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12 2024年5月20日 星期一

香港民主进程倒退 区议会直选比例减至两成设资格审查


资料照:香港特区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前飘扬的中国国旗和香港旗帜。(2020年6月30日)
资料照:香港特区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前飘扬的中国国旗和香港旗帜。(2020年6月30日)

港府5月2日宣布,将就今年年底举行的区议会选举,进行一系列改革, 包括把直选议席比例大幅削减至两成, 以达到“去政治化”目的, 确保四年前民主派垄断区议会选举的情况不会重演。观察人士认为, 此举违背了基本法当中, 香港选举循序渐进达到普选的精神。

香港行政长官李家超5月2日率领高层官员公布区议会改革方案。香港区议会经过多年的发展, 本已接近全面直选, 可是根据港府的改革方案将于今年年底选出的470个议席,却以委任以及地区委员会界别选举产生的议席占大多数,各占四成,只有两成是地方选区直选议员,另有27名当然议员。

港府表示,增设委任及地区委员会界别可矫正目前议会以政治和民粹挂帅的现象。政府将实施资格审查制度,所有议员均必须先被确认资格;参与地区直选的人士除了要获得俗称“三会”的分区委员会各3个委员的提名之外,也要取得参选选区不少于50名选民提名,以达到区议会“去政治化”,重回基本法初心,确保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港府也将引入履职监察制度对行为表现不符合公众期望的区议员进行调查。

新的区议会将不再有管理及拨款审批的职能。港府解释,这些职能将回归政府符合行政主导,也能防止部分区议会滥用相关权力阻碍政府施政。

反送中期间区选投票率超过七成创造历史

创立于1982年的区议会被视为港人监督政府施政以及就社区事务发言的重要渠道。身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香港前本土派立法会议员梁颂恒对美国之音表示,香港区议会从四年前几乎全面直选产生,演变至直选议席只剩下两成,很明显,香港在民主进程上正在走回头路。

香港前本土派立法会议员梁颂恒
香港前本土派立法会议员梁颂恒

梁颂恒说:“其实在香港的政治制度里,区议会只是一个咨询架构,并没有行政和立法权。区议会之所以可贵是由于它理论上不存在筛选,采取由选民一人一票选举的模式。可是现在港府不让港人自由选择区议员,这算是什么咨询呢?既然港府只希望听到自己想听的, 那干脆选几个公务员讲些你爱听的不就行了?”

2019年11月底香港反修例运动期间举行的区议会选举,452个民选议席全部由选民一人一票直选产生,最终投票率超过七成,创造了历史纪录。民主派赢得接近9成共388个直选议席,全港18区有17区由民主派主导。

港版国安法实施后,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大幅修改香港特首及立法会选举制度,以达致“爱国者治港”,其后港府要求所有区议员必须宣誓效忠,引发民主派区议员辞职潮,约50名议员宣誓无效被取消资格,民主派区议员由388席大幅减少至63席。

香港行政长官李家超上月曾表示,区议会必须“去政治化”,不会准许区议会成为“港独”平台,并强调香港社会不能容忍区议会被骑劫及瘫痪。

香港前立法会议员梁颂恒却认为,民主派在四年前的区议会选举大胜,只是反映了当时香港的实况以及选民的诉求,而并非选举“政治化”的结果。

梁颂恒说:“在选举当中,什么议题重要,什么议题不重要其实是由社会决定的,社会关心什么议题是由选民决定的。当时(2019年)警察很暴力,政府处理得很差,完全不听港人意见。这就成为了选举的首要议题。这是选民的决定。你不能因此认为区议会选举变得政治化。区议会本身是咨询架构。港府也希望知道港人在想些什么吧?当时港人就是用手上的选票反映对港府、北京、警察的种种不满。投票结果正好反映这一点。”

区议会首次引入间接选举

根据“基本法”规定,香港的行政长官以及立法会将根据循序渐进原则,最终达到普选。

资料照:香港资深媒体人程翔
资料照:香港资深媒体人程翔

但是,身在美国的时评人程翔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新一届区议会不仅恢复委任议员,更首次引入间接选举。

程翔说:“过去20年,中共在香港发展了大量社团。他们会利用机会把这些社团的成员塞进政治制度里。以立法会为例,新增的功能组别社团就是中共属意的大陆社团的代表人物。”

香港亲北京阵营连日来一再强调削减直选议席不会影响区议会的认受性。其中,中国全国人大前常委范徐丽泰对香港“明报”表示,2019年的选举结果使她感到震惊。若选民如此容易受网上言论教唆,选出完全不合格的议员,在会议随便侮辱官员,做一些不是区议员应做的事情,“这样的选举是没有意义”。

对于日后区议会计划大幅削减直选议员的比例,范徐丽泰不认为是在“惩罚”选民,而只是为了“自保”。她说,现在有一些力量在散播歪论,这些力量来自西方或台独分子,他们在影响香港选举。现在保留一定选举成分,已显示对选民的尊重。

时评人程翔则反驳说,为何港府不干脆引入中国大陆的选举模式。

程翔说:“大陆的选举是由党(中共)先决定一批候选人,然后把候选人以差额选举或甚至没有差额的选举方式选出。这不是能够确保西方的影响不会进入国家体制之内吗?那当初为何要假惺惺地弄个选举出来呢?”

卢文端:民主派若不参选乃“自寻死路”

曾多次就香港事务发表意见的中国全国侨联副主席卢文端上月底撰文说,中央政府对于各方面人士在爱国爱港的前提下参与特区治理,包括参选区议会,持欢迎态度。他说,香港民主派上一次“软性杯葛”新选制下的立法会选举,对自身的生存造成极大伤害和冲击,若这次再不参选区议会,就等于自绝于香港的选举,政治上是“自寻死路”,无可救药。

针对西方批评中共是一党专制,2021年中共曾发布《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白皮书,声称中国包括中国共产党和八个民主党派,形成了“共产党领导、多党派合作,共产党执政、多党派参政”的政治格局。

时评人程翔表示,这次香港区议会改革反映北京和港府要以确保安全系数为前提,营造假象。

程翔说:“香港最大政党民主党也参与选举的话,就说明这个选举不是极权的。所以(让民主派)参选完全是希望起到粉饰的作用。它担心,如果民主派不参选,就不能达到粉饰的效果。港府把直选议席压缩到只剩下20%,你就算有多大本事也无法变天。估计在这两成直选议席当中,民主党顶多能拿到10%。 那不就是2%的议席吗?”

香港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梁颂恒则相信,包括民主党在内的香港绝大多数民主派政党都不会响应有关号召。

梁颂恒说:“民主派政党的共同底线是为香港争取民主制度。北京把香港的选举制度搞得乱七八糟。民主派如何能在这样的选举制度下争取民主呢?大部分民主派政党都不太可能参加这类型的选举,尤其是它们已经失去政治上的存在意义。”

自港版国安法实施后,外界一度盛传港府会废除区议会。梁颂恒估计,港府不希望国际社会觉得香港的民主已全面消失,才选择保留区议会。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