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53 2022年6月27日 星期一

香港监狱爆疫约千人确诊“锁仓”禁探访 在囚者亲友批双重惩罚不人道


惩教署实施“锁仓”管理,禁止在囚人士亲友及公务探访。 (美国之音 汤惠芸)


香港第5波新冠病毒疫情肆虐,多所监狱爆发疫情,最新数据显示约1千名在囚人士确诊,包括前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及前副主席何俊仁。狱方管理人员也有接近500人确诊,在人手不足情况下,惩教署实施“锁仓”管理,禁止在囚人士亲友及公务探视安排至3月20日。有在囚人士家属批评不人道,有如对在囚人士“双重惩罚”,其中部份家属向政府发公开信,要求视像探访等恩恤安排。

香港第5波新冠病毒疫情频临失控,过去一星期每日确诊人数超数万人,累计确诊宗数超过60万,超过2,800名患者离世。

监狱爆疫约千名在囚人士确诊

疫情肆虐下,多所监狱亦成为重灾区,据管理监狱的惩教署统计,截至3月初约1名在囚人士确诊,包括前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及前副主席何俊仁。其中李卓人的社交网页管理员上星期四(3月3日)贴文,证实李卓人在狱中检测确诊,正在医院隔离,病情轻微、身体并无大碍,心情亦不受影响,会同香港人一齐战胜疫症。

由于监狱爆疫,惩教署2月18日起在监狱实施“锁仓”管理10日,为所有惩教职员及在囚人士作病毒检测,并暂停安排在囚人士前往法庭应讯。

据香港《明报》上星期五(3月4日)报道,惩教署回覆该报查询,截止上星期三(3月2日)累计约1千名在囚人士确诊,绝大部份无病征,主要集中新收纳在囚者收押所,包括荔枝角收押所、赤柱监狱、罗湖惩教所及壁屋惩教所。署方已将歌连臣角惩教所及沙咀惩教所改为隔离中心,并正将丰力楼中途宿舍改为隔离设施,上星期五开始运作。

惩教署延长”锁仓”禁亲友及公务探访

惩教署表示,最少472名惩教人员亦确诊,连同属于确诊密切接触者的惩教署人员,共有多达1,000名惩教人员不能出门上班。署方预计,未来数星期职员及在囚人士感染个案持续高企,由于人手不足将会延长“锁仓”管理,禁止在囚人士亲友及公务探视安排至3月20日,以调配所有探访室资源支援羁押工作。

惩教署自2月4日起以疫情为由暂停亲友探访,今次是第4次延长措施,并首次宣布暂停公务探访,即是所有律师、议员及太平绅士等,都不能够探访在囚人士。

陈宝莹批锁仓安排“双重惩罚”

民主派初选47人案被告之一、社民连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因为被控国安“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被还柙超过一年。他的妻子社民连主席陈宝莹表示,惩教署再次延长“锁仓”管理,对在囚人士极不公道,质疑为何连非确诊的在囚人士都被禁止与亲友会面,批评相关做法不人道,有如对在囚人士“双重惩罚”。

陈宝莹批评监狱”锁仓”管理不人道,有如对在囚人士”双重惩罚”。 (美国之音 汤惠芸)
陈宝莹批评监狱”锁仓”管理不人道,有如对在囚人士”双重惩罚”。 (美国之音 汤惠芸)


陈宝莹说:“如果那个人是确诊者需要隔离,这样就没话说,这个是是一个公共卫生的问题,现在就因为你们(惩教署)人手不足,你人手不足当然是找支援的,但你是剥夺了一个最基本的、囚友的最基本的权利,这个其实是对于他们的心理、生理的卫生都有很大的影响,因为这个是一个不人道的做法。”

质疑司法公正都受影响

据悉,多名民主派被还囚人士年纪比较大,包括梁国雄以及75岁患有末期肠癌的社运人士古思尧等,他们的身体状况令人担心﹖陈宝莹称,目前没办法联络他们,惩教署也没有提供资讯,她与其他在囚人士家属,已经超过一个月未能与正在服刑或还柙的人士会面,现在连律师的公务探视都禁止,对在囚人士更加不公,影响司法公正。

陈宝莹续称,目前只能靠惩教署提供的热线电话了解监狱内的情况,但是热线电话难以接通,家属感到彷徨无助。

“锁仓”检测作用成疑

陈宝莹表示,惩教署在监狱实施“锁仓”管理,有如将港府规划中的全民强制检测,在监狱内推行,她质疑如果没有足够的隔离设施的话,“锁仓”检测作用不大。

陈宝莹说:“将一个所谓全民检测,在一个小规模里面、在一个监狱里面是做一个全民检测,其实那些专家自己都有讲,你没有一个足够的隔离的设施,我不知道有没有,基本上你是没用的,特别是可能那个监仓是太过拥挤的时候。”

呼吁当局因应疫情提早释放被还柙人士

陈宝莹表示,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事处2020年3月已经提出,促请所有国家释放“所有在未有足够法理基础下被囚禁的人士,包括政治犯,以及那些因批评政府及持异见而遭监禁的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减低监狱的挤迫情况。她认为香港当局亦应该考虑提早释放部份未定罪,被还柙的在囚人士。

