及代表会计界的梁继昌。

延任议会10月复会后约一个半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星期二(11月10日)开始一连两日召开在北京会议,中国官方新华社星期三(11月11日)中午发稿表示,应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请求,人大常委会审议了有关香港立法会议员资格决定的议案,以便全面准确贯彻落实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

决定订明,凡宣扬或支持“港独”、拒绝承认中国对香港拥有并行使主权和寻求外国干预特区事务等行为,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等行为,不符合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定要求和条件,一经依法认定,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的资格。

相关决定适用于原定今年9月6日举行的香港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提名期间,因上述情形被香港特区依法裁定提名无效的第六届立法会议员,以及今后参选或者出任立法会议员的人士。

香港政府根据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随即宣布7月参选连任被取消资格的4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及梁继昌,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

有关今次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DQ香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议案的决定,过去一个多星期已经被亲中传媒广泛报道,全体19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星期一(11月9日)召开记者会,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表明,如果北京落实DQ民主派议员的决定,全体民主派议员“将会义无反顾地总辞”,以示最强烈的抗议。

胡志伟说:“今天(11月9日)我们民主派所有同事,大家见到我们是一致的决定,如果(北京)中央政府在人大常委会的会议当中,是落实DQ的决定的话,我们是会义无反顾,集体总辞,是对DQ的荒谬决定是作出我们最强烈的抗议。”

香港政府星期三中午正式宣布取消4名民主派议员资格后,19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傍晚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集体总辞。民主派议员手拖手高呼“香港加油、齐上齐落”等口号。

这是香港议会史上首次有反对派议员集体总辞,民主派会议召集人胡志伟表示,北京的做法荒谬,等同放弃一国两制,并“授权”香港特首行使取消议员资格的权力,破坏香港的三权分立,变成“大权掌握在特首”。胡志伟批评北京正式宣布一国两制死亡。

胡志伟说:“是令到香港由今日开始再不可以在全世界面前,宣称我们仍然是有一个‘一国两制’,一国两制到今日就正式宣布死亡。”

胡志伟又批评北京容不下香港立法会有反对声音,他认为这次DQ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做法是将香港立法会变成中国人大,只有一言堂的橡皮图章,破坏香港原有的核心价值,影响香港的国际地位。

胡志伟说:“所以它(北京)是要出手,去令到立法会变成‘一言堂',立法会变成(中国)人大委员会,这个做法亦会令到香港我们原来的核心价值,是受到极大的一个破坏,亦都令到一直以来在国际社会留意着香港事态发展,一直看着香港《基本法》所赋予香港应该有的一国两制,所赋予香港人应该有的特殊地位以及权利,是逐渐地被(北京)中央政府以各种的手段扭曲、取缔,这个亦是代表在这23年,回归(主权移交)以来的日子,(北京)中央政府终于是忍无可忍,要全面收回香港。”

胡志伟表示,北京利用释法权力,肆意僭建各式各样的“僭建物”,去剥夺香港社会原本在《基本法》上所赋予的核心价值,全体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决定与所有被DQ的议员“齐上齐落,集体总辞”,星期四(11月12日)会交辞职信,他强调不会放弃与香港人一起继续争取民主。

胡志伟说:“我们民主派现在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格局,但是这个争取民主的过程,绝对不会因为今日我们的同事被DQ,我们民主派的朋友决定同我们所有被DQ的同事‘齐上齐落',我们‘集体总辞',是会因为这样而令到我们灰心,我们会继续坚持我们的信念,因为我们知道争取民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更加清楚知道,要在极权的手上争取民主的话,往往都是一个非常之漫长的道路,但是我们绝对不会让这种的逼迫及压力是打败,我们必然是会寻找到新的路径,在这个民主抗争的道路上继续向前。”

4名被DQ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梁继昌,星期三晚分别在网上发表感言,他们感谢港人,并呼吁支持者不要绝望,毋忘初心,他们表示能为港人服务是光荣。

自称本土派的热血公民立法会议员郑松泰星期三晚上见传媒表示,以目前形势,他不觉得民主派总辞能对政权产生威胁,他又认为已经错失作政治表态的最合适时机;他本人会继续留任,为同道中人及香港市民发声。

独立的医学界立法会议员陈沛然透过网志发声明,他对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表示十分伤感和失望,但他会继续留在医院和议会,坚守岗位,与同业和香港市民一起抗疫。

多个建制派政党星期三下午召开联合记者会,他们对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表示支持。

建制派召集人廖长江表示,被DQ的4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以往“逢中必反”,将所有事情做到太绝,才弄到今天的地步,他相信建制派并不乐见,亦感到失望和遗憾,但不感到意外。

廖长江强调,如果民主派总辞,剩余41名建制派立法会议员要更努力为香港市民监察政府,他认为“假设建制派是一把声音是非常之错”,他又表示,建制派有6个板块,相信何君尧及谢伟俊都不会听从他们的意见。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星期三会见传媒表示,理解及尊重中国全国人大常委的决定。有记者问及民主派总辞后,立法会没有反对派的声音,是否仍然能代表香港人﹖梁君彦回应表示,建制派亦不是只有单一政党,存有不同的声音。他又表示,如果民主派总辞,建制派将来可能会有更多反对声音。

梁君彦星期二接受传媒访问表示,延任议会开会4星期以来,合共点算法定开会人数80次,耗时约14小时20分钟,造成3次流会。

梁君彦在过去几星期的立法会大会几度出手“剪布”,限制民主派议员发言时间,对于有建制派议员要求他出手DQ拉布议员,梁君彦回应表示,如果议会法定人数不足,议员提出点算人数是符合《基本法》,不过,他认为过去4星期的立法会会议合共点算80次法定人数,观感如何,他相信香港市民心中有数。

胡志伟星期一在记者会回应提问表示,点算法定人数是《基本法》赋予议员监督政府的其中一项权利,他认为作为议员出席会议是正常之举,只要40多名建制派议员愿意出席会议,就不会出现点算法定人数不足,造成流会的问题,他批评建制派议员没有尽责。

胡志伟说:“作为一个议会上‘文斗'的基础的话,很自然我们一定会用尽所有的议事规则应该有的权力,以及我们可以用的方式,是去阻止、拖延这个政府的恶法,在这些背景之下,我们提出我们积极审议的过程,其实都是我们要履行责任的应有之义,我想大家不会相信亦不会期望,就是香港的立法会是变成好像(中国)内地的人大常委会,或者人大会议那样,是一个橡皮图章的议会,这个亦不是香港应该要走的一个方向。”

本身是大律师的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星期二(11月10)早上接受香港电台节目《千禧年代》访问表示,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是立法机构,并非执行机构,他不相信人大常委会会直接DQ民主派议员,他估计人大常委会或者会厘清《基本法》104条下有关违反议员誓言的行为,介定及指引何谓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政府,令立法会行使《基本法》第79条时有依据。

汤家骅表示,香港目前未有确实法律条文界定,那些行为会被视为不拥护《基本法》或不效忠特区政府,导致违反议员誓言,他相信因此令中国全国人大常委“有空间”作进一步解释。他又认为,导致今日的局面,主要是由于过去几年不断有人测试北京的底线。

汤家骅说:“你不断去测试(北京)中央的底线,我觉得中央就有责任,或者它认为有需要是不断一条一条的底线画清楚给你看,某程度来讲你可以说这是‘求仁得仁',你想清楚点那个底线,它就讲清楚那个底线去到哪里,这个底线对你是有利、无利,我想对中央来讲不是一个最重要的考虑,最重要的考虑是从管治的层面看,我相信中央是不容许香港在管治方面沦落到什么都做不到,社会是不断地撕裂。”

对于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表明,北京落实DQ议员后会总辞。汤家骅表示,健康的议会需要不同的声音,他认为如果因为意识形态及立场而总辞,有关行为不符合议会精神,他呼吁民主派议员不要总辞,否则“可能返唔到去”(不能回头改变)、没人可以获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