陈宝莹说:“即是好像47人案已经是关了整整一年,而其他一些‘快必’(谭得志),不过现在他已经判了罪,即是说很多人是根本是还柙中的,而他们是一个思想犯,没有一个暴力的罪行,为什么不可以让他们保释呢﹖其中一个譬如说古思尧,他根本是重病的,我觉得他应该是起码得到保释。”

除了监狱,司法机构亦有不少人员确诊,司法机构宣布由星期一(3月7日)开始至4月11日,实施为期约一个月的短暂”一般延期”安排,所有法院和审裁处处理的聆讯,一般将会延期,但法庭仍会处理紧急案件和申请。陈宝莹认为,司法机构的安排对未审先囚的还柙人士极不公平。

陈宝莹说:“因为已经起码延迟了一个月(上法庭),但是既然这样的时候,为什么不让一些(在囚人士)可以保释﹖其实(法官)已经让一些人可以保释,为什么不可以令到那些还柙的在囚人可以得到保释呢﹖我觉得这个才是一个公正的做法,因为你在(监狱)里面又见不到律师,他真的很彷徨。”

质疑“锁仓”惩罚在囚人士家属及朋友

有支援在囚人士的香港中文大学前学生会会长区倬僖表示,在惩教署“锁仓”管理,与在囚人士书信往来都受到影响,外面的亲属及朋友,对监狱内的状况完全不知情,他形容相关措施变相惩罚在囚人士家属及朋友。

区倬僖表示,惩教署”锁仓”管理剥夺亲友与在囚人士书信往来的权利。 (美国之音 汤惠芸)
区倬僖表示,惩教署”锁仓”管理剥夺亲友与在囚人士书信往来的权利。 (美国之音 汤惠芸)


区倬僖说:“(监狱)入面为什么会爆(疫),其实都一定是惩教的人员传进去的了,跟着惩教人员把关不力,然后变相削减探访、不让家属去探(在囚人士),跟著书信往来又很慢,甚至乎连入物资都很困难,其实是在惩罚、即是真正受苦的是在囚人士,以及他的朋友及家属。”

区倬僖表示,“锁仓”的安排对一些刚刚服刑或者被还柙的人士影响较大,因为他们还未适应监狱的环境,非常需要亲属及朋友的支援。

区倬僖说:“一些刚刚进去(监狱)还未适应的还柙人士,他们更加会觉得很无助以及很无奈,即是在(监狱)里面的时间其实是很需要、即是在囚人士其实是非常需要来自出面的家人,以及朋友的支援,即是那怕可能是收到他们的信,或者是见到他们一面,或者收到他们寄来的物资,其实这些全部是一些心灵上面的支持,但是现在就不断削减这些东西,甚至乎连信很多都收不到的时候,其实变相是惩罚、是一种额外的惩罚,以及会令到他们(在囚人士)的处境更加困难。”

刘慧卿呼吁当局提供电话及视像探视

本身是太平绅士的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表示,目前无法得知监狱内在囚人士的情况,她得知很多家属都非常忧心,呼吁当局提供电话热线及视像探视等支援服务。

刘慧卿说:“我希望当局、不要只是说惩教署是要了解,虽然这班人是被你关起来,有些都还未被法庭定罪的,就算怎样也好,他有他的基本权利的,所以我都希望他们(当局)都会给他们(在囚人士)一些资源,令到家属可以取得一些资讯,知道他(们)的状况是怎样,是不是确诊﹖有没有得到治疗﹖所以他们(家属)有些提(议)就是是否可以让他们打电话﹖或者网上可以见面,现在有些真的很多个星期都见不到了,你又见不到、你又没讯息,你当然很忧心了。”

忧在囚人士膳食不够营养

刘慧卿表示,她最近去信惩教署署长,关注在囚人士食物安排,据她所知每位在囚人士一日三餐只有3美元(港幤24元)的膳食费用,她质疑食物是否有足够营养。

刘慧卿呼吁当局为在囚人士及家属提供电话及视像探视等支援服务。 (美国之音 汤惠芸)
刘慧卿呼吁当局为在囚人士及家属提供电话及视像探视等支援服务。 (美国之音 汤惠芸)


刘慧卿说:“24元(约3美元)这么多餐啊,我问署长会不会加、以及是不是够营养呢﹖他当然说什么事都没有,我觉得不是太好,因为最近我听到政府去问那些酒店,拿一些房间、即是1千元(约130美元)一间,或者更多让政府拿来去隔离(确诊)的人,那些膳食每一个人一日是180元(约23美元),可能有些人说180元都是很少,但是他们(监狱)里面是24元,怎么可以啊﹗”

针对惩教署再次延长“锁仓”管理,部份被还押人士家属星期二(3月8日)向政府发公开信,要求当局紧急为惩教署加派人手,加送物资;并确保囚犯及还押人士每天获准在牢房范围之外”放风”;建立公开透明机制向家属通报监狱疫情及家人状况,或考虑准许在囚人士在长时间没有家属探望情况下,特别恩恤以电话、电邮、视像会议或其他方式与家属联系。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